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STEVE JOBS住在嵐山百尺劏房單位

假如STEVE JOBS住在嵐山百尺劏房單位

Apple創辨人 Steve Jobs 並沒有留下很多生活照,或許這種神秘感正是他魅力的所在。其中一張有關他日常生活的照片,就是由攝影師 Diana Walker 於1982年拍下。當年 Steve Jobs 只有27丶8歳,但已經是身家過百萬的成功人士。Macintosh 的原型機亦已蓄勢待發,即將把電腦帶到個人的層面,亦將為他的 Apple 公司帶來巨大的收益。當時他一定已經了解到自己即將要改變世界,甚至為世界帶來革命。就在1982年的某日,Steve Jobs 於穿上了他的招牌黑色上衣,盤膝坐在洛杉磯的家中,拍下了這將相片。相片中的房間幾乎甚麼也沒有,被攝下的只有放在地上一個黑膠碟唱機,一盞坐地燈,以及他手上的一隻抔。無論這相片中的背景是 Steve Jobs 特意安排還是他真的家塗四壁,這張相片都表現了 Steve Jobs 對我們的取笑; 取笑着觀眾的生活的平庸,取笑着我們的生活充斥着享受和懶惰。相片中他神化了自己,將自己的成就歸功於自己高度集中和高度簡樸的生活,與及如僧人一樣對自我的嚴格管束和制約。

steve-jobs-at-home-1982 

今天在香港,過這種生活卻不是自願。在長實的新盤嵐山之中,有一個一百多尺,如劏房一樣大小的單位。這個空間只可以容納如 Steve Jobs 1982年的家一樣簡樸的陳設。’Less is more’ 是建築人常掛咀邊的一句說話,意思大約是以約束來創造美學。現代建築大師 Mies van der Rohe 於一次訪問中以 ‘Less is more’ 來形容自己的設計 (其實這句話是他借用英國詩人 Robert Browning 的)。雖然這句話近年有點被濫用,但 ‘Less is more’ 的確成為了簡約主義設計的一個格言。而嵐山的百尺劏房單位,就再次挑戰 ‘Less is more’ 的極限,讓住戶可以體現 Steve Jobs 近乎「攞嚟賤」的成功之路,嘗試把自己煉成下一位創意教父。可是正當大家在駡長實賺到盡的營商手法時,嵐山的例子亦給了我們機會去反思自己的生活模式。哲學家瓦爾特·本雅明(Walter Benjamin)曾經對二十世紀的資產階級住宅作出論述:他認為這些充滿各樣裝飾和家具的住宅乃是一種我們辛苦建立的門面,讓我們修復在城市的大街大巷中被磨蝕的自我。對本雅明而言這是一種虛偽和自我安慰,只會令人因為害怕失去這個避風港而產生畏懼和苦惱。我們對嵐山百尺劏房單位的反感,好像鏡子一樣映射着我們自己對享受的追逐,顯露我們對生活的不安。於是我們集體幻想自己如何把家當塞進嵐山的百尺劏房單位,然後沉淪於自我虐待和自我撫慰之間而萬劫不復。

事在人為,Steve Jobs 住在嵐山百尺劏房單位一樣會成功。要贏地產商,不要一味駡,最緊要多用腦。或者,簡樸的生活帶來的局限能激發出我們的創意;或者我們都習慣了家中各樣用品和家具的方便,而忘記了生活的本質。當我們做溏邊鶴指駡長實刻薄時,也同時在否定自己才是主宰自己命運的人。說穿了只是圍觀者的七咀八舌,並沒有丁點的高尚情操。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