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貝古城之行的啓示

龐貝古城之行的啓示

假期走了一趟意大利,在南意的時候,造訪了嚮往已久的龐貝(Pompeii)。我是個遺跡控,但坦白說,龐貝古城和我期望中的有所出入。相比起龐貝的「小城風味」,我還是喜愛羅馬城中那些過往的宏偉建築,縱然許多的它們已成頹垣敗瓦。即便如此,龐貝古城依然是一片不可多得的文化遺產,從每一幢樓房到每一段街道,歷史從瓦礫中洗刷而出,我們可以窺探古羅馬帝國當時的風貌。

龐貝,位處拿不勒斯(Naples)以東南,在古羅馬時期,是帝國的一個重要殖民地。公元79年,維蘇威火山(Vesuvius)的一場爆發吞噬了整座城市,把整個文明淹歿於灰燼塵土之下。十六世紀末,龐貝遺跡終於重新披露,由於受到火山灰及泥土的覆蓋保護,古城內的許多建築和物品都保存得相當完整。經過多年來的挖掘和修葺,龐貝古城已經成為世界上其中一處最聞名的古蹟熱點。

11188178_10152955400928218_1662342305422975279_n
龐貝城的廣場,昔日的城鎮中心

 

從拿不勒斯中央火車站乘搭私鐵前往龐貝,車程只需半小時多。購過票,踏進城內,踩在這片經歷過天火洗禮的土地上,沿步而去,往廣場的方向走。廣場,往往是城市建設的中心點,人民聚集在這個公共空間,廣場的四週是各樣式的政府和商業機構。公會、貿易所,各模各式。在歐洲,即使是最小規模的鄉鎮,都會有一個蚊型小廣場。龐貝城的廣場聳立着古典羅馬式的石柱和拱門,廣場的一端是古羅馬眾神的祭壇。基督教的盛行讓這些曾經受人膜拜的神祇在地上消聲匿跡,宙斯、維納斯這些名字現在只存活於文藝神話之中。

11178316_10152955400418218_5161520222010777151_n
太陽神阿波羅的塑像

 

小時候看海格力斯(Hercules) 和帕修斯(Perseus) 的故事,覺得很有趣。長大些,就再仔細看希臘和北歐埃及的神話。在每一個文明中,神話都與歷史、文藝,甚至生活息息相關。荷馬 (Homer) 的史詩《伊利亞特》(Iliad)和《奧德賽》(Odyssey) 描繪牽涉人神的特洛伊之戰(Trojan War) ,活切切就像西方版的《封神榜》; 魯本斯(Peter Paul Rubens) 的畫筆下盡現希臘羅馬諸神的威風媚美; 我們英語的Friday有說源於北歐神話中女神Freyja的名字。

龐貝城內的房子保存得相當好,屋內的壁畫也十分完整。在有些屋子裏擺放着龐貝當年遇難者臨死前樣貌的石膏模像,它們的五官面容扭曲,流露着驚諤的表情,顯然在逸樂中對突然而來的災難感到難以置信。據資料顯示,當年維蘇威火山爆發對龐貝城的衝擊分三輪。第一波的衝擊來得快,迅速淹沒了大部份的人,剩餘的生還者躲到屋裡或地窖內; 第二波的火山灰又重又厚,令房子倒塌,壓死剩餘的生還者,地窖內的人最後也因糧盡無處逃生而餓死; 最後一波的衝擊,火山灰令週遭充滿毒氣,之前倖存過來的人再也難逃一劫……

11196315_10152955400883218_6676506737660324591_n
保存得相當不錯的壁畫

 

10985454_10152955401013218_8082622568726230004_n
限制級的壁畫顯示龐貝當時淫風極盛

 

11070610_10152955400973218_1370325336319088475_n
穀倉裡擺放着器皿和石膏人偶

 

11169973_10152955400948218_1998219549182434594_n
人偶仔細看

 

看着這些人偶,在末日前耽於逸樂,慘遭滅頂時目定口呆,我想起我們的香港。在我們的家園最水深火熱的時候,當每一天,街頭都滿佈腥風血雨的時候,我夜晚回到家裡,打開電腦,FB上那依然一幅又一幅 high tea 晚飯照刺痛着我的心,那一句一句 feeling great 好像向世人宣示着「沒事沒事,香港還是很愉快的一片福地」。當我們的自由,當我們的命運自主,備受威脅,面臨在不久將來滅頂覆歿,卻依然還有那麽一羣人,對街上發生的事渾然不覺…… 「我有我的天地,政治與我無干」就是他們說的話。我想起《西線無戰事》(All Quiet on the Western Front) 中的粉飾太平。

黃昏,從龐貝回到拿不勒斯,走在聖露西亞海傍 (Santa Lucia) 。人人說拿不勒斯的夜景很美,照我說,和香港的差遠了。

10897871_10152680855338218_1740841400263442916_n
還是香港的夜景最美

 

對,那些夜燈火燦爛。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