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佔領運動的消費模式

後佔領運動的消費模式

佔領行動已經完結,但雨傘運動才剛開始。運動的初衷當然是爭取真普選,但她也同時背負著追求公義民主、重塑本土文化、奪回公共空間等信念。運動不應跟生活割裂,參與者亦不能只在議會論政或於廣場呼嘯,如何把雨傘運動的精神融入日常生活當中是我們要思考的課題。

香港人的日常生活離不開消費。香港店舖林立,但這十幾年來,香港人或有意或無意,或作主謀或當幫兇,接連摘去絢爛的鮮花,不斷種出呆板的大廈。或許有人認為時代巨輪不斷在前進,舖生舖滅也不是甚麼新鮮事。難度今時今日還得整條羅素街都是涼茶舖藥材舖,「歲月神偷」般才叫香港情懷?前進沒錯,發展也沒錯,但有無必要趕盡殺絕,連根拔起,一個活口也不留?具歷史的老舖被滅絕,堪玩味的小店遭湮沒,剩下的就只有成行成市的金舖藥房和一式一樣的酒樓錶行。摒棄多元,走向公式——這是一件發生在「聰明城市」的蠢事。

我不是在譴責,而是在罪己。在雨傘運動前,我從無那種要珍惜及保護獨立店舖的感知,我並不在意香港缺乏台灣那些充滿人文氣息的咖啡室,或日本那些以傳承工藝為己任的百年老舖。你說覺醒也好,你說開竅也好,雨傘運動到底令我重新認識香港,體悟如果失去了這些最知性最熱血的獨立店舖,香港就再不是香港,香港只會淪為一個無情的散貨場。

社會失衡,財閥當道,弱勢的老舖小店在租金的駭浪驚濤中爭扎求存。支持獨立店舖的最直接的方法當然是幫襯他們。以往我喜愛到誠X或Page X買書,但928後我轉攻樓上書局。書同樣是那本書,字仍舊是那些字,何故非要在大型書店購買不可?真是因為不願行那幾級樓梯,還是要曲線證明自己是(偽)中產?跟朋友飲茶灌水可否走多兩步,選個性小店而非集團式食肆或連鎖咖啡店?買蛋撻雞批是不是一定要在美X或聖X娜?為何不可幫襯街口那個阿婆?買衫褲鞋襪頸鏈手鈪時可否考慮選擇本地設計師的作品?不是要你跟外國品牌割席(小弟自問亦做不到),而是想提醒大家本地手作小品往往也有好貨色,就來個跨國界mix & match吧!

行文到這裏都要戴個頭盔。我不是說「老」就是好,「小」就是美。老舖也會有恃老賣老的老闆,小店亦會出現貨不對辦的情況。但瑕不掩瑜,獨立店舖終究在一個地方的文化生態中有其重要角色,當我們還有選擇的時候就要珍惜,至少想一想其社會價值。另外該弄清楚的是,支持小店不等於要買平貨或犧牲消費的質素。小店於我的定義是非由大財團經營的獨立店舖。所以樓下賣煎釀三寶的街舖是一間小店,由前文華總廚開的米芝蓮三星私房菜亦是一間小店。別要庸俗的事事也和錢銀掛勾,撐小店絕對是豐儉由人,甚至可以說是跟銀碼扯不上關係的。撐小店既是一種行動,也是一種生活態度——認同小店所代表的獨立思維和多元精神,反對單一和壟斷,亦關心社會的永續發展。

土豪在消費時喜愛炫耀銀碼,建制中產偏好賣弄以金錢經營的品味,那自翊雨傘族群的我們呢?是時候想想怎樣賦予消費一種內在價值,怎樣透過消費來延續雨傘精神,撐起香港。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不甘只在夏愨道絮絮的唸著天祐我城的八十後,毅然執起筆桿,為時代留半頁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