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運仔仔

學運仔仔

是日看到岑敖暉、周永康將到瑞士日內瓦人權民主峰會作演說嘉賓;黃之鋒將到美國出席 UCLA 社會理論與比較歷史中心的周年學術研討會。

雨傘運動隨著金鐘清場,似乎越來越被人淡忘。大家似乎又回到「原來」的生活去。猶記得,雨傘運動開始不久 Lester 在 FB 說過:「穿越雨傘運動這隧道,我們再也回不去了。」但我們真的回到原來的生活嗎?

以上三位同學,黃之鋒才剛滿十八歲;最大的周永康,也不過二十四。在雨傘運動中,他們成了最具號召力的領袖,面對著一切的批評、謾罵、暴力,卻仍然無畏無懼,繼續堅持。

由 922 罷課開始,他們就四出奔走;及後雨傘運動出現,他們就更忙碌了!要幾個十八廿二的年青人(其實我習慣稱他們為「細路」)擔大旗,整個運動中事無大小都要他們三個細路處理,作為大人看了心裡實在不舒服。或許因為職業關係,我有許多舊生正值他們的年紀,即使他們都已成年,但我仍然覺得他們是細路。

或許因為常在鎂光燈之下,他們的言行較容易看得見,正如他們接受訪問時常常提到的,其實在他們背後,有許許多多的人,許許多多的團體也在付出、犧牲。這也是我四出尋找學運妹妹、仔仔,並要寫出他們故事的原因,正如小 A (詳見此) 一樣,許許多多的年青人也參與在運動中,只是我們未有在鏡頭前面看到他們的故事。

最早認識的是黃之鋒,反國教的時候,我正和我的 master 搏鬥中,所以根本無力去關心工作和進修以外的事。

但我覺得,社運這條路,是之鋒的個人選擇,只是我從來不明白,為什麼一個社運青年要為文憑試開記者會?雖然聞說是太多記者找他,才一次回應,並非有心要開記者會;但是他的成績,跟我們又有什麼關係呢?對社會又有什麼影響呢?

他的考試成績是他個人的事,他考得好或不好,又證明了什麼呢?考得差,於是乎就可以用「搞社運不用功讀書,無法升讀大學」來嚇細路要專心讀書嗎?誰說專心讀書考試一定考得好?

考得好,又如何呢?這畢竟是他個人的事,無論成績如何,時間分配如何,都是他個人選擇。反而,我會欣賞他年紀輕輕就找到自己的熱情和方向,但我更欣賞他的父母可以放手讓孩子去追求理想。

絕食的時候,我天天到金鐘去,學生問我,是否絕食學生中有我的細路。我答:「如果有,我日日去攬住佢喊都似!」即使與他們素不相識,我也如此上心,如果是我的學生,我不知道自己會怎樣。所以我無法想像之鋒的父母,看著孩子的消瘦、憔悴,會是怎樣的心情。

周永康是學生中年紀最長的,但也不過二十四歲。外表文質彬彬的他,看上去就是文藝青年,是否留在學院裡,在圖書館裡,才更適合他?可是他卻拋下一切舒適優越的學習生活,在亂世裡擔起這擔子。很難想像這樣一個斯文同學仔,是如何面對群眾的粗言謾罵。

有些人罵他讀屎片,如果有能力在香港大學讀雙主修也叫讀屎片的話,那麼我們這些進不了港大的,該如何自處?三個細路決定上京,打從心底裡震撼了我。我不禁驚訝於是怎麼樣的決心,讓他們可以命都唔要?

我是個悲觀加陰謀論的人,我總覺得他們上京危險重重,失踪?撞車?我甚致擔心過撞機⋯⋯ 正因為他們這種置生死諸度外 (咁可能佢地無我咁灰嘅)的熱情,才造就了今天投入雨傘運動的我。

至於岑敖暉,傳聞本來是高登仔。詳情其實我沒有認真去了解,只記得這個細路成日病!他的發言清晰有力,回應傳媒不卑不亢,在大台下見過他接受英文、普通話的媒體訪問,對答同樣流利。

印像最深刻除了在學聯 booth 相遇那次,其一是旺角清場那張相片,看上去冷靜淡定,面對一大群防暴警察也面無懼色(雖然他後來在訪問時說當時是害怕的,但相片中完全看不出來)。其二是 1123 的灣仔街站,當日小妹去了學民另一街站,並不在現場,只看到網上片段;面對街坊為鬧而鬧的謾罵,岑敖暉仍然可以笑臉以對,還可以一一對街坊的謾罵作出有力還擊。他的思維清晰,或許跟他讀政政有關,許多時的發言或回應,都是資料充足的。

清場之後,三個細路都表示要回到校園,其實他們本該有享受大學生活的權利,是因為太愛香港這片土地,才逼不得已站出來。雖然他們想要回到校園,重拾書本,可是他們大概再也回不去從前的平靜生活了⋯⋯

看到他們要到國外出席不同的會議,心裡很是感動。證明他們的付出,除香港以外,世界也看見。

真心覺得,這一代的年青人很好勁!這三個細路,現在已經展現了他們的識見、勇氣、EQ。相信在他們學成之後,必成大器!

雨傘廣場上的同學們,大家的勇氣和熱情,也是我所敬佩的!

加油呀!各位被時代選中的年青人!

圖片來源: Bannedbook.org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自認文青,教育服務從業員,相信教人比教書重要。支持動物權益、本地小店、公平貿易、推廣環保。為人八卦,能產生「感動」的事物都會寫,同時是不折不扣的狗奴才。

2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