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這戰線

教育這戰線

在網上讀到一篇名為《教育陣地戰,提防特洛伊木馬》的文章,文末以 「教育作為直接面對下一代的戰線,要好好守住,以免發生木馬屠城的悲劇」作結。

讀起來,很悲觀。我想到的,並非單指上述文章所談的是洗腦教育。

在教育界工作過的人都知道,首先,有一批早入行的「前輩」,正在等退休。部份「前輩」的工作效率及態度只是得過且過,或者,是漫長的教學歲月磨滅了他們的心志了吧。小妹出道初期,曾在一所學校代課,教員室中有兩三位「前輩」老師,每朝回來開始城市論壇,下班準時即失去踪影,連小小代課如我,還在批改學生功課。我不禁懷疑,「前輩」上課是抱一種怎樣的心態去教學?

有其他同事跟我說,其中一位「前輩」只是等退休,曾經有一屆他教的 A-level 合格率是零,於是,學校只給他教低年級。或許是因為壯志未酬,鬱鬱不得志才決定每日「清談」了事?

其次,年青一輩的老師,差不多都是合約制,沒有穩定性。一年、兩年就要另謀高就。更恐怖的是,如前文提及的「前輩」不管的事,都落在合約教師身上。即使合約教師有三頭六臂,也難於處理。加上,現在的教學,多少成了服務業,除了教學,還要兼顧學生、家長心理輔導,課外活動,推廣學校事務⋯⋯這樣的工作量,教學有時反被排到較後位置,教學的果效可想而知。

現在,是否我們的老師,只顧教好課本知識,讓學生考取好成績就夠?

小妹有幸,在中學階段遇上許多好老師。每年的六四,中文科、中史科老師都不約而同的跟我們談這段歷史,甚致,有老師把當時的剪報給我們傳閱;有老師說他每年都去六四晚會,往後有孩子,也會帶孩子一起去⋯⋯

可是,現在的老師,政治意識普遍不及外籍老師強。去年六月民間全民投票,沒有本地同事跟我討論這件事,或許,在他們眼中,我似不認識或不關心政治的人。 反而,來自加拿大的同事,問我有否投票,選哪一個方案。

當佔領成為香港大事的時候,完全沒有到過佔領區的中年同事說,因為佔領要改路,很麻煩,佔領只是令到該處「污糟邋遢」。年青的同事,則在談明星舊情復熾的姊弟戀⋯⋯

可是,在外藉同事的閒談中,會聽他們提到: Hong Kong government、China government、CY Leung⋯⋯

再者,不用說「普教中」的事了,聘請「以母語為普通話」的老師教授中文,除了語言、學術,某程度也把他們的價值觀和處事作風,潛移默化的影響著學生。

國內來的學生說:「關於六四,我媽媽跟我說是假的。」我不知道國內來的年青老師對六四知道多少,是知而不談,還是跟我的學生一樣,從小被教導「那是假的」?他們會和學生討論政府的問題?接受學生批評政權的言論?我不知道。

教育這條戰線,是要守住的。各位同工一起的撐!

圖片來源: 9buz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

自認文青,教育服務從業員,相信教人比教書重要。支持動物權益、本地小店、公平貿易、推廣環保。為人八卦,能產生「感動」的事物都會寫,同時是不折不扣的狗奴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