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節‧人面全非 桃花不依舊

動漫節‧人面全非 桃花不依舊

今天是動漫節的最後一天,作為一個從2002年開始每年都有進場的支持者,筆者不是絲毫沒有猶豫過要去還是不去,但站在灣仔地鐵站A出口的天橋口前,驀然回首,堅持了13年的事情,終於告一段落。

自小喜歡動漫電玩,第一套接觸的漫畫是小一的龍珠,曾經熱愛動畫的程度,可以是在好幾個字幕組之間比較翻譯和畫面質素,那個年代有好幾個字幕組薄有名氣,令觀眾趨之若鶩。經歷過要把動畫逐一燒碟的年代,然後從每天都會上各大情報網站及論壇瀏覽、收圖(不是「內行人」,應該真的不知道這是什麼XD),走至今天,莫說是不再挑剔字幕,不再下載動畫而選擇線上觀看云云,今年基本上每季有什麼新番,都全然沒有留意了。

動漫節,十多年前它的規模很小,那時還是喚作漫畫節,筆者是在漫畫節舉辦的第四個年頭首次入場。那時真的以售賣漫畫為主,場內沒多少個攤位,對我而言它的方便之處是可以較便宜的價錢買到心儀的漫畫,有點像是散貨場(但最新單行本往往是正價,反而街上的漫畫店最少都能平$2)。後來易名為動漫節,場內多了不少玩具攤位、又有地攤和種種年輕人的玩意——這種改變為不少堅持漫畫節叫法的人所詬病,認為動漫節是變質了。筆者對這種轉變持開放態度,畢竟香港的漫畫市場小得可憐,把動漫節改頭換面成年輕人的暑假節目,未嘗不是一個可行的方向。

捧場動漫節的這些年間,試過第一天大清早起床去排三個小時(學生時代就是可以做這些傻事……),後來機緣巧合,大學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竟然是進入了動漫節的主辦單位,作為長年支持者,有幸在公司內以另一個角度審視動漫節,亦是一個值得珍惜的過程。也許如此,個人對動漫節的態度是比較寬容。

也許在世人眼中,動漫是很毒很宅的玩意,但它陪伴我度過了難忘的童年,中學年代有兩套作品對我影響尤深,繚繞至今。一套是《AIR》——我一直心存感激的好作品,種種原故,它打開了我寫作之路,由只是百無聊賴地寫寫小說,進而轉為撰寫評論,甚至有幸在電玩雜誌撰稿數年。另一套是《Honey and Clover》,令我愛上了四葉草,愛上了摩天輪,愛上了日本的最北端稚內……更令我種下了一些事過境遷後發覺原來是無謂多餘的憧憬,但也並不後悔。

我認識一些三十多歲仍每季留意新番的朋友,社會上不少人會覺得這種人很可悲,對此我不予置評,但在某程度上,我倒也佩服他們,因為從一些身邊人及自身體驗中,我深明要保持喜歡動漫電玩的心境,很難,真的很難。現在我會打從心底覺得,動漫果真是年輕人的玩意,在社會浸淫越久,要面對和處理的現實議題就越多,即使到了現在我仍會隨意瀏覽一些漫畫看看有沒新作品值得讀下去,但也許是心境變了吧,人越大,能吸引自己的漫畫越少。

上段所說,正正是我今年決定不去動漫節的原因。縱然明知進場仍然會有斬穫,熱情不再,無謂勉強,堅持變得不再有意義。身邊的人都知道我每年鐵定會去動漫節,所以想去的都會邀我一起去。回想過去曾共赴動漫節的朋友,有些變成老朋友了,有些成為了過客,老套說句,的確是十年人事幾番新。歲月浮沉,或者明年又會以另一番心境前往動漫節,未來的事無人知曉。文章標題驟看負面,其實也不是要彈劾什麼,只是一時感觸罷了。

熱情的褪減,由發現、面對到接受,過程中的每一個階段都不好受,掙扎、重拾、糾結,終歸撲空。借中大中文系教授樊善標《巡迴的馬戲團》內對迎新營的評述以形容我的心境:

「昨天仍是千真萬確的事實,一吹就變成今夜寂寞的風。於是,有些人期待明年馬戲團再度來臨,但一再經歷真幻的轉化後,企盼往往就變成了鄙夷。

距離最後一次參加迎新營快七年了,偏激的想法有了修正,或者應該說,不再特別關心了,因此記憶漸漸模糊,什麼都沒有所謂。[…]營中的熱鬧不必說成偽裝,營後的平淡也不過是另一種真實。畢竟也有人能夠把營中的心情保留下來,哪怕只是絲絲點點。」

今年在灣仔工作,每天上班都見盡等待進場玩樂/cosplay的小伙子,祈盼動漫節一年比一年精彩,繼續締造年輕人的青春回憶。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八十後,喜歡動漫、攝影、行山、閱讀和寫作。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