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在黑暗中儲首期

醫生在黑暗中儲首期

我不敢代表所有醫生。

但我相信,身邊不少朋友、同事,選擇當醫生,絕對不是為了能大富大貴(至少不會是初衷)。考得進醫學院,其實大可以從事其他更賺錢的行業。習醫的人,一般都是追求平穩的生活和工作上的滿足感。

三十而立,朋友間的婚訊連綿不斷。問醫生友人在煩惱什麼,原來,跟市民大眾一樣:「灰,買唔起樓,儲緊首期」。我完全不同意要有樓,才能結婚的理論。但我明白一對新人想有自己一頭家,屬於自己的生活空間,是非常合理和卑微的要求。

我很無奈。

我不敢說醫生是什麼成功人士,但在香港預設的遊戲底下,醫生,大概符合梁振英口中所說「努力向上游的年青人」。我們一生在玩考試遊戲,由五歲考到三十歲。做了醫生,以為有一份不錯的人工,卻連想擁有一間屬於自己的房屋都感到困難。

有朋友在臉書留言,呼籲大家不要被傳媒誤導,謂是次「辣招」其實對首次置業的上車戶影響不大。是的,對首次置業人士,或在保險按揭計劃底下,市民還是可以獲批八、九成按揭。不過,根據2014年國際樓價負擔能力報告,本港樓價中位數為家庭入息中位數的14.9倍,連續四年冠絕全球。【1】一間位於美孚的尋常上車盤,實用面積500呎,竟然要賣550萬。

129a538baa555860faa880f067d27416
南華早報做了個很有趣的比較。就是如果你有700萬港元,您在世界各地可以買到一間怎樣的房屋。

公屋、居屋供應不足,樓價自然只會向上升。更荒謬的是,當政府一方面不斷用「辣招」為樓市降溫,另一方面政府卻是樓價高企背後的始作俑者。政府是香港最大的地主,賣地亦是香港庫房最大的收入。政府控制土地、房屋供應,固然穩定了財政收入,卻令地產商每每要以天價投地起屋。惡性循環,試問樓價如何有下調空間?

其實,足夠的供應、長遠的房屋政策,才是解決當前住屋問題的最佳方法。而不是在庫房水浸時,每年亂填預算案「點心紙」,短視派糖,綜援派三糧。這十年來,政府只忙於政治任務,推假普選、推23條和國民教育。香港政府花了多少心機在長遠發展上,有目共睹。

沈祖堯教授呼籲年輕人應該追求夢想,而不是將精力放在買樓。對此,我非常同意。但我想說,保障市民「有瓦遮頭」,難道不是政府的責任?衣食住行乃市民的基本需要。連住都成問題,如何叫年輕人安心發揮所長,追尋理想?唯有心安,才能開心。

 杏林裡的微塵

P.S. 金管局昨日宣布,通過額外融資,如二按或按保計畫,令整體按揭成數較金管規定上限高出20個百分點,供款與入息比率要相應調低5個百分點。此舉固然確保借款人的還款能力,降低銀行風險,卻變相令更少市民能獲批貸款。

IMG_20150302_210025

資料來源:

蘋果日報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