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ittle Airport出人頭地?

My Little Airport出人頭地?

My Little Airport 出人頭地?

My Little Airport 一首《美麗新香港》,帶領他們走到金像獎的舞台,先跟他們說聲恭喜。

04年出道,至今已走過十個年頭,對一隊樂隊來說,十年不是易事。尤其 Indie 在香港一直未受重視,被打造成次文化,樂迷的人數亦有限,漸漸地,Indie就自成一個小圈子,跟主流樂壇活在平行時空中。My Little Airport 最為人熟識的歌是《邊一個發明了返工》,即使不是他們的樂迷,也啷啷上口,原因是講中了香港地打工仔的心聲,跟當年許冠傑的《半斤八両》有異曲同工之妙。

他們的歌講生活百態(當時你覺得入了車廂內的人 有責任盡量前行 如今你經已是進入了車廂內的人 但你忘記了四班車之前 你的月台人身份)《給金鐘地鐵站車箱內的人》;

講社運講抗爭(攤分 終極地攤分 攤分香港政治權力的核心 權力歸於人民 領袖應該由人民普選產生)《瓜分林瑞麟三十萬薪金》;

講無能官員(你任內最驕人嘅成就 就係強化市民對民主嘅要求)《Donald Tsang, please die》;

講自身經歷(我再三叮囑唔好寫我正職嘅身份 你話都唔知我返乜工又點會有可能 第日我個 friend 打嚟話見到個訪問 而且當中仲問埋我間公司嘅高層 嗰個仲要係陳志雲)《給face雜誌的記者 Ivy》;

講搞藝術的悲哀(有些人過多五年會變很有錢 有些人過多五年窮到不再露面 而你會不會記得這一天?我為了兩千蚊來到這裡表演)《我是為了兩千蚊才到這裡表演》;

講性(我們打開房便見到一張床 然後才開始覺有點慌 我在想應否真的行房 這樣會否破壞了交往)《浪漫九龍塘》;

講現今青年的無力感(我已快將首期儲好 小小單位勉強可供到 又或者繼續在工廈交平租 再不斷旅遊更多回憶可以儲)《我在暗中儲首期》;

講死亡(我家不在這星球 太深業力的地球 每當我望見星宿 我都不想逗留)《我們一起離開吧》

歌曲題材多樣化(最重要是寫出主流不敢寫的題材),阿 P 抵死尖銳的詞加上 Nicole 溫柔的聲線產生化學作用,加上生鬼可愛的 MV,(還有阿雪的詩)令人進入邊聽邊傷心又邊忍俊不禁的精神錯亂狀態,這些都是主流樂壇沒有的東西,正好填補樂迷的心靈缺失。

My Little Airport 近年知名度提高,也與其他歌手合作,就算是 indie 門外漢也多少聽過他們的名字,被提名金像獎最佳原創歌曲的《美麗新香港》,仍是以圍繞社會為題,在自由行氾濫的日子裡,聽得更心酸;2012年阿 P 接受報章訪問,被問到很多樂迷期待他們寫新歌鬧梁振英,他說「現在政府終日被罵,唔需要我再寫歌罵」。所以當時的新碟《寂寞的星期五》回歸內心,寫《牛頭角青年》、《廣州足浴一夜》等歌,看似與政治無關,但細心留意歌詞:「這裡都不會改變 或者永遠都不變 如果我們都只願做旁觀的青年」、「你話上年返鄉下種田之後覺得 人應該留喺城市 我話香港有啲年青人開始學種田 你話香港咁繁榮 點會有人去種田」,口裡說不,歌曲都是在訴說香港舊區被重建,年輕人這個代表新的族群,居然有人拼命保住舊事物的社會議題。

「我知已走到盡頭 為何還要擔憂?」一句令人不禁想,他們是否對香港死心了?阿 P 亦指「寫呢首歌嗰陣,以為自己唔鍾意香港,成日想走,但經過雨傘運動先知自己唔想離開」。雨傘運動期間,My Little Airport 的成員終日留守佔領區,很多人都希望他們會有新歌記錄這場運動,當《今夜到干諾道中一起瞓》面世時,樂迷都大叫:出手了!就是一句「還有站在龍和道最前的女生」,加上阿 P 在去年聖誕節在 Hidden Agenda 舉行萬暗中光華射音樂會時介紹這首歌時,形容雨傘運動是「香港最靚嗰兩個月」,就知道他不會離香港而去了。

名氣也許大了,show 也許接多了,收入也許多了,但我相信不論《美麗新香港》能否把他們帶到所謂的主流音樂群,(反正音樂從來不應分地上地下,是橫向光譜而不是從屬關係),他們創作音樂的本質都不會變,即使交得起租,但望著癲價租金,相信阿P仍是會寫出像《rm1210》這樣的歌。

金像獎的光環,重要嗎?重要,如果可以令更多年輕人關心社會。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