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不在黎明以後

光,不在黎明以後

當身處黑暗,我們總以為,再努力一陣子,再堅持一陣子,只要等到破曉,黎明悄然而至,黑暗終必消逝,光明將帶著希望宣布勝利。但現實卻不如此,現實是黎明只把醜陋映照得更為清晰。

無法忘懷那一夜,926,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與警察對峙,而且近距離。很難想像,居然有這樣的一天,我平日看見他們,總帶著敬愛的眼光仰望他們,以微笑相待,謝謝他們保護香港。今天,雙方卻以猙獰目光對瞪,誰也不願讓誰前進一步。

那一夜,我和朋友四處奔走,因為胡椒的刺鼻洋溢空中,殺紅了一雙又一雙眼睛。我們在傳遞清水,還有那後來成為象徵, 一把又一把脆弱的傘。傘擋不住暴力的拉扯,傘也擋不住無情的警棍。它們就那樣,忽然迎來了死亡。但那一夜,警察仍有理智,他們仍然明白不可輕舉妄動——也許只因為他們仍未收到order,不懂如何處理,我不知道。我只記得,那一夜,我們迎來短暫的勝利,警察無法趕走任何一人。而我以為,只要捱過了這夜,天一光,市民將懷著滿腔憤慨加入我們,因為政權已腐朽得叫人無法忍受。

但事實是,來支援的只有零星,走的卻是一堆接著一堆,因為累了,因為激情過後恐懼開始挑戰我們。我的希望幻滅。

接下來的數天,人還不算很多,但大家很團結。那陣時,你不會知道隔壁的姓甚名誰,但那一刻他或她會被誰都來得更親密,都更令人安心。我們是戰友。

爾後,我們在928經歷了一生人當中最動盪的時刻,87枚催淚彈。我和朋友一直相信,政府不能對我們怎樣,她只有談判這一條路,甚麼水炮、催淚彈、子彈。不過是恐嚇手法。直到催淚彈掉落在附近,我忽然發覺我們也真的太天真,還以為這個政府仍然愛護市民,至少,畏懼民意。但我們在為官的人眼中,大概連螞蟻也不如。他們只想盡快消滅我們,不再受煩擾。也許,放催淚彈對他們來說,只像舉手噴殺蟲水,但殺蟲水還可以叫他們在過程當中感受那難聞的氣味,催淚彈? 他們卻甚麼也感覺不到,他們也許還在冷氣房當中繼續過著平行世界!

眼淚止不住,我害怕剩餘香港人的火會被催淚彈熄滅,我害怕港府的高壓會成功,我害怕以後只能過著任人魚肉的生活而我連反對也不再能說。但那一夜,令我發覺香港人並非如此懦弱,也不是窮得只剩下錢的城市。那一夜,催淚彈落下,人群散開,又聚集。人群散開,然後又聚集。重覆又重覆,不知重覆了幾多次。後來和朋友聊起那一夜,她說她的哥哥之前沒有上街,但那一夜卻憤怒得留在了街上。

人民用脆弱的身軀抵擋催淚彈,不,當然不夠打,但正因如此才更明確表達,我們不屈服。928那一夜,天很黑,但我看見光。

於是我明白,黎明不會為我們帶來光明,但光明卻掌握在我們手中。黑暗將永不離開,因為自私貪婪的人永遠比無私寡慾的人多;因為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所以,黑暗將永遠存在,即使捱過了926、捱過了928、捱過了2017的假普選,黑暗也不曾消逝,而對付黑暗的唯一方法,只有我們懷抱光明,我們不被黑暗所侵吞。

朋友說:「我累了,甚麼時候人才可以不如此 tense,我可以回去那段只掛住行街睇戲食飯的日子?」我卻想,你累了因為你以為有終點,你以為只要再捱一下子,到達終點後你就能得釋放。於是當終點遲遲未到,你就累了。但如果我說,這不是一場比賽,這裡沒有終點,也沒有起點,有的只是一種信念,一種生活態度呢?如果沒有卡通片中,壞人被打敗,英雄勝利,人們回歸平淡的戲碼;只有公義與不公的對抗、雞蛋與高牆的對立,而這些,是 never end 的,你又會如何?政改只不過血淋淋地把不公呈現你面前,但事實是這些不公不義之事,何曾消失於人類歷史當中?

假使,政改真的不獲通過,你會以為一切真的能如常,返回往日軌道嗎?街邊婆婆執紙皮、小商戶被地產霸權欺壓、資源永遠落在一小撮人身上,你真的就能掩眼不看嗎?公義的仗是永遠不會完結的,所以即使你覺得學聯與退聯的事好煩、本土與左膠的攻擊好無謂、政府與政客的 show 叫你厭惡,你還是要去關注,因為這就是現實,你要從當中尋找自己的位置。不要回去舊日甚麼也不知,甚麼也不理的狀態,不要覺得那是另一個世界的事。世界永遠有你的位置。

很記得和朋友有過這一段的對話。
「我無辦法好似其他人咁放棄學業,咁投入抗爭」
「咁你讀好啲書,做個有用又叻嘅人,support 返呢件事。」

如果抗爭真的只得廢青,大概這樣的抗爭很難持久。如果孫中山沒有資金的支持,沒有多方的協助,革命也很難成功。所以你如果不走實實在在去抗爭的路,你就努力去走自己那一份。但不要忘記在過程中繼續關注這些公義之爭,因為你一旦放下了,未必能重拾;因為你一旦不再清楚,就會很易被洗腦。畢竟舒適很吸引,畢竟犧牲不容易,但你要記得當初對不義的憤怒,對弱小的憐憫。

共勉之。

 

圖片來源: AtOnce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喜歡文字喜歡到猶如呼吸。 必須要寫寫寫。 也許我患上了名叫「寫作」的強逼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