布魯日之春 (上)

布魯日之春 (上)

我仔細的檢示着左掌心上的一堆郵票,大部分都是比利時的,其中又夾雜了些荷蘭的和法國的。這間小店子賣的都是些古色古香的東西,和一般 souvenir shop 不同,我沒有看見許多撒尿小童像,也沒有那些像女人街出品的「I ❤️ Belgium」精品。我挑了十個票,把剩餘的放回架上的籃子中。付了錢,十個才1€。

我從小就有集郵的嗜好。別人喜歡儲首日封、小全張,香港人97前又特別愛收女皇頭,説會升值…… 我卻從小愛收歐洲的郵票。我最愛的是 Helvetia 同 DDR 的郵票,最討厭 的是 Magyar Posta。Helvetia 即瑞士,DDR 就是東德,小時候總是很久才儲到一張它們的票,大了有經濟能力看見它們的舊票就總是希望把其買下來。Magyar Posta 即匈牙利,這個國家出的郵票又多又醜又濫,非常乞人憎。每一張郵票出自不同的時代,不同的地域,所蓋上的郵印,所依附着的信封,都訴說着不同的歷史故事。長大了後,興趣沒有以往的濃厚,但每逢旅行出外,總喜歡逛這些小街角的舊店子,在那股陳年紙張氣味中,找尋回憶中的珍寶。

1

打開門,步出店子,午後的和煦陽光拂面而來。我帶上太陽鏡,在古樸典雅的街道上走着。布魯日,比利時最有名的旅遊城市。這個中世紀的歐洲小鎮完完全全的被旅遊業佔據,然而在此番沖擊下,依然能保持原有的小鎮風貌。安特衞普,是比利時一個以鑽石聞名的城市。我卻認為,布魯日,才是歐洲大陸中一顆耀眼的藍寶石。

我翻開地圖,琢磨了好一會,決定往東面走。東面沿着運河聳立着三、四座風車,前些兒在荷蘭沒去風車村,今會兒就看個飽好了。街道旁的商店蠻有特色,賣朱古力的,賣小西餅的,當然,也還少不了做遊客生意的紀念品店。布魯日的 souvenirs 可真不便宜,甚至比起首都布魯塞爾的來得更貴。我來到一條小橋上,橋下是主運河分支出來的小水道。站在橋上,不遠方看見一首滿載遊客的觀光小船駛來。陽光打在水面上,碧波蕩漾,份外耀眼。我很喜愛像布魯日這樣的小水都,這些充斥着運河水道的歐洲小鎮總是令人覺得心曠神怡。

轉過街角,離開繁華的大街,進入一條小巷,繼續向東走。春天的歐洲大陸氣候令人在陽光普照的大白天下走一大半日都不覺汗流挾背。拐東拐西,左轉右轉,在住宅區的小街中穿梭。手中的地圖是在旅舍免費拿的,封面是個在吸煙喝酒的耶穌,多年後的今天我還keep着,就貼在辦公室的坐位旁。

我很小的時候已經喜歡歐洲,而我當時對歐洲開始認識源自幾樣野: 1.) 陳曉東拍的一個西班牙旅遊節目,主題曲叫《在乎妳感受》,2.) 一套在圖書館借閲的黑色特大硬皮旅遊書,3.) ATV 國際台當年下晝播的一個 teen programme, 講一班細路 join 咗一個類似特務機構,喺歐洲執行任務,到過的地方有 York City 同 Krakow 等等,4.) 一個愛爾蘭飲食節目,叫 《Gourmet Ireland》。六年級時,社會科有一課教世界地圖,我回到家拿起字典把歐洲所有國家的首都名字都背誦了。回想當年種種,今天立足在異鄉的土地上,心中倍覺感動。

身後傳來一陣角答角答聲,下意識往一旁暫避。一輛觀光馬車從後駛過,車上坐着一男一女的觀光客,看樣子是美國人了。車子被一隻高大的黑色駿馬拉着。這些馬的祖先很可能就是作為戰馬之用,身軀龐然,叫作 steed。趕車的男人身穿着法蘭德斯的傳統服飾,樣子顯得趕沖沖的,看來是要在五點下更前趕到市集廣場 (Markt) 的終點站。在布魯日,大部分店舖下午五點鐘都休息了。在這個季份,即使到了傍晚的八九時,天上仍然陽光普照如香港的正午晴空。在五月春日的太陽底下,人們感到暖洋洋懶慵慵的,在五時多後街上還開着門的就只有餐廳和酒館了。

3
轉個彎,走出小巷,馬路盡處有一座白色的小碉堡,走了許久,終於來到城東邊陲。慢慢向前走近,面前建築映入眼簾。布魯日全市被河包圍,在十三十四世紀時是法蘭德斯的商業重鎮。法蘭德斯 (Flanders) 當時泛指現今比利時及荷蘭一帶地區,直至大約十六世紀,才分拆出法蘭德斯及荷蘭兩個地區。環繞着布魯日的河流看樣子就是當時城外的護城河,而眼前番新過的小碉堡便守衛着橫過河流通往城外的小道。碉堡左手邊遠望一片青蔥草地,再遠一些小丘上聳立着一座風車。我沿着河邊小路,徐徐走去。

(未完待續)

下一篇: 布魯日之春 (中)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One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