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3 鉛的城市

童話#3 鉛的城市

那個主婦在一個尋常不過的早上拿起水杯時,絕想不到這將會改寫一座城市的命運。

她拿起杯子,喝一口水,覺得有點怪味,慬慎地拉開自己與杯璃杯的距離,觀察陽光照射下在水底折射出奇妙光澤的微粒。

她說,「是鉛,」

人們自世界各地鋒擁至這座城市。這本是個乾癟的城市,人們喜歡帳面、數字與一切虛幻的東西,高樓大厦平地而起,一些灰塵和人被掃進陰暗的後巷,沒有人在意。現在她忽然立體膨脹起來,吸了水的面包般豐滿,淘鉛者沿著鉛水流動的方向築起大厦、唐樓、劏房、貧民窟、工廠、家庭工廠,彎曲的河道像血管,凡流經之處必有生命孳生,填滿蒼白的地域。人們為從天而降的財富歡呼,讚頌偉大的鉛。

這般榮景並非全無陣痛。淘鉛的新移民與當地居民多有衝突,人口爆增使治安惡化,慈悲的牧師在街頭聲嘶力竭地叫喊新移民也是城市一份子,有權接受福利,沒有人理會。城市的統治者為了維持治安重金購入警犬,那是既暴烈又纖細,體內兩種極端本性處於永恆的衝突與調和中並因而魅力無窮的神話動物,暴戻時足以咬死三十個人,脆弱時卻連一聲口哨也可使牠倒下,碰到棉花也會受傷。

這座亂哄哄的城市便在統治者與警犬的操持下發蹟,暴力與財富源源不絕,土地、房產、股市節節上升,寸金尺土,寸土尺金,一夜暴富與一夜間家破人亡的都市傳說從不止竭…… 就在財富的浪潮下,不幸的事情發生了:統治者的妻子產下一子。統治者進入產房時,甫生產的妻子瞪著驚惶的雙目,踡縮在產床的邊緣,她遠離的產床中心擺著一個浴在血污中的新生兒,拖著一條豬尾巴。

第二天,全城報刊以頭條報導統治者喜獲麟兒,還擁有高貴的豬尾巴。內文引述醫生作證只有帶有豬尾巴的人才是高貴的天生統治者。

接下來,拖著豬尾巴的孩子緣緣不絕地出生,有些直到多年以後才被發現尾椎骨上黏著假尾巴。第一批豬尾巴寶寶進小學時,政府宣佈全城禁車一天,以免車輛撞到這批珍貴的未來統治者;他們高中畢業時,政府送給每人一套房子;他們大學畢業時(不要懷疑,他們當然全都能進大學),從衰老的上一代手中接過這座城市的統治權。他們加倍地熱愛鉛,歌頌鉛,沒有鉛,便沒有他們高貴的象徵;正義女神的石像被撤下,換成鉛雕的女神像,他們每週與警犬一同站在女神面前,審判有罪的人。他們不知道女神的蒙眼布下只是兩只空洞的眼眶,鉛眼球早被刎出,熔成鉛塊,換回鈔票,進入不知道誰的錢包裹。

終於來到這麼一天,在豬尾巴世代日漸茁壯中,整個最高統治層中,只剩下唯一一位沒有豬尾巴的老人。豬尾巴統治者們熱烈慶賀新世代的到來,宣佈從今天開始,全城人民可無限制地飲用珍貴的鉛水。人們熱烈地上街慶祝,舉行最盛大的祭典,卻神秘地失去判斷力,鐵馬與圍欄凌空飛起,行人路與馬路從界線模糊變成合為一體,精神錯亂的人們湧入馬路,驚恐的司機只能驅車穿越人群,車後留下一長串鮮血印下的車輪軌跡;男人們看見四肢伸延長出鉛塊,以為自己力大無窮以致能舉起鐵馬,成批的男人在鐵欄前力竭而死;女人們變得癡呆淫蕩,癡笑著用胸脯蹭著陌生人求歡,一批批的少女以襲擊罪被送入監窂;老人脫去所有衣服,以嬰孩之姿倒臥地上,裝成活著的屍體,深信死去的生靈會帶走自己;孩童在天台玩跳房子,看見自己長出翅膀,課室內的老師校長透過窗戶看見窗外的孩子一個個自頂樓墮下,只是勉力微笑,編織童話,以唱童謠的聲調告訴坐在課室內的孩子,天使會接管跳樓的兒童。

