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尋硝煙中的那團火,好嗎?

重尋硝煙中的那團火,好嗎?

與初次見面的編輯朋友,約在一家酒吧。
坐下,
點了小吃、點了香港釀造的啤酒。
談到,九二六、九二七、九二八,
你與我,在哪裡?

九二六那一晚…
「啊,你守在立會停車場的出口?
我面對中信大廈的那一邊…」
原來,在不認識的時候,我們試過那麼靠近。

「半夜曾經有警察攻過來,
你不知道嗎…?」
「防暴隊攻過來時,
女生倒在地上還被拖行。」
面對所謂「執法者」,我們頭一次那麼咬牙切齒的恨……

九二七預計會被清場,徹夜守在政總門外、中信橋下,
就那樣,我們都席地倒頭睡下。

九二八,回家一覺醒來,
發現政總被封鎖、裡面的人被圍困,
又匆匆趕回去,
便見催淚彈的煙,
看著硝煙下的普通市民,
心裡有如火燒炙燙。

去的時候,
我們都盡力收集樽裝水,
我們身上都帶著防護物資。

及至晚上,
傳說十二點會開槍,
而我卻不願離去。
你誇我勇敢,
我說我只是不怕死,
只是有感死有重於泰山…

曾幾何時,認識新朋友,
必定談及這一段。
我們心裡都有團火,
我們都深感吾道不孤。

然而眼下,
這團火,
或已成灰,
或成為弱弱的文宣,
或成為旺角街頭有力又無力的叫喊,
甚或成為拳腳怒火,
燒向那些拉著行李箱走過的。

我肯定每個人的付出,
同時,
我也疑惑,
究竟這團火的力量,
該當如何運用?

重點不在小孩哭不哭,
重點在,我們做了對的事情嗎?
你說我左膠也好,我們對準政權了嗎?
還是只不過發洩了心頭的怒火?
此刻,我並沒有一個明確的答案。

而我卻亟欲尋回當天那團火。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別橋,香港女生。眼見「我城」日漸變得面目全非,本來只專心寫遊記,現在筆尖隨心而轉,甚麼都寫一點。歡迎來讀我的文字,分享您生命的熱度。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