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這工作 — 教書和教人

老師這工作 — 教書和教人

話說《老師請病假》引來不少共鳴,想當然,會 like and share 的,應該都是老師。其實並非只有老師這個行業才有苦況,各行各業苦況不同,只是我們知不知道,或者,有沒有人不吐不快,非寫出來不可罷了。

又話說,有朋友留言,覺得小妹應該過主,很高興看到多元聲音,因為有多元聲音才有思考、有反思、有進步。

正如學生上課時公開說:「好悶。」說完全不介意實太虛偽,但我總會跟學生溝通,看看他們有什麼意見,目的只是要「做得更好」;世上沒有最好,只有更好。許多時「發爛渣」只因為他們表達的態度不尊重,我會強調告訴學生「我生氣不是因為你的意見,你的意見是幫了我,幫了全班同學,我生氣是因為你的態度。」(留言朋友的態度絕對沒有問題,只是一時想起小朋友而已。)

關於小妹不喜歡教書,是的,我承認,因為我覺得教人更重要。「教書」只是一個名正言順可以陪著年青人走一段的身份,而且,較容易得到學生和家長信任。一班三十個學生,喜歡讀書,有能力讀得好的的可能只佔十個,這十個自然人見人愛,也就留待本身喜歡讀書,有能力讀好書的老師去培育。

之後十五個,或許有能力,但讀得不出色;或許有心讀,但沒有讀得很好。我們的教育制度以「成績」定價值,最後什麼都看成績表,看證書,上面寫的操行 A,「熱心服服,關顧同學」真的有用嗎?我們都知道真相。最後五個,或許無能為力,能間中在 FB 留言叫他們明天記得要返學,已屬不錯。

我敢說,對於成績不優秀的學生來說,「求學過程」只是不斷的累積失敗經驗。為什麼我們要被「分數、等級」去評定我們的全人價值?說什麼五育並存,算了吧,我們都知道,那只是口號而已!

小妹在「教育服務業」的微小作用,可能是關心這一群中游到中下的學生。正因為我書讀得不怎麼樣,也不怎麼喜歡讀書,才更明白他們的情況,同理心,有時是有過類似經驗的人才會懂。

我其實不怎麼介意他們的成績(當然高層和家長很介意,所以我從來不是高層眼中的好員工;家長一半一半,端看家長追求的是什麼),我只著眼他們的態度。兩個成績一樣的學生,一個上課用心,考試寫到多少是多少,我會肯定他的努力。另一個上課什麼都不做,考試連隨便寫都省事,我會私下「剷到上天花版」。我一直很強調,「成績你肯追可以慢慢追,但你放棄的態度,不會只在這一科,會慢慢擴展到你所遇到的所有困難,你覺得難就唔做,咁你以後點算?」

正因為我成績不優秀,才真正明白那種被忽視的感覺。為什麼我們要用分數去決定一個人的價值?

我不介意告訴學生自己讀書很差,會考不夠分升中六,也不介意讓他們知道。然後,學生會話:「你講野呀,你今日咪做到老師,讀到 master!」

我會答:「係囉,因為我唔放棄囉,我都辛苦架,我真係好明白你地讀書果種吃力架。你可以話我好彩,碌下碌下碌到今日,但我可以話比你知我 year 1 第一次考試,半夜讀書讀到喊架。Master 人地讀兩年,我要讀四年。」我沒有什麼偉大的成就,但是,我就是一個「人辦」,有時候你不去嘗試,永遠沒有機會。最後,我會加上偶像鄒凱光一句:「唔放棄你就捱得過,捱得過你就大個仔!」

我不知道這種卑微的「唔放棄」信念到底有幾多個聽進去,但起碼學生 W 有實踐出來。出道N年,有一個聽得進去,已屬萬幸!(W 的故事,請參考《我的驕傲》

其次,關於教書,實在汗顏。自問真的不是一個「識教書」的老師,據多數客戶意見(學生意見),客戶說:「你有heart 吖嘛。」在成果掛帥的社會,應該算不及格吧!所以每年學期末知道有得續約,都應該是祖上積德所致,小妹真的心存感恩!

不過,正如我對學生的信念一樣,最重要是「態度」,方法可以隨經驗而改善;世上沒有最好,只有更好;所以每一天,每一節課,也抱學習的心態。為什麼今天他們對課題不感興趣,用什麼例子才能引起他們的興趣?這個活動在 A 班做的效果不好,怎麼改善才能在 B 班做更好?有學生文對文字分析記不住,怎樣才能把資料變圖表?此等種種問題,無時無刻不在腦中出現。

其實,突然如此感觸,全因學生 J 昨夜在 FB 給我的留言。

J 今年中五,在我名下時是中二。J 的成績不好,上課容易分心(被逼聽聽不懂的內容,很難專心吧!),是老師眼中的 trouble maker,又因為行為問題,被訓導老師高度注意,越高壓,越反彈(同業會懂的!)。訓導常說他態度差云云,但其實,他對我卻是超級有禮貌的說,我懷疑我可能是極少數不看他成績表分數的人之一。家長日的時候,我跟家長說 J 很樂意幫助同學,家長說:「你係第一個讚佢嘅老師,我之前見咁多科,個個都淨係話佢上堂唔專心,成績唔好。」

過了中二,J 要轉校了,人微言輕如我,即使為了 J 去㪣過高層辦公室房門,也沒有用。J 離開兩年後(中四那年),在 FB 問我,可否去他學校看他的話劇演出,他留了票給我。

原來,J 當了話劇男主角。去了新學校,反而多了機會,或者說,那裡是個更適合他的環境。在大門口接待處簽名留言時,負責老師問我是哪位學生家長,我說了 J 的名字,老師說:「他家長在那邊呀!」(大概老師以為我是姨媽姑姐之類)

我汗顏的說:「其實有點尷尬,我是他以前班主任。」(鬼認得學生家長咩!)

老師說:「哦!佢話你好鍚佢,佢叫你做阿媽架嘛。」

完全不懂反應⋯⋯

後來,我坐到了「親子席」,和一眾「家長」一同看 J 的演出。

J 昨夜告訴我,今年也有演出,問我會否去看他演出,好給我留張票⋯⋯

或者,這些小事,就是我即使唔識教書,唔鐘意讀書,都死留在「教育服務業」唔過主的原因吧~

所以我從不自稱「教育工作者」⋯⋯

此文純為自我感覺良好的有感而發。因為 J 的邀請,今日力量充沛的說⋯⋯

教育制度是不知所謂,但對於著重教人的我,我有比「做好我份工」更重要的事要做⋯⋯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

自認文青,教育服務從業員,相信教人比教書重要。支持動物權益、本地小店、公平貿易、推廣環保。為人八卦,能產生「感動」的事物都會寫,同時是不折不扣的狗奴才。

One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