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嚟」嘅香港大革命 — 為重光香港民族做足準備

未「來/嚟」嘅香港大革命 — 為重光香港民族做足準備

8月30號,係我哋香港人脫日重光嘅紀念日;8月31號,係共匪存心呃香港人嘅羞辱日子,亦係我哋喱一代香港人認清殘酷事實,奮起革命、重奪民主嘅依據。一年過去,今日港人依舊生活喺共匪魔掌陰霾之下,重光嘅日子似乎遙遙無期。我哋喱一代香港人可唔可以好似昔日奮勇抗敵、無懼死亡嘅戰士噉保衞香港呢?可唔可以好似之前咁勇走出嚟革命,超越上年而一鼓作氣、排除萬難,再一次重光我哋嘅屋企「香港」呢?

搵出路同掘頭路

雨傘革命慘敗之後,我哋一班土生土長嘅本土港人,即使心傷得流住血、傷痕累累,都仲堅持住去搵出路,嘗試幫遮革後灰心迷茫嘅港人,提供小小曙光,燃點星火--發起多次抗爭,光復社區、趕走蠻賊;捍衛本土小販謀生嘅權利、保留本土飲食生活文化;反對「大媽」污染市容、製造噪音、阻街賣淫,阻止大陸劣質生活荼毒香港。搶返網絡輿論話語權,阻止人蛇寄生窩藏、維護本地學童權益;叫港人多啲關注三跑、高鐵、鉛水、粵語、普教中、電車、大樹保育、歷史古蹟、兒童色情刊物等等政改以外嘅重要社會議題;淘汰維穩思想、差劣評論、把持專欄嘅守舊傳媒同紙媒(老屎忽)。

但係,一個又一個議題攞唔到成果,一個又一個義士畀黑警打、無辜坐監,日日聽到一浪接一浪嘅荒謬事件,睇住身邊一個又一個偽善港豬吃喝玩樂。喱班每日為香港焦急繃緊、付出時間心力嘅港人,總係徘徊住絕望、孤獨、又振作嘅忐忑浮沉,逐漸覺得力不從心,希望越嚟越渺茫,火光亦都就嚟燒盡,甚至燒埋自己。

比較遮革同後續抗爭嘅分別

我都身同感受,覺得我哋畀太多大小議題牽扯住我哋所有嘅心神精力,逼住要同時兼顧多條戰線,而屢戰屢敗更加係消磨我哋僅餘嘅意志,怒氣同激昂都慢慢變得消沉無力,令我哋失去咗動力同焦點。我希望略為描述一吓遮革到多個議題抗爭嘅落差變化。

雨傘革命係直接挑戰同撼動港共政權,劍指統領政府所有部門嘅最高權力核心--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特首),以超越港共政權嘅法律框架,大規模不合作抗爭嘅公民抗命,用嚟脅迫政權必須畀全港人民自主決定一位屬於港人、以民為本嘅本土領袖治理香港。隨之而嚟嘅阻礙,就係港共政權用嚟打壓港人嘅政治武器--無腦又埋沒良知嘅暴力黑警,同埋一樣無腦又貪錢嘅暴力藍屍。

遮革之後各項議題嘅爭取,就係挑戰政府所有部門、抗衡縱容同加速香港倒退嘅劣民同團體;主要以二三百人嘅流動示威抗爭,同街站、網絡輿論壓力兩大路線嚟向上面提嘅對象施壓,由港人自己驅動社會改善唔同議題,同埋叫醒大家關心社會嘅意識;抗爭手法就係根據法律所畀嘅權利,最多都係斟酌合唔合法嘅灰色地帶。所面對嘅阻礙,就係專門服侍大陸人嘅黑警、逢本土必反嘅土共五毛,仲有唔甘心被淘汰而眼紅割蓆篤灰嘅政棍左膠。

遮革與後續抗爭嘅落差分析

睇返前面(雨傘革命)同後面(針對各項議題)比較嘅落差,或者可以提示我哋一班依然深愛香港、身土不二嘅香港人,有更清晰嘅抗爭焦點同重燃動力。首先,「革新對象」由港共政權轉移到各個政府部門同私人團體,由挑戰成個權威認受性,弱化成追究某個部門團體嘅責任(警察、食環、機管局、醫管局、屋宇署、入境處、教育局、港鐵等等);只要各部門敷衍塞責、沉默唔出聲,或者求其推某啲人出嚟認錯就可以不了了之嘞。

第二,「抗爭手法」原初係因為港共政權唔遵守自己所定立嘅規則(承諾廣泛代表性嘅特首普選方法),港人於是跳出政府預設嘅法律規則框架,用出其不意嘅另類抗衡手法,同佢勢均力敵噉鬥。依家竟然變返跟從對手設定嘅遊戲規則,喺制度、法律之內爭取,最後對手就利用法律嘅理據,刻意針對同打壓抗爭者(如反告被非禮嘅、未判就還押)。意義嚟講,當我哋仲係跟對手規則嚟抗爭嘅話,喱個係間接認同佢嘅權威,鬥嘅姿態就淪為莊閒嘅分別。

