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談老師這工作

又談老師這工作

上星期日(7月26日)903國民教育邀請了兩位合約教師接受訪問。兩位老師是畢業一兩年的年青男老師,都任教體育科,據主持人健吾說兩位氣宇軒昂,可以考慮轉行做健身教練。

健吾說了一句:說服他們轉行,其實是否做了一件好事?

近日因為有年青老師因為找不到教席而自尋短見,引發起社會對「合約教師」的關心。但是別忘了香港人是善忘的,港大事件已經掩蓋了鉛水事件、合約教師、校園墮樓死因存疑的小學生,彷彿都在被淡忘之中⋯⋯

一校兩制

節目中兩位老師談到合約制度,大概和大家(即是同行)認知的一樣。許多學校,因為上一輩(或兩輩)的資深老師是長約的,學校不能辭退他們,即使這些早入行的老師工作能力不足,或是不適合從事教學工作,但因為學校不能辭退他們,只好安排他們做一些相對地「投閒置散」的工作。而實際的工作,都落在合約教師身上。

有一年因為找不到教席,斷斷續續做代課,一年去了幾所學校,也算是幸運吧!總好過全無收入。其中一所學校,有幾位「大叔」同事,每天早上就開始「城市論壇」,準時四點十五分離開。後來,和一些同事混熟了以後,才知道其中一位大叔同事,曾試過教 A-level 全班 0 合格,於是,學校只安排他教低班。未知是壯志未酬,還是心灰意冷,他們的工作態度變了得過且過,少做少錯。

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許多時候,管理層為了易於管理,減少製造麻煩,總會把「重任」交給合約老師,例如成績、行為有問題的班級,許多時候都不會安排給上述那一類的資深老師。因為合約老師相對比較年輕,仍有拼勁熱誠,為了爭取續約機會,會爭取表現,於是乎,許許多多的難題,都落在年資較淺的合約老師身上。

爭取收生,無所不用其技

其中一位老師說,他有朋友在北區任教,星期六早上要到關口接過關的學生,到學校參與活動。這位負責接送的同事並沒有負責這批學生參與的課外活動,但因為這是「學校的事」,被指派這樣的工作,還是得去做。

為了爭取收生,學校無所不用其技。結果,苦了一班老師!

老師不是應該「傳道、授業、解惑」、專心教學、關心學生成長?為什麼現在的老師要兼顧接送、推銷學校?

共同備課?

兩位老師還談到「共同備課」這件事,這一點或許行外朋友未必知道。學校總要求全級各班進度相約,教學內容相同。其中一位老師指出,有時自己出一張工作紙給自己班同學,其他班老師就會很不安,跟他要這張工作紙。

要求「進度相約,教學內容相同」在直資、私校最為嚴重。始終家長有交真金白銀給學校,總要確保孩子受到「公平」對待。該位老師說,既然要這樣「每班相同」其實不需要多位老師,由一位老師任教,其他班看錄影不就行了?

我極為同意。家長只知道所謂「公平」,卻不知道每位老師有不同的教學方式,每班,甚致每位同學都是不一樣的,如何能夠在教學上做到「相同」?

即使同一位老師,同一篇教學內容,在不同的兩班任教,表達方法也會有點不同,因為要按同學的能力、興趣、當時狀態等等稍有調整。要求「相同」是否有點不設實際?

說到這一點,有時也有點上火。我會跟據自己任教班級能力、特性去設計不同活動或工作紙,但總是變成「被抄襲」對象,因為要全級「相同」嘛!同事們總有大條道理跟我要教材。如果是你來我往,其實互相協作學習是沒所謂的。可惜的是有的同事只會抄出版社的資料,工作紙千篇一律,或是都是「不可能的任務」,即使他們善意分享,其實也總是用不著!(我知我有點小器啦~但長年累月下來,總會有心理不平衡的時候)

家長投訴

節目中提到,學校很怕家長投訴。投訴,在教育界變了一種文化。

特別直資、私校,交學費的家長,基本上就是客戶。對老師教學不滿意,家長向學校投訴。對老師批改不滿意,家長向學校投訴。甚致,對於老師給予的操行分不滿意,家長也向學校投訴。

家長投訴像計時炸彈,但你永遠不會知道這個炸彈因為什麼事,會在什麼時候爆炸。而最恐怖的是,家長有什麼不滿,動不動先去「高層」,小事化大,動輒會導致一場風暴!

需知道學校同樣存在辦公室政治,黨派之爭。家長有不滿,往往不是聯絡當事老師,而是直接聯絡副校長、校長之類。大多數情況下,高層會將「投訴」給予科主任,由科主任和該老師直接商談處理。

然而,如果不幸地,這個越級投訴的對像是高層有意見的老師,或是黨派之爭中和高層不同派別的老師,這一個「投訴」對該名老師就會變成一個災禍。

於是,老師又要花時間,心力去和高層斡旋(遇上不咬弦、有過節的高層更慘)。其實,一開始家長直接聯絡老師先了解事情,可以避免許多不必要的辦公室政治,直接處理事情,省卻時間和老師的心力。如果老師不處理,再向高層反映也不遲。

家長一個電話或電郵當然容易,但家長希望老師多花心力在教學和學生之上?還是在辦公室政治中?

正能量

兩位受訪老師均表示,和學生的互動會帶來滿足感。學生由不懂,經過老師教學後學會,老師會有成功感。其中一位老師分享,有次學生課堂上偷偷畫畫,給他訓了幾句,下課後,學生把畫拿給他,跟他說是畫他上課的樣子,還問他畫得像不像。這位老師說這件小事,會讓他開心一天。

這兩位老師都是有心教學的,只是不知道他們的熱誠在這個不知所謂的制度下還能維持多久。又或者說,他們的合約教席,還能維持多久⋯⋯

 

作者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自認文青,教育服務從業員,相信教人比教書重要。支持動物權益、本地小店、公平貿易、推廣環保。為人八卦,能產生「感動」的事物都會寫,同時是不折不扣的狗奴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