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評香蕉奶

一評香蕉奶

利申在先,雨傘時期筆者有在海富中心內坐低聽過香蕉奶唱歌,但自問並非瘋狂奶粉;在大家衝的時候,我雖不在最前線,但也有份幫忙救助傷員,感情上能夠理解在陣前衝鋒陷陣的朋友對「左膠」的痛恨。

對於香蕉奶在「音樂蜂」網站籌款出碟一事,筆者沒有很支持,也並沒有反對。若非近日網媒刊出多篇文章抨擊香蕉奶,我根本沒注意到他這個出碟計劃。在海富中心的日子,香蕉奶的歌,筆者只是隨心聽:在等人的時候,在一個人落金鐘無伴的時候,在放工後累極不想說話但又想落金鐘支持的時候;那時候筆者並沒有帶著很批判性的眼光去看街頭表演。

有見眼下大家寫香蕉奶寫得熱烈,筆者才去認真聽聽他的歌,希望多從音樂角度出發評評這件事。

音準不足,表現力強

有朋友說不喜歡香蕉奶,因為他的歌唱得不算好,因為他沒有認真對待音樂。

在我看來,以技巧而言,香蕉奶的確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聽他的 youtube 自錄自彈自唱片段,不難聽出他的音準不穩定,唱腔也偏扁,聲不夠圓。然而,音樂表演除了兒野依夜的純歌唱技巧以外,趣味和欣賞性更多在於歌者的表現力。雖然歌唱技巧尚待改進,香蕉奶的表現力是不錯的,譬如該在哪個時候停頓、該在哪個地方用力唱等等,他還是掌握得不錯;這些細微處加起來,便足以帶動聽眾的情緒和投入感,補足他在技巧上的不足之處。就個人感覺而言,我覺得聽上去有一種很 charm 的感覺。

貴人相助

香蕉奶早期得到 Facebook 大戶健吾幫推;後來更結識了 HOCC,得她不少提携;現在幫他籌款出碟的網站「音樂蜂」,創辦人為知名音樂人林一峰。若說香蕉奶運氣好,那麼我更會問,為什麼這些人都願意幫助香蕉奶?難道不會是他有某些特質讓別人欣賞嗎?

上文提到香蕉奶的歌唱技巧有待改善,但當我認真去聽「音樂蜂」計劃上的同名歌曲《香蕉奶》時,的確有聽出進步。無論是音準也好、唱腔也好,都有顯注改善。音準到了一個合格而穩定的程度了,唱腔上那些對氣聲的掌握運用不錯,疑是受了林一峰的歌唱風格影響。而一個沒有心對待音樂的人,其實是無法取得如此進步的;所以筆者不能認同朋友指香蕉奶「唔知當音樂係乜」這個指控。

抽革命水

對於這個「抽革命水」的指控,我第一個反應就是「It’s not planned, it cannot be.」若說當初香蕉奶開始在海富唱歌,便知道能得到健吾注意,能結識何韻詩,便知道這樣能讓知名度大增的話,那麼他也就太未卜先知了。筆者有朋友同期也在海富中心唱過歌,也沒有香蕉奶的奇遇;而我偏向說,一切都是際遇。

我明白,所有事情帶著傘運的原素,又牽涉到金錢利益的時候,便會觸動不少人的神經,紛紛出來指責如此是「消費革命」。我不排除有人願意課金是為著曾經的革命情懷,但香蕉奶出碟是做自己的事,不喜歡的人不聽不買不支持便是,又為何網媒要在短期內一而再、再而三出文追擊一個不是敵人、只為唱歌的人呢?我不能明白。

好了,若說利益,雖不是有意,但香蕉奶終究在傘運中偶爾地賺取了知名度和支持度,但難道這樣就是罪該萬死嗎?如果硬要把所有東西視為 give and take,那麼香蕉奶在獲取的同時,不也有回饋傘運嗎?他難道就沒有利用偶爾賺得的知名度去協助訊息傳播嗎?難道他就沒有感動過任何一個人,令他們堅持在這片抗爭之地繼續留守得久一點嗎?或許有人會說,「這些開唱 K 大會的死左膠不是我們所要的」,但傳盛時期的金鐘出現過的二十萬人,又會是每一個都可以上陣到前線衝鋒的義士嗎?但有那二十萬人,我們便相對安全了…

說到尾,所謂君子不以人廢言,我也覺得應該不以人廢音樂,就算過往有何過節,抨擊一個音樂人,便應用其音樂而論。

結語

筆者既作為一個曾被警察推跌來打的女子,不畏守在前線,但同時也有聽聽歌加加油的需要,也還有以歌唱表演的形式擺街站;不完全明白為何那麼多人視「音樂」和「社運」兩者不能共存。音樂,不一定是革命的敵人,不明白為何那麼多人仇之恨之無法自拔。

至於那一瓶香蕉奶,大家有興趣便去嚐嚐,無興趣便轉身略過便是,全是個人自由。我只是為了剎那群起攻之的現象感到心寒。

延伸閲讀:
香蕉奶在「音樂蜂」的出碟籌款計劃
https://musicbee.cc/project/bananaooyoo

 

圖片來源: Youtube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

別橋,香港女生。眼見「我城」日漸變得面目全非,本來只專心寫遊記,現在筆尖隨心而轉,甚麼都寫一點。歡迎來讀我的文字,分享您生命的熱度。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