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時代選中的我們?

被時代選中的我們?

銅鑼灣被清場後,記錄雨傘運動的書籍一時如雨後春筍,《每一把傘》、《傘聚》、《Umbrella Sketches 雨傘速寫》、《被時代選中的我們》⋯⋯ 有心人都想以筆墨光影去為這七十九天的永恆留下一頁歷史。

在這個倒黑為白的紛亂之世,我們不能視為時代發聲,替歷史作證為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有作者發願心去撰寫,有出版社提勇氣去發行,有書店冒風險去出售,實乃難能可貴之至。或許作者們並不在意銷情,但有人欣賞自己的作品,認同自己的行動,總會覺得安慰吧!故我幾近見一本買一本,望能以此告訴作者群他們不乏同路人,亦好讓自己重溫那兩個多月的點滴。(不過讀者亦需當心,在買書之時提防有人魚目混珠,冒「雨傘」之名弄虛作假。)

其中一本書名為《被時代選中的我們》。我無意在這裏分享內容,只想談談書名給我的感覺。「被時代選中的⋯⋯」一句源自岑敖暉代表學聯與政府談判時的一言「我哋係被時代選中嘅細路」,據聞這是脫胎自動畫「數碼暴龍」的對白。我並不是九十後,聽到這一句不懂會心微笑,但我深感「被時代選中的」並不只是黃之鋒、周永康、岑敖暉⋯⋯我們所有香港人都是被時代選中的,只是我們有否回應,及選擇如何回應時代的呼召?

也許不是每一個人也可以或願意拋頭露面呼嘯街頭,甚至衝鋒陷陣,事實上亦不需要人人都這樣作。雨傘運動的精微之處在於各人皆可按自己的心意和承受能力去決定其參與形式和投入程度。只要你認同公義民主乃不能妥協的大是大非,就算你只是在 Facebook 按一次 like,或 share 一篇文章,你也可以是雨傘運動的同行者。以上兩個動作看似簡單,但對不少香港人來說,實在需要一定勇氣與智慧方可完成。香港最多的不是黃絲或藍絲,而是不願表態,不願被歸邊的政治過敏症患者。筆者身邊也不乏這樣的朋友,我在 Facebook 胡亂貼一張乾炒牛河的相片可在短時間內呃到一百幾十個 like,但我那篇沾上淡淡社會民生色彩,卻不分黃藍的文章所得到的 like 卻往往不到十個。仿佛政社題材是一種不知名病毒,碰上就會七孔流血。

行文到這裏,我不禁想起但丁的一句話:「地獄裏最熾熱的地方,是留給那些在出現重大道德危機時,仍要保持中立的人。」我不願詛咒朋友,所以我改贈他們謝安琪的舊歌《你們的幸福》⋯⋯「你也許比我易滿足,你也許比我幸福,幸福地麻木」。

就讓被時代選中的我們在新的一年不要吝嗇以各種途徑為香港發聲和表態,那怕只是一個 like。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不甘只在夏愨道絮絮的唸著天祐我城的八十後,毅然執起筆桿,為時代留半頁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