第三,「抗擊嘅對手」慢慢由擊退黑警、保住領地用嚟直接動搖政權管治威信,轉移為反走私、反大媽嘅時候專門同警賊交戰,甚至由警民衝突淪為同藍屍二打六糾纏、聲討政棍左膠。目的嚟講,抗擊黑警係為咗擊敗佢哋背後主使嘅暴政,而唔係報仇私怨行先,將焦點轉移喺黑警、藍屍身上,否則即使有時打敗黑警、藍屍,都唔見得可以動搖政權,只會淨係民同民打。規格嚟講,對抗黑警都可以講得上挑戰政權合理性嘅,但係慢慢變成同藍屍、爛仔、文盲打嘅話,仲有同政棍左膠鬧交,就未免大材小用,晒力氣喺泥漿糾纏嘞。

第四,「抗爭心態」由高漲變成平淡。遮革期間,香港人戰意高漲,不停諗又試好多直接抗爭嘅行動,學習同好想做到外國級數嘅勇武抗爭;為咗即刻贏到抗爭成果,好快培養同甦醒出港人求生嘅原始野性同勇悍武風,不斷改進我哋嘅戰鬥裝備同方式。但係,遮革後反走私、反大媽等等嘅抗爭,雖然曾經延續、仲加強咗港人勇武抗爭嘅膽量同實踐,可惜勢孤力弱、程度成長慢,又加上心力交瘁,以致成本太高,難以繼續;仲有,港人三分鐘熱度,又淨係鍾意形象好睇嘅藝術快樂抗爭。搞到抗爭者無奈掉低裝甲戰意,唯有由輿論壓力同意識培育入手,關注唔同嘅社會議題;日子耐咗,我哋再次傾側喺理性論述、得個講字,少咗訓練、慣咗安逸,開始唔記得當日戰意高昂嘅勇悍武風喇。

徹底革命嘅必要:唔好走回頭路

我嘗試拎雨傘革命之前、發生同後續抗爭嘅情況嚟講。我哋諗返,大型佔領嘅公民抗命概念,係源於港人多年嚟透過議會法制,爭取民主普選制度(好似七一遊行)同各項民生議題唔成功(好似反對新界東北發展),令到關切香港民主發展嘅知識學者、政客議員,終於明白到繼續乖乖地合法爭取係永遠唔可能實現香港民主嘅,所以就參考美國佔領華爾街嘅不合作抗爭方式,提出另類又違法嘅抗爭路向--「佔領中環」,直接對準政改普選喱個重要議題,期望成功之後就可以由上而下,處理同解決社會各項大小民生議題。即使佔中最後並冇發生,但喱個概念的確鼓舞咗好多知識分子同香港人,於是用罷課、佔據馬路,促成咗雨傘革命。

噉樣講嘅話,我哋港人早就認清殘酷真相,明白喺法制內爭取唔同民生議題都好難贏到成果,只能夠用違法而有力嘅另類方式直接對準同重奪最高權力核心,先可以逐個攞返應有嘅民生福利。可惜嘅係,遮革失敗過後,我哋一方面期望再次全面撼動成個政權,但又一方面用咗太多心神精力轉而喺法制內爭取唔同民生議題;好明顯,各個大小議題決定喺暴政手裡面,最後我哋自然處處碰壁,失敗居多。換句說話講,我哋竟然係走緊回頭路,甚至因為乖乖地合法爭取同理智論述而慢慢失去咗戰意同勇氣,恐怕好難再次行出撼動暴政嘅一步。

兼顧大小抗爭,分配抗爭比重

當然喇,我梗係同樣重視關心政改以外其他重要嘅社會民生議題,但係一定要考慮到政治現實同認清焦點,唯一可以爭取香港民主嘅方法,各位香港人都心知肚明,就係「革命」,再冇其他捷徑。所以,我期望我哋喱一代香港人,可以平衡一吓心神精力,唔同社會民生議題固然需要關注同爭取,但唔好投入過多力量同期望,更加應該捉緊時間,好好噉預備點樣發動同實踐一場只有成功嘅真正「香港民族革命」。

我哋喱一代香港人可唔可以好似昔日奮勇抗敵、無懼死亡嘅戰士噉保衞香港呢?我哋可唔可以好似之前咁勇走出嚟革命,超越上年而一鼓作氣、排除萬難,再一次重光我哋嘅屋企「香港」呢?我相信,我可以!

 

文/正鳴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

「一弦筆發」由四個年青人組成,志以文章月旦世事、針砭時弊,偶爾漫談風月、細說紅塵。我們惟共願效法魯迅先生,盡力吶喊,於港運傾頹之時,竭力前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