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金寶湯與可口可樂

毛主席、金寶湯與可口可樂

不知怎的,每次看見那尊「習總撑傘」的紙版,我總會想起安迪華荷的《毛主席系列》(Mao Series)。

安迪華荷 (Andy Warhol) ,二十世紀的美國藝術家,普普藝術 (Pop Art) 的啟蒙人物之一。普普藝術源於五十年代,是一種把大眾日常文化融合於藝術的創作模式。曾經有學者為「普普」一詞作個詮譯,其意為「流行的,轉瞬即逝,可隨意消耗而又廉價及可批發生產的,年輕而幽默風趣的,帶點性感,惡搞又魅惑,以及商業化」。藝術不再孤高,它融入我們的物質消費社會,融入於日常。

在大學時,在一堂令人昏昏欲睡的二十世紀藝術課中,在睡眼惺忪、模模糊糊之間,我聽見老師介紹《毛主席系列》。我對藝術的喜愛比較傳統,喜歡北方文藝復興與巴洛克,對後印象派以後的畫派都興趣寡然。但由於我熱愛而又深信「平等」的理念,我分配給每一節課的睡眠時間都是均等的,沒有厚此薄彼。我貫徹始終,直到畢業。

話說那天,就在我迴光返照之間,第一次認識到這個 Mao Series。安迪華荷喜愛用名人作主題,創作了一系列的人像插畫,其中以瑪莉蓮夢露與毛澤東系列最為人所熟悉。這一系列的重複畫像,設計鮮豔大膽,用色歪曲失真。安迪華荷的設計理念是把有血有肉的人物質化和量產化。創作者從毛主席語錄獲得創作靈感,而影像的不斷重複,與及顏色失調,淡化了人們對毛共主義那種深沉又糾結的情緒。

Warhol2

安迪華荷最膾炙人口的作品,無疑是他在1962年創作的《金寶湯罐頭》(Campbell’s Soup Cans)。這位劃時代藝術鬼才,曾經形容,金寶湯是他每天午餐必吃的菜膳。重複不斷的畫像,反映五、六十年代興起的消費主義,也把我們生活中最常見不過的產品,與藝術連結一起。另一幅其在1962年完成的作品《綠色可口可樂樽》 (Green Coca-Cola Bottles) ,就表達出安迪華荷對消費品拉近人與人階級地位之間距離的構想。他認為,日常消費品如可口可樂,在便利店或超市隨便可買到,而無論你是一位平民,抑或是一個國家元首,還是一個電視明星,你所買到的這支可口可樂,都是一模一樣的。同樣的份量,一式的設計,劃一的味道。這與安迪華荷說過的名句「在未來,每個人都將會成名15分鐘」(In the future, everyone will be famous for 15 minutes) 互相呼應。世界一體,從日常產物啓航。

Warhol3

安迪華荷創作的毛主席,與其金寶湯和可口可樂,有異曲同工之妙。那複製式的影像,淡化了國家元首高高在上的權威形象,把其變成和日常用品般平凡的產物。安迪華荷的作品,兩年多前曾來港展出,那也是我第一次看見這許多他的真品。

雨傘運動時期,金鐘與旺角出現許多與政治人物有關的創作,例如撑黃傘的習總,例如披着狼皮長着獠牙的689,例如流肛華。這就是普普藝術。藝術,不再局限於油畫雕塑,不再只是高高在上的有錢人玩意。藝術融入日常生活,而通過藝術,人與人之間距離拉近,我們不再懼怕權威,我們不再疏離。

世界走向大同,就由日常生活開始,就由藝術開始。在大同世界中,人人平等。

 

圖片來源: Art Authority

伸延閱讀:

How Andy Warhol Explains China’s Attitudes Toward Chairman Mao?

What is the meaning of Andy Warhol’s pop art of Monroe and Mao Zedong?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