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學是民主的重要戰線

神秘學是民主的重要戰線

早前講到香港大部份的神秘學研究者都喜歡將神秘學與政治兩者分割開,使社會中「我討厭政治」的風氣得以強化,但這些都是香港人的天性引致的嗎? 絕非如此。其中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香港存有眾多「以神秘學作為維穩工具」的網台,當中有常講述人生道理的、有比較 New Age 的,有只提及反美訊息的…… 類型可說是層出不窮。而他們的行動,無疑是愚法著香港人的思維。

神秘學和政治總是難以分拆,因為政府可能真的策劃著不能人知的陰謀,但他們都要在社會上推行不同的政策去達成目的。而神秘學研究者得悉政府背後的陰謀,他們都是利用民間組織的壓力去與政黨及政府進行周旋,這些都必然地是涉及到政治。而香港的神秘學研究者都是深明這點,但他們將以美國為首的外國陰謀論納於神秘學範疇,而只要牽涉到中共或香港的本土陰謀論,就被歸納到政治而一一不談,又或某些節目會專門開一集是講政治的去歌頌中共或港共的施政。這種「講一套,做一套」的做法,使到作為聽眾的一種同好,誤以為「中共是正義之師」而跟著他們想法而繼續,從而形成「美國必是萬惡」的錯誤觀念。有可能香港本就是存在著「我討厭政治」的惡劣風氣,他們以「不談及政治」看似無可厚非,不過他們又從中實行自己的政治目的。

但為何神秘學界內在的風氣是這麼重要呢? 因為神秘學就是民主的重要戰線! 在早前的《陰謀論,就是要立足於本土》中,提及到將陰謀論本土化就是監察當地政府的其中一項良好計策。而外國組織Anonymous一直以民間力量對抗著陰謀集團,甚至將其顛覆的理念蔓延到全球。無論是否Anonymous的成員,神秘學研究者都是存在著同樣的「反建制」想法,他們在接觸神秘學的時候了解到這世界的真面目,知悉到各地政府背後的陰謀集團,明白到關注社會的重要。而在外國,神秘學文化的確令本地人更主動去監察當地政府,以民間聚集的力量去抗衡步步進逼的陰謀詭計。但為何外國能夠,而香港不能呢?

陰謀論帶有故事性,總令人更深刻細聽,而正因如此,香港有一眾人會以神秘學去進行維穩,以較易入口的方式去散播他們的政治訊息。用陰謀論去散發政治訊息未嘗不可,因為陰謀論都是可以關係到政治,但如果是為著用來散播維穩訊息,就與其原意背道而馳。他們把「美國必是萬惡」的錯誤觀念傳達給他們的聽眾,製造二元對立的想法,以致很多人都變得仇美之餘,更認為中共是正義之師。

本應是要人民去監測政府的陰謀論,在香港就被人用作為維穩工具,實在可悲。而只要我們可以糾正現今神秘學內的不良風氣,不但能夠使其他人不再認為「神秘學=維穩」從而肯去接觸,更可以使更多香港的神秘學研究者明白到監測當地政權的重要性,這無疑是能夠推動民主,故此神秘學就是香港民主的重要戰線!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wernerhk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Werner 這名字源於德國 意為:「衛國衛邦,禦侵略之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