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中秋

那些年的中秋

小時候我住在大坑,每年中秋那兒都會舞火龍。那時候的大坑沒有現在的酒吧和餐廳,四週就是士多、文具店、車房、魚蛋粉檔這些,平時出入的只有區內居民,很幽靜的。到中秋那幾晚,浣紗街一帶都聚滿看舞火龍的人羣。我那時個子小,我爸就把我背到肩上,在人堆中,在一個一個的頭殼叢裡,守候着火龍出現。到火龍現身過來,我遙遙的看着它在不遠處舞動,心裡對這頭怪獸總是有點害怕。火龍經過時,冒着火,噴着煙,我在爸肩上,看得清楚,份外動魄驚心。後來,我家搬離了大坑,我就再沒有在中秋日子回去過,這麼多年,也沒有再看過舞火龍了。

往後這麼多年,我都住在灣仔。有好些年的中秋,家裡吃過中秋飯,一家四口便走到家樓下的公園慶節。中秋飯沒甚麼特別,飯後會吃楊桃、林柿和月餅。那時沒有冰皮月餅,吃的都是傳統蓮蓉蛋黃月,製作用豬油,多麼好吃。幾年後,市面出現了白蓮蓉月餅,而製餅原料又改用了植物油,說是比較健康。

屋企樓下的公園有個小池塘,塘上有個小涼亭。在亭中,我們看着塘上點點燭光。人們摺了紙船,然後在船上點了蠟燭,放到塘上。塘邊,有父母帶着小孩在玩蠟燭,野餐巾鋪在地上,有月餅有水果。說是賞月,但月亮經常被遮蔽在高樓大厦的身影後。我們會玩燈籠,燈籠我們有買過幾種,其中一種是大大的用玻璃紙和竹枝製作,內裡可以點蠟燭又或是為安全計,縛一個小燈泡。灣仔那時有家老文具店,每逢中秋門口便掛着許多應節燈籠,有麒麟鳳凰,又有飛機火箭和白兔。另外一種是那些在超市或老式玩具店買到的入電池燈籠。膠手柄連着電線接着個小叮噹,又或是只小兔子。我記得我有只小熊。第三種是不會發光的,是那些老餅家會賣的膠豬籠。塑着膠花,內裡盛着個豬仔餅,吊着紅絮,一個一個掛在架上。

家樓下的公園後來荒廢了,再過幾年就被拆缷,現在被改建成個被保安經常注視着的空曠廣場。沒有人會到那兒賞月慶節。

有些年,我們中秋會過個海到尖東逛一下。從尖沙咀天星碼頭,濱着海傍一路走,沿路有拿着燈籠的,有握着熒光棒的。熒光棒沿途有售,有黄綠紅藍四色,有硬挷挷的也有能扭曲的。我總是買綠色的,貪它夠亮。那時尖沙咀海濱沒有星光大道,沒甚麼太多說北方語言的遊客,現在就當然是另一個光景了。

我記得,那時回到家裡,到全家都睡了,熄了燈,漆黑中那熒光棒仍然發着微弱的光。

我寫這些也沒有真的想要表達甚麼,只是這幾天想起了兒時有關中秋時節的軼事。人愈大,對於節慶都沒有甚麼特別感覺,也愈來愈少慶祝。

人和月都沒那麽容易團圓。長大了,就是這樣吧。

 

圖: daliulian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