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不是單靠一個人去打拼

民主不是單靠一個人去打拼

近年本土意識迅速掘起, 當中涉及很多原因, 例如意識到現時政治代理人不斷出賣香港權益, 共匪在香港的赤化計劃日趨嚴重等等。關連到本土意識的文章、著作、節目及組織亦隨之冒起, 而當中亦出現了不少領頭人物, 例如: 黃毓民、陳雲、黃洋達等人。但即使意識形態如何轉變, 本土派利用不同渠道去宣揚論述, 都是會面臨跟其它派別同樣的問題, 就是可以做到清楚論述的只得很少。這個問題其實不能完全根除的, 只能夠某程度的改善。當然傳訊者的技巧是相當重要的因素, 但接收者也佔上不可或缺的席位, 而這篇文章是想談及接收者的。

我們常說「泛民系統」經常去進行造神運動, 創造出不少政治明星出來, 但其實本土派亦有類似情況, 只是程度上略有不同。而不少本土派支持者從前都是泛民支持者, 但經過泛民主派不斷出賣香港人利益, 從而開始否定過往的遊玩式抗爭, 轉營到本土派之上。但很多人心目中都是依然渴望去被拯救, 渴望被人領導著去行動, 只是角色不同罷了。一場政治運動有時候需要領頭人物是正常的, 但作為一個抗爭者, 並不能一直希望去被人領導行事。為何? 一來: 沒有一個政治人物是有永遠的政治保證, 在抗爭上最後只可以相信的永遠都是自己。當然你可以在一個政治人物變質時, 毫不猶豫的捨棄他, 但有更多人是會選擇繼續「含淚投票」的, 這樣就是民主黨長做長有的原因。二來: 即使政治人物一直沒令其支持者失望, 不過可惜的是, 每個人都不會永遠存在於我們身邊。萬一該政治人物受到政治打壓而入獄, 甚至因天命或人為而遭遇不測, 那在這期間, 我們究竟如何是好呢?

單靠少數人的政治論述是無法增加其覆蓋度的, 因為即使網台變得如何普遍, 節目變得如何受歡迎, 都是會有人未曾接觸或不選擇去聆聽的。而我們可以如何解決這個狀況? 就是每個人都可以成為「傳訊媒介」, 去對身邊人作出一個論述。可能有人會認為網台節目是一種娛樂, 這也是無可厚非的, 題材多元化和可以隨時重溫的網台節目, 已經成為不少人生活中的一部份。但網台節目的作用絕不是如此, 在過往多年, 不少主持人透過網台節目去作出政治傳訊, 而這亦是本土意識迅速起的其中原因。就如小說《金錢師》經常提及:「不要玩別人的遊戲, 要開始自己的遊戲。」正因如此, 網台節目正正就是教導你如何去「開局」。

但究竟我們要如何「開局」呢? 單靠觀看網台節目其實是不足夠的, 因為大約一小時的網台節目, 只是主持人對某種知識的精華。如果想要去真正的「開局」, 更加要看不同類型的書籍, 並且要作出思考。可能你會覺得很難, 但這也是無可奈何的, 因為民主從來都不是單靠一個人就能打拚出來, 現時的「不可為」正正需要吸收和精煉, 最後導致這變得「可能」。可能你覺得你並不需要走到這麼前, 但即使你只是作為一個支持者, 你都要不停精進自己的政治思維, 每個人都不再是「觀眾」, 而是「持份者」。當你面對一些完全不理政治的朋友, 你要去和他解釋現時的政治紛爭 (如中港矛盾) 還是容易的, 但要講解城邦論就是十分的困難。你叫他去聽某某人的節目? 一個多小時的節目, 有多少人真的會理睬? 即使他會去理你, 但沒有基礎知識, 聽你也好像沒有聽一樣, 有不明白的地方也不可向主持人即時提問。唯有你真正的吸收消化, 再向朋友作出一個政治論述, 有疑問盡能力去作出解答, 才有可能令他們真正明白。

 

 

原文載於:https://www.facebook.com/wernerhk

blog:https://wernerhk.wordpress.com/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Werner 這名字源於德國 意為:「衛國衛邦,禦侵略之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