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是何韻詩

我們都是何韻詩

早前到灣仔伊館欣賞何韻詩的<十八種香港>演唱會。

聞說何韻詩曾入紙申請於紅館演出被拒,故改在伊館舉行。一如所料,沒有機關,沒有dancers,沒有華衣美服,沒有濃妝艷抺。場地所限,舞台狹小,但整個設計卻顯得很骨子,很雅緻。不知怎的,我竟然想起一篇差不多二十年前讀過的古文《陋室銘》:「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舞台不大有何干?舞衣不華有何礙?一個迎風獨立的何韻詩就足夠壓場有餘了。

沒有大財團贊助,沒有大公司撐腰,可以想像籌備是次演唱會的困難和壓力,但何韻詩和她的團隊仍然硬闖過去。觀眾亦以行動、時間、掌聲、真金白銀去支持這班理念和自己相同的人。購票入場觀賞是次演唱會並不是一個普通的、一買一賣的消費舉動,而是想透過此方式去表達對這群音樂人、製作人的認同,內裏包含著一份渴望他們成功的著急及期許。就像Factwire的眾籌活動,與別的慈善募捐不一樣,大家就是想藉支持他們而實踐自己的理念,因此很多人除捐款之外,還會協助Factwire宣傳,還會不斷關心籌款額達標沒有。

所以別以為入場欣賞<十八種香港>的觀眾是一群只懂追星的尋常樂迷,單單渴求兩三個小時的官能刺激及精神亢奮。我們這群人的水準不低,要求亦很高,但深感何韻詩可以滿足我們。當然,她也沒有把觀眾看輕,將大量訊息融入演唱會供我們思考和消化。相信每位觀眾接收到的訊息也不一樣,於我而言,整個演唱會給我最深印象的是一種與世界逆行的感覺:你造假?我求真;你愛大?我寧小;你講究門面?我注重內涵;你要衝出宇宙?我揀回歸本土。當一個人的精神修為去到相當層次的時後,他/她已不再需要依靠所謂與世界或名人接軌去肯定自己——這就是今時今日的何韻詩。我亦期盼這是香港的走向,不是說要閉關鎖港,不是說要全香港人不食人間煙火,打坐煉仙,但當某某人士或某某團體不斷介定、不斷宣揚、不斷強調一個社會、一間機構、一位學者、一名歌手、甚至一個小孩「正常」和「成功」之標準的時候,我們有否想過何解會得出這個標準,我們又何解要跟從這個標準生活(或更準確「生存」)?

我知香港需要何韻詩,但香港豈只一個何韻詩?香港又豈可只得一個何韻詩?吳曉東就是傳媒界的何韻詩,歐耀佳就是醫學界的何韻詩,陳文敏就是高等教育界的何韻詩⋯⋯雖然近年香港風雨飄搖,烏煙瘴氣,但你會發覺還有一群人「耿耿於懷」香港的現況,「念念不忘」香港的歷史,所以頂住壓力,「留一口氣,點一盞燈」,希望「有燈就有人」,希望「必有迴響」,希望把香港力挽狂瀾於既倒之中。生於亂世,有種責任的不獨是何韻詩,生於亂世,人人都是何韻詩。

最後,謝謝何韻詩和她的團隊,亦謝謝毛記電視和那幾位沒有因自我審查而避席的嘉賓。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不甘只在夏愨道絮絮的唸著天祐我城的八十後,毅然執起筆桿,為時代留半頁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