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這工作 — 老師的假期

老師這工作 — 老師的假期

新年假期連續兩日與同行友人相聚,少不免又要分享各間公司的不同文化。

首先要談談非教育服務業對本行的「放假」迷思。每次學校假期,街坊、親友、朋友都會說:「咁好,又放假咯。」通常真真正正的放假,只有暑假的前半段,後半段大部份學校已需開會和處理預備工作。

在平日密密麻麻的教學時間中,有一樣難於處理的公務叫改作業。「放假」就是趕著清理積壓的作業和文件的日子; 不過,不需天未光就出門,不需五堂對著小朋友咆哮,不需對著離地高層和乞人憎同事,在家工作,已算萬幸!有的同事即使假期出門,行李必備學生功課,我總是問:「你去旅行仲有力改到咩?」同事妙答:「夜晚返酒店,改得一份得一份;飛機上又改幾份,好過無。」

這個新年假期,堆積的學生功課和文件,也不少。初二相聚的朋友 R 老師說:「如果你平日夠勤奮,宜家就唔會有一堆野响屋企啦⋯⋯」So sad!

和 R 閒談間,發現每間公司,都似乎會出現一兩個「備受照顧」同事,即是那些傳聞誰誰誰(通常是校監)介紹來的同事。

備受照顧同事,通常都是平平無奇,平空出現,容易一出現就處高位,或者容易轉做長約等等。

R 聽聞過,學校同一年有兩位新同事,同事 A 能教的科目較為百搭,亦相對有教學經驗;同事 B 能教的科目較為有限,處事能力不及同事 A。

開學的時候,原本同事 B 要當班主任的班級,有一個很麻煩的學生,但開學時,這位麻煩學生卻被安排去了另外一班。其實每年的分班,是在上一年學期結束時,由同級同事共同討論出來的結果,例如某些 trouble maker 不能放在同一班之類; 然後再交由副校長等高層通過。有份安排編班的同事收到最後版本的分班名單也有點奇怪,但沒有人知道中間出現了什麼事。

後來,有同事辭職,學校出現了一個「長約」位,(現在一般的教席,都是一年合約制,或是兩年合約制),學校決定把長約位給同事 B。一眾同事也覺得奇怪,以 B 的任教科目和工作能力,沒有人能理解為什麼這個長約位會給了 B。又後來,小道消息,有前輩(老鬼)同事指出,B 是由某某校監介紹來的⋯⋯眾人才恍然大悟。

這位同事 B 的角色,也只是一般老師。另一位朋友學校來的「備受照顧」同事,卻是中高層,引申的問題又更多。

任職神奇學校的朋友 A,學校早前空降了一位管理層的中高層,這位中高層曾在 EDB (教育局 Education Bureau) 任職。其實許多前線從業員都對 EDB 經驗同事避之則吉,事關此種「行政型」同事,事事講求「時間線(time line)」、「程序(procedure)」、「文件 (black and white)」以及「開會」等形式層面的東西。簡單來說,是將簡單事情複雜化。加上,中高層並不了解公司本身的文化,只想把自己那一套加諸在公司,要所有同事跟從。又因中高層要建立地位,總是想要把活動做得風光體面(簡稱大龍鳳)。

A 表示,中高層對任何事都會批評,凡事都說:「點解你唔咁咁咁做呀⋯⋯」這種挑剔的發言風格,差不多得罪了所有同事(擦鞋者除外)。

當然,工作場所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性格和處事方法,求同存異,把事情完成是常識,也是許多人對於「上班」的終極目的。

然而,有些人卻執著於自己想要的,一定要以「自己」方法才行。於是需要行政時間(即是開會)。小妹一直認為開會是為求同存異,解決問題;聽了 A 的分享後,才知道有的人,開會是為「製造問題」。

這位中高層除了在流感高峰期「建議」在星期一請假的 A 要「注意週末作息」之外,(A 說,原來請過假的同事,差不多都被這位中高層關心過); 佔領期間,港島巴士改道時,中高層「關心」遲到一分鐘的同事,問同事為什麼不打電話告知會「遲返」喎⋯⋯

同事們都覺得,佔領、巴士改道是突發事,如果真的知道會遲到,當然會打電話通知中高層;沒有打給中高層,當然認為自己來得及,最終遲了一分鐘,也並非同事始料得及的事。

可惜,即使大家對於中高層極為不滿,大家也無可奈何,因為,中高層同樣是某某校監介紹來的⋯⋯

俗語說:「朝中有人好做官」,似乎是任何團體的潛規則⋯⋯

作者 FB 專頁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自認文青,教育服務從業員,相信教人比教書重要。支持動物權益、本地小店、公平貿易、推廣環保。為人八卦,能產生「感動」的事物都會寫,同時是不折不扣的狗奴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