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二月一號,我有去遊行,SO?

今日二月一號,我有去遊行,SO?

我想講,我從來不是社運熱血份子,9月與警察面對面少於一米的對峙,嚐過催淚彈也許已是我此生最激烈的行動。(可能姐,點知政府會唔會逼到我地癲左)

我呢,好欣賞有市民到大埔狙擊李偲嫣,因為此人時時神經失常,胡言亂語,講出似是而非的說話妖言惑眾;我也好佩服各路英雄到各站打擊水貨客,暫緩居民被擾之苦。其實呢 D 人真係好勁。但但但,這些人的勁,為何要建基於醜化別人之上?

來到今天的香港,遊行比不遊行似乎更為大罪。隨著二月一日的接近,網上紛紛出現「左膠遊行」、「行完去 Tea」、「消費失敗的運動」等等之說。好多好多人批評遊行,然後有更多更多人問:「唔遊行咁可以做咩?」沒有回應。

然後我在遊行路上,忽然才發現,咦!原來今日仲可以有其他選擇。你可以說因為我圈子窄,不知道。但不好意思,在你們口中的「港豬」情況一定只有比我更差,可能他們連事後也不會發現你們的行動。然後,我翻查資料,才發現某部分資訊在二十四小時前曾發放。一日之前,隨非真的很關注你,否則 Miss 掉很正常吧。網絡世界資訊多而繁複,好多時都要多人轉載才能得知。我只是覺得你在嘲笑別人的時候,既然已決定有所行動,為何不補充其他可供選擇的資料?站在道德高地好爽,但之後呢?常常看到很多人批評社運圈小圈子,我就請你們以身作則,再挑戰/帶領港人多一點,走出比遊行更有效率的方法吧。

再講回遊行,我也不覺得全無意義。你知道今日有很多父母帶同小朋友遊行,上了一堂公民課嗎?你知道除了你們口中「呃光環」、「搵錢」的政黨團體以外,還有很多民間自發的組織例如 SOC Rec、香港獨立媒體、東北城規組、香港野豬關注組、豚在野嗎?你知道當中遊行的隨了青年人、成年人、小朋友以外,還有老人家和殘障人士嗎?其實真的不是所有人都適合去衝擊,他們選擇了遊行,表達意見,為何卻要遭受被嘲笑、諷刺的攻擊? 你叫個小朋友去衝擊李偲嫣,可能現場謾罵、甚至粗口聲不絕,除了害怕和混亂,他可以學懂甚麼?有人關心真普選、有人討厭政棍、有人卻關心農田、動物,這些人擺街站、派文宣,又做錯了甚麼?

其實我知道,有些人在罵,只是想鬧醒人,因為都遊左十幾年,都無成效,仲遊黎做乜。但面對這個荒誕的政府,誰又說得準甚麼才有用?所以才有人說百花齊放,各有各做吧。因為每個人的特性、能付出的的都有所不同。但近日傾向「和平」的人卻紛紛被指責左膠、港豬、只是想讓良心好過一點。喂,其實不至於吧。有些人在社運也不過剛起步,有些人有很多負擔、有些人可能真的出於膽怯懦弱。與其指責,為甚麼不可以多鼓勵一點?你做得好、你做得到、不等於他人就一定會做到吧。用自己的尺子量度他人,會不會 harsh / mean 了一點。

容我在結束之前,再多談論兩個問題。有很多人諷刺每年遊行,不過是政黨團體籌款的借口。老實講,我覺得好奇怪。如果你生活在香港、或者其實你生存在世界,你就會知道「有錢唔係萬能,但無錢就萬萬不能」,錢,是很實際的問題。無錢,點做野?常說建制派強勁,是因為他們的銀彈充足,那為何民間團體不能募捐?籌款屬自願性質,你鍾意咪捐,唔鍾意咪掂行掂過。又得罪你甚麼呢?

然後有人批評這些人遊行過後,就去食飯過回正常生活。Hello,如果還未能學會吸風飲露,食野,好正常姐?你衝擊完不用吃東西嗎?再者,你如何得知這些人真的生活沒有半點改變?

最後容我以一個經歷結尾。話說我係一個好瘦好瘦嘅女仔,有幾瘦?23 歲嘅我體重不足 35kg。不過我無病無減肥,好健康,只係身體唔吸收。除左瘦之外,又因為好矮,所以未至於出街嚇親人,人地最多以為我讀中學姐。但我家姐因為某 D 病要長期食藥,導致身體痴肥。(家姐好貪靚的)某一年,姑媽來探訪。為了安慰家姐,佢講左句我一世都記得嘅說話:「肥D有肉地幾好,好似你呀妹咁瘦有咩好,無人鍾意。」無・人・鍾・意?!頂你,好彩而家有拖拍,有好多朋友!其實我知道她只是想安慰家姐,卻在無意中傷害了幼年的我。然後我明白到,你想抬高一個人/自己,不一定要踩住別人上,在別人的傷口灑鹽。你點知只能遊行嘅人士其實內心無掙扎?可能佢要照顧小朋友、可能佢另一半反對、可能有好多可能嫁嘛。

Last but not least,我今日 unlike 了一個 page 又 like 返,因為我好憎人企喺道德高地批評人。講真何潔泓企喺推土機前阻止菜園村被剷平之時,你喺邊度?佔中三子提出公民抗命嘅時候,用左成年時間令唔留意嘅人都開始討論,你又做緊咩?學聯學民爬入公民廣場間接掀起雨傘運動,你又有咩行動?這個世界其實沒有誰有義務為誰付出甚麼。然後 like 返個 page 係因為我想提醒自己,目光唔可以太狹窄,因為你地有你地嘅道理。你地嘅資訊都好重要。例如今日可以有其他行動、例如七一時有人批評民陣如果唔係搵人唱K(仲要難聽),而係搵學者同遊行人士上一堂公民課。意義會大不同。大家記得的話,當日真係好多人,喺維園等了兩、三小時才能起步。

我想講,我真心欣賞行動派的人。但希望你們不要站在道德高地,請把你們的諷刺、冷酷、毒舌留給剝削港人的當權者。They deserve it!

作者FB專頁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喜歡文字喜歡到猶如呼吸。 必須要寫寫寫。 也許我患上了名叫「寫作」的強逼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