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覺醒,係香港人嘅悲哀

全民覺醒,係香港人嘅悲哀

雨傘革命令到「全民覺醒」,真係唔係吹水。

《杏林覺醒》、《法政匯思》等等嘅組織喺雨傘革命後相繼成立。一般輿論可能認為,呢個現象反映香港人「覺醒」、唔再做「港豬」,反映公民質素已經有所提升云云。一般輿論可能認為,深入了解政治議題係公民責任之一,因為政治同我哋生活息息相關,避都避唔到。

我唔同意。

舉個例,「食飯」呢樣嘢絕對同我哋生活息息相關,但係咪個個香港人都識得耕田?「住宿」係我哋日常生活一部份,點解香港唔係個個都識得起樓?「健康」夠係大家關心嘅生活問題,點解要搵醫生睇病?

原因只有一個:我哋每日只有二十四小時,冇可能一個人包辦晒耕田、起樓、織衫、醫病等等嘅工作。現代社會制度之下,我哋必須要分工。每個人專心做好自己嘅工作,然後透過貿易,用自己嘅工作成果交換其他人嘅工作成果。一個醫生未必識得起樓、一個扎鐵工人未必識得耕田、一個農夫未必識得織衫。但佢哋只要做好自己份工,就可以用佢哋賺嘅錢,去買其他人嘅產品或者服務,好過自己親手去做。呢個就係經濟學講嘅「分工合作」原則。

試想象下,如果某個城市嘅醫生成日都醫死人,唔睇好過睇,咁會發生咩事?市民好快就會對醫生失去信心,覺得自己上山執啲山草藥好過俾你醫死啦。可能會有人自己睇下醫書,學習醫學理論,私底下幫朋友睇下病咁。呢個「全民習醫」嘅社會,係咪一個健康嘅社會?唔係。市民業餘學到嘅醫術好極有限,一定及唔上一個好嘅專業醫生。

所以,點解香港人一定要「全民覺醒」?點解一定要「關心政治」?點解唔可以得閒做下「港豬」?事實上,緊貼香港社會大小事係非常耗時嘅工作。如果我係王維基,我一定會話港視收視大跌係因為「全民覺醒」。港視主要對象都係年輕人,但年輕人要「覺醒」吖嘛,邊有時間睇電視唧?唔係講笑架,我淨係睇左兩集《警界線》,但呢排已經冇時間去睇電視。睇電視實在太奢侈了。

有幾個朋友近日為反對政府強推「科技局」而不斷奔波。佢哋成立嘅《前線科技人員議政小組》最近亦都為籌集業界簽名,反對「袋住先」而勞碌咗好多晚。有位朋友慨嘆:「直接民主呢家野,真係要full-time先參與到。唉,代議政制失效,真係會攰死公民。」呢個先至係所謂「全民覺醒」、「全民參與」嘅殘酷真相。

代議政制失效,迫使全民覺醒,我哋有咩對策?一日未消除功能組別,香港嘅代議政制度始終唔可以發揮正常效用。但我哋又唔可以守株待兔,喺功能組別取消之前乜都唔做。咁我哋可以做啲乜?

(一) 窮則變、變則通
去一間餐廳食嘢,如果你認為啲食物難食,或者態度差,總之你唔滿意,你就唔會再幫襯佢。呢個係基本常識。冇人會話:「你唔再幫襯呢間餐廳,然後呢?」問呢條問題嘅人都痴線嘅,梗係搵過另一間啦!的確冇人知道另一間會唔會更差,不過總要試過先知。偏偏香港嘅政客、政治組織,就算幾冇用都好,都可以二十年屹立不倒,仲要一直由老人掌權。香港人如果唔肯冒下險,俾新進組織上位,政治環境又點會有進步呢?

(二) 有話直說,實事求是
中國傳統文化,個個人都要「面」。你細細聲批評,佢當見唔到、索性唔理。到你大大聲批評,佢冇得扮見唔到喇,就話你冇禮貌呀、激進呀、分化呀,進而話你勾結啲唔知咩勢力、圖謀不軌、立心不良。(拿,大家咪對號入座呀~~ 我講緊建制派咋[好似係]) 我覺得呢種風氣真係好差。香港有好多政治明星,彷彿戴住一種「光環」,係唔批評得嘅。你批評佢,佢隨時會變小器「方丈」,懷恨在心,甚至侍機報復。可能因為咁,香港人養成咗「敢怒不敢言」嘅習慣。唔單止對政權,就算係對泛民主派嘅政治明星,都一樣係咁。

要扭轉呢種情況,大家就要多多講真心話,唔好收收埋埋,或者因為同某啲人「立場」一樣而唔敢批評佢哋。你唔敢批評,自然會「被代表」,被當成所謂「同路人」甚至係支持者。啲人越唔敢批評,佢哋就越以為自己唔會犯錯。久而久之,就算本來唔係「方丈」都會變成「方丈」啦。事實上,氣度真係要練返嚟。我都好怕做方丈,所以大家記住得閒插下我。

(三) 分頭行事,擁抱多元
傳統泛民、社運人士都好鍾意講「團結」,集中力量去抵抗強權。「團結」本身係好事,但必須要有團結嘅條件。但當大家意見有重大分歧,而呢啲分歧唔能夠用「理性」討論解決時,就必須分割,各行各路。師奶劇都有講啦:「勉強冇幸福」嘛。只要大家唔好覺得有人退出或割席係一件「好冇面」嘅事,並接受離離合合係人生常態,就會少好多不必要嘅爭論。事實上,改變社會嘅方法好多,冇話邊個方法「啱」,邊個方法「唔啱」。近年網絡上「左右」之爭、「和理非非」同「激進勇武」之爭,可謂十分無聊。Why not both? 點解唔可以有一班人走和理非非路線,另一班人走激進勇武路線?只要雙方明確割席,講明互不相干,唔會互相扯後腿,咁就變相有多一個勢力爭取同一目標,有咩唔好?

唔好以為將唔同聲音消滅就會令佢哋嘅支持者加入你嘅陣營。好多時俾你打沉嗰堆人就只會返屋企食花生,做返港豬,不問世事。只有擁抱多元價值嘅領袖,先可以做眾人嘅領袖。香港未出現一個可以統領各派意見嘅領袖,大家就唯有分頭行事,盡量避免互扯後腿吧。如果任何人想要其他人加盟佢嘅組織,首先諗諗,究竟自己有冇足夠氣量,容納各方意見,認真接納各種批評。如果自己係「小器方丈」,又執著一定要用自己嗰套,但又想其他唔同意見嘅人一齊行動,即係點?根本就唔邏輯,係咪?

如果以上三點能夠實踐,相信香港政治生態會更加健康,然後本毒撚就有機會可以做返港豬喇。香港人本來就唔應該以「全民覺醒」做目標,而係應該以「全民做港豬」為目標。只要香港嘅社會健康運作,政黨、社運團體積極做實事,大家平時就可以做下開心豬,打下機,媾下女/仔,行下街睇下戲,有乜唔好?當然啦,今時今日咁嘅情況,大家迫住長期關心時事,日日追蹤新議題,真係冇計嘅。所以我而家會關心政治,不過,屌你老母,我真係好撚討厭政治囉。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全職文字工作者、應用哲學家。對「邏輯一致性」、「系統複雜度」之類的偏門學問獨有心得。在美利堅合眾帝國邪惡資本主義集團的領導下,嘗試改變世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