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中大沒有周保松

如果中大沒有周保松

上年中大五十周年,百萬大道的夜空下有一場《百萬零一夜》校慶活動。當晚人太多,和朋友爬上了高過人頭的石花槽,一整晚身背被花草刺著,幸好那一晚沒有失望。校慶少不了夜話,蔡子強響亮有力地分享當年八九民運校園義憤激昂的大時刻,而周保松則溫柔地講當年在躺烽火台下與一位有氣質的女孩喝了酒談心看星,他說在中大,要感謝校巴司機,感謝工友姐姐,也記得感謝園丁和滿山的花花草草,而我爬上花槽時才剛踩死了幾棵草(對唔住啊),對他的話實在深刻,那時才認識,原來他,就是中大的周保松。

我不是周保松的學生,除了聽他的講座,只在博群電影節和平日幾次碰過他牽著小女兒散步。雖然我每次也跟他可愛的女兒蘿莉控式地打招呼,但他應該對穿頹 Hoodie 的我沒有印象。朋友說周保松的 wall 好看,我也 follow 了他的 Facebook,裏頭很多他的小女兒春夏秋冬在中大山水的照片,好美。他喜歡自然環境,明明窗外這麼美,怎麼要把學生困在石牆內呢,天氣好時他就跟學生在課室外草地上上課,還拍照放上 Facebook,羨慕死人。又記起他在《百萬零一夜》講的一席話,大概,中大就是浪漫,浪漫就是周保松。

去到書店,又見到周保松…… 的名字。他的新書被放在書架的當眼處,是藍色封面的《政治的道德》,可惜功課多到攞命,沒有時間看書,但感覺這是一本清新溫文的好書,看了幾頁,文字平易近人,雖講理論但沒有那些學者筆下的氣焰。他是近年少數以中文出版書籍的教授,因為教授們都沒有時間出給凡人看的書,相信與近日被關注的 RAE 有關。

RAE 即是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2014年研究評審工作」報告,所謂國際化評核標準,即是叫中文研究和土本課題收檔,國際學術權威肯定的學術期刊論文才會得到高分,總之常人看得懂的東西都很難得到高分。這樣說還是很空泛,打開那份東西,才真正感到那種壓迫感。那份表按學系左邊把八間院校排在一起,右邊打出各校研究活動四星、三星、二星、一星、不予評級的百分比,分明方便把各校直接比較。打開當然看自己的系先,按敝系文化研究的數據,中大文研四星的百分比是27,第二是浸大的的11個百分比,頓時覺得有面。而政治學各個院校的四星比率都很低,沒有一間超過10個百分比,中大也不是前三,頓時覺得梗眼。也不難理解,在這個制度下,就算你出了一本警世奇書也不易得到三四星。不過,院系高層除了考慮有面無面,例如城大 PPSA 就即刻在 Facebook 開 post 讚自己「教資會1月27日公佈的「2014年研究評審工作」結果,肯定香港城市大學(城大)的世界級研究表現卓越,奠定其區内領先學府的地位。」這個評審還會影響到資源分配,甚至研究資助,這點才最要命。講到面和錢,教師很難不感受到來自院系高層的壓力。

上個月,連很有型的馬傑偉都離開了中大,教了二十年書,留下一句「什麼制度,就有什麼學者」,我聽到覺得很心寒。真的能夠型到尾瀟灑走人的老師可能不多。而且像周保松這種級數的前輩也應該還企得住,新一輩受的影響一定最大。而且,這種制度也很大程度改變了院系收納人才的方針,他們要的是識寫文的,夠國際的大學者。了不了解香港,用不用心教書,這些都不重要。

如果學術單位只是論文生產的機關,教授只是量產知識的勞動力,如果大學不再浪漫,日後中大可能不會再有會為香港社會寫書,在草地上課用心感化學生的周保松。如見這樣的一天,連中大的花草都會覺得可惜。

圖片來源: 立場新聞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

香港中文大學文化研究系學生。志於透過各種媒體表達思考,以文字攝影聲音等為創作媒介,同時評論電影與流行曲。主要熱心於香港本土文化與社運,亦略涉動物與生態權益。

One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