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 國際笑話之都

香港 — 國際笑話之都

警方高調的圍剿 Uber 總部,將人家辦公室當作賊竇淫窟一樣,拉人封鋪。又將人家手提電腦充公,然後恍如毒品、槍械等罪證一樣,向記者展示。這樣的舉措,似乎是要把多個月的頹氣一洗,亦正好掩飾一下近來對電話騙案束手無策、佔中案件口供出問題等事件。威風戚戚地高調執法,卻換來近乎一面倒的喝倒采,批評當局扼殺創意,過分維護過時及缺乏競爭性的的士業界。

由今次的 Uber 事件、斬樹滅門慘案、灣仔同德大押保育無力、西環地標牛牛招牌被拆等等,我們可以見到政府當局已經和市民,尢其是年輕一代的意志完全脫節。管理一個城市需要的是創意和對市民的敏感度。今時今日的香港官僚,就好像仍然生活在殖民年代一樣,繼承着早年港英政府的「愚民」態度。筆者曾經聽說,在年前反國教示威當中,有些政府部門的官員,在政府總部的辦公室中,以高高在上的姿態取笑示威的群眾。他們的態度,就好像是覺得市民都是愚昧和無知的人,需要政府的教育和管理。例如所謂的「青年事務委員會」,並不是主持青年事務,而是管理和整治年青人的委員會。這樣的家長式心態,就直接令今日的政府,一次又一次地作出反智和笨拙的決定和政策。

今日的社會,由於社交媒體的發展,已經成為了一個多變和多元的群體。情況就好像日本動話「攻殼機動隊」中,「Stand Alone Complex」的社會狀態(巧合的是動畫參考了香港的城市面貌作為場景設定)。由於個體所接受的資訊來自同樣的媒體。他們的行為和反應都會自然地變得一模一樣,自發地形成一個有機群體,誘發出一致的集體行為。而過程中並沒有任何的個體作為領袖去領導或鼓吹這些行為。幾年前已經開始由討論,怎樣的市政當局才能更有效的管理這樣的城市。得出的結論是負責的市政辦公室必須要有好像網絡一樣的彈性和靈敏度。辦公的場所和設計工作室將會十分近似。工作人員需要不停的和其他人討論和接收信息,以確保市政當局的決策緊貼市民的集體意治。公務員朝九晚五的生活將會成為過去。他們需要無時無刻的緊貼城市的節奏,才能夠更快的對社會氣氛和事件作出反應。

從近日事件中可以見到,傳統的城市管理和市政系統,已經完全跟不上今時今日的社會風氣和節奏。政府口口聲聲要發展創意產業、聰明城市。宏大的計劃由老土、過時的官僚體系執行,就只會落得一次又一次的反智和出醜。國際媒體似乎亦意識到現屆政府貽笑大方,於是將鏡頭對準香港,對於這些事件的反應都十分敏銳。香港已經成為盛產國際笑話之都,丟架丟到出大西洋。真正破壞香港名聲的人,正是那些不思進取、封建守舊的香港官僚。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討厭建築,所以寫建築。 主事研究組織 Domestic Future Group(DFG),探討香港建築何去何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