警犬在街撕扯男人的肉塊,強姦女人,有些天主教徒一想到此舉將鼓吹同性戀風氣,便憂心如焚;城市開始失憶,被告不知道自己犯了甚麼罪,原告忘記自己控告了誰,法庭每天在原告席懸空的情況下開庭,法官找不到原告只好判被告有罪,要簽刑期時卻找不到自己的筆;自閉症患者成為城中最賢明的人,因為所有人都忘記了人類的語言,以野獸的嘶吼溝通,唯有他們藉由 echoliaia 保留遠古時代高雅的單詞,這也不幸使他們成為被告失縱、或原告記不起被告是誰時的替罪羔羊,因為他們是唯一一群能以人的字句給口供的市民;無人管束的青少年成為城中最高興也是唯一高興的一群人,城市貿易中斷,再也沒有白紙,整座城市都變成他們的畫板,奇異的繪畫遍地滋生,他們以粉筆、原子筆、含鉛的鉛筆、不含鉛的鉛筆、眉筆、眼錢筆、唇膏、蕃茄醬、活人的鮮血,畫在教堂的石牆、馬路的水泥地、課室的黑板、立法會的玻璃窗、彼此的身體、死人的骨頭上。警犬總能以靈敏的嗅覺,追蹤出不善管教家中青少年的父母並處死,那些留在牆上的筆跡,卻怎麼擦也擦不掉。

城市陷入崩潰邊緣,無人看管的土地上長出菠蘿,在暑熱的亞熱帶天氣下,無人修剪,吸取地上紙皮的養分,結出豐碩的果實,無人收割,熟至爛透的菠蘿輕輕一踩就會爆炸,爆出香甜的果汁,城市變得很甜;甜味在襖熱的天氣下變成腐爛的氣味,再變成酒精的氣味,荒廢的城市凹凸不平,裹面有一窪窪淺淺的菠蘿酒。

但城市還沒有完蛋--直到大雨以毀滅一切的姿態下了三天後,身為城市中唯一神智清明的人--他們一直飲用外國空運來的礦泉水--統治者們才知道這座瘋狂的城市完了。大雨毀掉鉛水的起點,毀滅城市的財富之源。他們在水鄉澤國中召開秘密會議,望向泊在門外的方舟,裹面放著美國護照及瑞士銀行戶口簿,多年以來鉛帶來的財富盡在其中。帶著這批種子及自己優秀的基因,他們將航向新世界,生下更多拖著豬尾巴的孩子,建造另一座城市。於是他們一個一個,懷著對故鄉的繾戀之情與對新大陸的雄心壯志,列隊走向門外的方舟,只留下唯一一個沒有豬尾巴的統治者。

城市中的倖存者抬頭,在漂浮的鐵馬與鐵欄中,看見一群拖著豬尾巴的人依次投海。他們不以為意,認為一切皆為幻覺,繼續低頭舔舐地上的酒,在無政府的樂園裹酩町大醉。

三天以後,彈盡糧絕的警犬找到秘密會議之處,破門而入,嘶咬最後一名統治者的咽喉,吮吸他的骨髓,直到打破他的頭蓋骨,才發現他長了副豬腦袋。

 

PS Reference:

1. 2015年香港住宅食水重金屬超標事件
2. 遊行期間向輔警吹口哨 地盤工襲警罪成
3. 新聞片證無擲鐵馬 工人脫罪 「唔使俾人屈,一身鬆晒」
4. Benz高速衝向旺角亞皆老街人群
5. 朱經緯論:警棍打人係手臂延伸
6. 以胸襲警 吳麗英囚3個月15日
7. 2015年劍橋護老院虐老風波
8. 2013年基真小學女生墮樓慘劇
9.目擊者證警脅女生:再嘈捉你返差館強姦
10. 明光社:婚姻平權真的沒有界限嗎?
11. 「無業漢阮金正(54歲)在今年3月元朗反水貨客示威中,踢一名不知名警員小腿兩下,裁定襲警罪成,昨判監4個月。阮透過代表律師申請保釋等候上訴獲批,律師稱上訴勝訴機會大,因受襲警員從未出現,定罪不穩妥。」(以胸襲警罪成候懲 反水客女被告 新聞片證遭警推跌

13. Echolalia (日文叫反響言語,好型)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最喜歡的歷史事件是哥倫布大交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