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屎片」之雨傘世代:這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

「讀屎片」之雨傘世代:這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

記得每一個旺角佔領區醒來的清晨,離去之時,總聽到一些狂躁老人叫罵,「呢班學生真係『讀屎片』,阿爸阿媽比咁多錢供佢地讀書,佢地走來瞓街,真係唔死都無用囉。」聞言每每心酸不已。

其時梁特的「萬四論」剛出台,對比尤其強烈。

學生嘗試與強權抗衡,為社會的大多數爭取政制中的話語權;露宿街頭者中,大學生、年青人和專業人士為數不少,應為制度中的既得利益者,但為了那些市井中的貧窮人爭取平權,卻又成了貧窮人口中「讀屎片」、「唔死都無用」之輩。某程度上我理解為,「我為你爭取權益,你鬧我唔死都無用」,能不教人心酸嗎?(當然此時藍絲會衝出來說:「我無要過你為我爭取,我唔要真普選!」只是這也無改黃營為市民共同利益爭取而非為私利爭取的事實。)

站出來抗爭的學生,尤其是站在最前線的,都是學生中的精英。學聯五子當初讓人拍案叫絕的談判表現,以黃之鋒為首的學民仔不卑不亢的大方表現,一個個能說會道,本應前途無量。尤記得筆者的學生時代是「一舊飯」,連做個presentation都會口震震,何來這麼精彩的演說和談判技巧?心中暗忖,這些都是人中龍鳳,卻因為「被時代選中」而勇於站在最前線,無私無畏地迎向疾風。

請不要跟我提什麼「光環」和「政治前途」,在那些未到手以前,他們已經要面對鎂光燈給予自己和家人的壓力,被捕被控告時所面對的當下及將來的後果,犧牲學習時間即犧牲學業和前途。若他們足夠為自己著想,或許會選擇好好讀書而不是趟這潭濁水,憑自己的能力才幹「按正路」地打拼,前途不是更有保障嗎?又何必拿自己的前途來豪賭?

反觀筆者自己是用筆名貼文,也不會在公開的個人資料中「露臉」,好聽的話叫做默默耕耘不求回報,但我是完全出於保護自己的考慮:就算我不出名,我也不想給別人認出我來,不想面對公眾壓力,不想被同事或立場不同的朋友知道我在寫這些文章、面對面被「揪秤」,更不想別人、甚或所謂「執法者」及政權輕易把我認出來。我特別佩服立於最前線的同學,你們的勇氣、你們的無私。

尤其成文的前兩日,學民思潮發言人又一次退下,劉貳龍是繼周庭之後又一個退下火線,很難叫筆者不作多想。更甚是學生領袖一個個接到「預約被捕」的電話,叫人心痛難耐,時代何苦叫學生擔驚受怕?還可能面對牢獄之災…這些學生才幾歲呢?那個歲數的我們又在做什麼?

本應以學業為重的莘莘學子,被逼立於凶險的最前線,面對一個越來越無恥的政權。

這是最壞的時代。

* * *

那麼學生的抗爭很無謂嗎?為公眾共同利益去爭取,把自己的前途都撘進去,明明應該有大好前途卻棄如撇履,而別人卻又不領情,常人應該或多或少為他們感到不值。

然而,這些有智有謀有才幹的學生領袖,如果只為學業、生活和將來汲汲營營,來日成為又一班「堅離地」的中產,於筆者看來也未免太過浪費。雖是時勢所造成的,但這班年輕人,總算沒有愧對自己的理想和價值觀,也某程度上實踐了「命運自主」這四個字。

筆者看來,學生為自己的理想和價值觀甘於犧牲奉獻,人生中沒有比這更值得做的事,沒有辜負父母養育栽培之恩,沒有枉費生命的有限。

他們「傻」,但「傻」得讓人又敬又愛。

或許,這也是最好的時代。

這幾天,警方的「拘捕預告」陸續來臨,你會在最壞和最好的時代之中,繼續與這班「傻」得可愛的學生同行嗎?我會。

寫於 2015-01-07

Facebook: 遊走在宇宙邊緣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

別橋,香港女生。眼見「我城」日漸變得面目全非,本來只專心寫遊記,現在筆尖隨心而轉,甚麼都寫一點。歡迎來讀我的文字,分享您生命的熱度。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