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 #4 在深夜球場遇上蘇格踢底

童話 #4 在深夜球場遇上蘇格踢底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熱愛足球的少年,每天清晨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練球。雖然他每日苦練球技,出賽的記綠卻仍是平平。他的足球沈默了好久,直到有一天,終於忍不住開腔。

足球說:「孩子啊,你每天都那麼努力練球,出賽成績卻不亮麗,你有想過這是甚麼原因嗎?」

少年問:「是因為我還不夠努力嗎?」

「你已經很努力了。但是,做事最重要的,是方法。你認為球隊勝利的關鍵在哪裹呢?」

「是攻無不克、無人能擋的前鋒嗎?」

「不是。」

「是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的守門員嗎?」

「不是。」

「是大腿緊實、裙擺僅僅蓋得住屁股的啦啦隊員嗎?」

「不是。」足球一臉凝重地搖動球體:「現在,我要告訴你一件很重要的事,你要用心記住,」足球鄭重地說:

「球隊勝利的關鍵,在於龍門移動的路徑。」

「球隊勝利的關鍵,在於龍門移動的路徑。」少年若有所思地複述一遍。

「你的龍門,是整場比賽中最脆弱的地方。任由他留在對方的射程範圍內,是非常危險的。你應該永遠注意你的龍門,並使他與敵隊保持恰當距離。」

少年的背後出現一座懸峽,洶湧的浪潮拍擊著崢嶸的石崖。足球的建議突破了他多年以來的盲點,使他對足球的認知出現典範轉移。他回答:「你說得很對。可是,萬一敵隊還是入球了嗎?我該怎麼辦?」

「很簡單。如果他們入球時,你的龍門不在中央,你就說他們的射球軌跡過於偏激,為了回歸中立持平,球證應該把球放回場中央,從頭來過。如果他們入球時,你的龍門在中央,你就各打五十大板,例如說這一球不光是他們的功勞,也靠你的守門員讓出一個身位,所以這球是你們通力合作的成果。更重要的是,球門位於你的土地上!當今有甚麼功勞比提供場地更可敬呢?由於這些原因,這一球不被解讀成 1 : 0,而變成 0.4 : 0.6,才是合理的。」

「萬一敵隊不接受呢?」

「你就指責他們這樣做意圖撕裂族群,痛心地反問他們:球賽應為友誼第一,比賽第二,龍門表面上屬於某一隊,但歸根結底還不是屬於大家的?如此堅持,難道不是在分化球場嗎?然後表示願意讓步把比數改成 0.5 : 0.5,這時他們若再不接受,就會被觀眾指責為不近人情了。」

少年恍然大悟地點頭,足球語重心長地說:「然而,隨心所欲地移動自己的龍門,只是關鍵的第一步。接下來,你得移動對方的龍門。」

「移動對方的龍門。」少年小心翼翼地複述一遍,感受當中蘊藏的無窮智慧。

「當然,物理上,移動對方的龍門是不可能的。但是你可以當新定義龍門。」

「重新定義…..」少年深思著龍門還能有甚麼意義。

「足球是人造的遊戲。龍門屬於人造規則的一部份。足球規則並沒有國際標準,美國有美國特色的美式足球,龍門也沒有國際標準,只有適合自己的龍門才是好龍門。難道只有一個長方型的框架才算龍門嗎?這個世界是虛幻的,意義也只是人所賦予的神話,難道把球踢進中線後方,就不算進龍門了嗎?這種定義太狹窄了。」

「等等!」少年難得打斷足球的話:「為甚麼對友隊和對自己的標準不太一樣呢?」

足球自信地微笑:「這個叫在龍門問題上搬動後設的龍門。」

「噢……」少年沒受過哲學訓練,不由得慚愧得低下了頭。「可是裁判會怎麼說呢?」

「傻孩子!你要收買裁判呀!裁判,球證,旁證都是你的人,這樣別人還怎麼跟你鬥呢?」

「可是觀眾會怎麼說呢?」

「傻孩子!你知道觀眾甚麼時候最寬容嗎?」

「星期五的晚上?」

「觀眾面對公權力時最寬容了!你只要買個國際足球協會、政協之類的頭銜,他們就會像看到陽具般崇拜你,為你歡呼喝采。」

少年悟道了。他不再每日清晨起床練球,而是披星戴月地工作以存錢買六合彩,祈望有朝一日發財後能當上巴基斯坦博士,屆時再一圓足球夢。一個假日他忍不住撫摸蒙塵的足球,咬一咬牙,還是跑去了球場。他以胸頂球射門時被警察以襲擊足球罪拘捕。

被拘留三日後,他因玩躲貓貓而不幸身亡。由於他還沒有當上博士,所以沒有人為他惋惜。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最喜歡的歷史事件是哥倫布大交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