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勸她們離開香港

我勸她們離開香港

我勸她們離開香港--準確一點來說,我其實是勸她們的媽媽送她們離開香港,因為她們只得六歲和四歲。

她們是我心愛的小魔怪,總是「芳芳姐姐」、「芳芳姐姐」的叫我。家姐今年入讀小一,已開始出現少女的影子,高高瘦瘦,偶爾會露出害羞的神態;妹妹還是K3,肥嘟嘟,兩塊「面珠登」肉謄謄,有雙大眼睛,可愛到爆。每次我累了,和她們玩玩、尖叫一個下午,總覺得整個人又充滿力量。她們是百厭的小魔怪,她們是耀眼純潔的小天使。

望著兩姊妹在嘻嘻哈哈,有事無事也大笑一餐,我忍不住對她們的母親說:「媽咪,不如你送佢地去外國讀書呀。香港……遲D真係唔知會變成點。我聽講而家好多中一生都硬性規定要返內地交流、軍訓咁。我唔知到佢地大個,香港會變成點。不如你送走佢地呀!」然後想起特首所倡的「姊妹學校」,想起老師批改寫下「沒有香港人」,更覺心寒。

一般來說,我總鄙視走的人。你愛這個地方,你就要留下,為這個地方付出,不能她不好,你就捨棄。那不是愛,那只是顯示你的懦弱與自私。但--孩子是無辜的。我們的過錯、我們無知所造成的惡果、我們因貪一時平靜而放棄抗爭至終令香港活於強權之下,是我們做得不夠,是我們做得太少,是我們是我們都是我們,何以卻要由她們承受 ?

出生於二千年後的香港,我不願她們變得是非不分,只學懂錢和權力很重要。但我又怕她們明白公義公平之重要、憐恤貧苦弱小之需要以及無私愛他人不可只為利益而活之緊要--會叫她們過於痛苦。

我怕她們問我
「你又話只要努力做得好就得,點解香港電視會無牌但亞視唔出糧仲存在嘅?」
「你又話香港好注重法治嘅,點解黃之鋒哥哥佢地被人拉哂,但打人嗰七個警察有哂片仲話無證據起訴佢地?」
「你又話錢同權力唔係最重要,點解特首可以收五千萬唔交稅都無事,點解東北發展吳亮星明明有利益衝突都可以做財委會主席? 點解市民捐D水俾領領人士會俾人話有外國勢力加入,要俾立法會查?」
「你又話我地要照顧貧苦要愛其他人,點解我見到咁多人執紙皮要瞓街但D議員就申請加圍板起鐵絲網趕走佢地?」

你是否在想六歲和四歲的她們怎會問這樣的問題? 你有所不知,現在的小孩都很早熟,梁特首都話五歲小朋友會問他住屋問題,六歲和四歲,當然會思考類似議題。

她們今天不問,總有一天也會問的。

而我,始終不懂回答。難道真的講句「這就是現實,而現實是殘酷的。」如果,我們無法扭轉香港,如果,香港只有一步步走下坡,我寧願送她們走。縱然她們仍在我眼前,我已開始捨不得。

但我仍盼望走吧走吧,走了以後要記得真善美。不要讓人洗你的腦,不可被現實打敗,不能向強權低頭、向現實妥協。

現在,還有很多人在努力抗爭,但願但願奇蹟會出現:有一天我們成功爭取真普選,我們成功廢除功能組別。如此權力並非掌握在一撮人手上,如此你能夠為自己發聲,或者,未來將不再一樣。於是我們就無需分開,我仍可見證你們一點一滴的成長。

但如果不能,我寧願你們走吧走吧,走出狹窄的香港,建立沒有歪曲的價值觀,當你回首,再用你的能力嘗試拯救這個曾經孕育你、是你所愛的地方。

作者FB專頁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

喜歡文字喜歡到猶如呼吸。 必須要寫寫寫。 也許我患上了名叫「寫作」的強逼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