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聖節靈幻系列》– 別來無恙?

《萬聖節靈幻系列》– 別來無恙?

第一章 – 未讀訊息

「你想我怎樣,我都可以改啊……」女人在 Viber 的另一端,哭著向男人苦苦哀求。

「我覺得這樣子很累。我最近有多忙,妳是知道的,妳常常這樣突然打電話來,真的很煩……」面對女友阿儀幾近崩潰的情緒,阿傑明顯早已習以為常,甚至有備而來。

「對不起,對不起……是我不好,我不應該打擾你工作。不打電話,以後我們就只 WhatsApp 好不好?如果你需要多點空間,我都可以給你啊……」阿儀更焦急了。

「我的空間就是我自己的,不需要任何人給我。而且,妳已經給我很多空間了。」

阿傑急不及待把女友的話打住。類似的論調,彼此已經重覆過很多遍了。

然後,二人都陷入沉默。一個怕不小心說出那兩個字,一個怕負起說出那兩個字的責任。

「我們就冷靜一下吧。」阿傑終於提出一個既不分開、也不一起的兩全其美方案。阿儀除了默然接受,一時間也無能為力。

「好吧,你想找我的話,我一直都在。保重哦。」阿儀臨別叮嚀,阿傑鬆一口氣,把電話掛掉。望望電話上的時鐘:凌晨三時。剛才的對話,不覺已僵持了一小時。阿儀身處倫敦,才晚上八時,當然可以時時來電,但我這邊早已夜深了啊,明天一大早還要上班,為甚麼她總是不懂為我多設想一下?為甚麼每個女人都喜歡管這管那?阿傑越想越氣,輾轉反側,更無睡意。

「叮咚!」電話的訊息音響起。阿傑心想:這個女人,究竟有完沒完?明明講好彼此冷靜一下,剛掛線又給我傳訊息算甚麼?反正睡不著,阿傑拿起電話,準備給阿儀回兩句狠話,好教她不敢再隨便騷擾自己。

「Hey, r u there?」屏幕解鎖後,卻看到一個熟悉又陌生的頭像和名字。是琪琪,阿傑的前度女友,已經分開幾年了。幾年完全沒有聯絡,連社交網站上都不見她的蹤影,為何突然深夜傳來訊息?該不該回應她呢?阿傑竟然忐忑得心裡噗噗亂跳。

「啊!對不起,我發錯訊息了,有另一位叫阿傑的朋友。」就在阿傑心裡小鹿亂撞之時,琪琪傳來第二個訊息,另加一個下跪叩頭的表情圖案在後。

「不要緊,反正我未睡。」這一來,有了下台階,阿傑輕鬆回應。頭像照片裡的琪琪,站在青草地上,背後藍天白雲,陽光普照。琪琪一隻手架在額前抵擋耀眼陽光,一邊對著鏡頭甜笑。這真的是琪琪嗎?幾年前她還是個毫不起眼的鄰家女孩,對衣著化妝都不講究,如今照片裡的她,一頭微捲長髮,略施脂粉,瘦了一圈的身子穿一件白色背心襯藍白碎花長裙,清麗可人,映襯那個陽光下的甜美笑容,宛如一幅春意盎然的水彩畫,只看著也教人心曠神怡。

「啊,對了,你在英國,時間尚早。」琪琪果然順勢回覆,阿傑心裡暗喜。這幾年來,不時會想起她,想知道她是否過得還好,但阿傑已不敢主動打聽她的消息了,畢竟當年分手,一點都不和平。

「我回來了。」阿傑回答。幾年前,阿傑選擇到英國發展,認識了現時的女朋友阿儀,就跟琪琪分手了。想不到不出數年,阿傑便已回流。

「旅行?探親?」

「不,回流了。」

「噢。」

「妳呢?還未睡?」

「跟老闆出差了。」琪琪是位秘書,以前替一位中小企的老闆打工,朝九晚五,日日如是,從來沒聽說她需要出差工幹。

「出差?妳轉工了?」

「是。」琪琪似乎沒有多談的意思,倒教阿傑有點吊胃口。

「難怪妳看起來不一樣了。」阿傑也不是省油的燈,深知要挑起一個女孩跟你聊下去的興趣,從她的外貌說起,肯定錯不了。畢竟女孩子大都愛美,也在乎異性對自己的評價,何況那人是自己的前男友。

「甚麼不一樣了?」Bingo。

「妳變漂亮了。」這句,倒是阿傑的肺腑之言。

「你卻一點沒變,依然口甜舌滑。」

「何時回來?賞面吃頓飯嗎?」

「吃飯沒問題,但你向女朋友備案沒有?」

阿傑回覆一個伸伸舌頭的表情圖案,已自期待久別重逢的那天,快點來臨。

 

第二章 – 久別重逢

相約在銅鑼灣一間樓上 café 見面。地點是琪琪提議的,阿傑沒有所謂,反正能見面就好。

Café 的裝潢跟一般樓上餐廳相差無幾:微黃溫暖的燈光、幾張布藝梳化和一堆大抱枕、一些 board games 和文青味濃的雜誌書籍,算是適合聊天的舒適環境。倒是 café 的入座率,稍稍引起阿傑注意,位處銅鑼灣的心臟地帶,雖說是樓上 café,周六晚飯時段就只有他和琪琪兩位客人,未免冷清得可憐。當下阿傑有美相伴,哪有閒心理會別人的生意,環境清靜,正好讓他跟琪琪細說別時情。

「妳怎知道這間 café 的?整晚就只有我們光顧……」阿傑問。

「你不喜歡嗎?」

「不,很喜歡,清靜點更好,方便聊天。」阿傑微微一笑。眼前的琪琪,比頭像照片裡的她更漂亮:雪白襯衣、淡黃色針織外套、卡其色直腳褲和一雙米色平底布鞋,白皙的臉龐只掃了薄薄的粉底、淡淡的胭脂和稍稍顯色的唇彩,甚麼眼線、眼影、假睫毛等統統不見。如此絲毫不似約會的隨意打扮,阿傑毫不介意,還覺得琪琪就像大學校園裡的氣質文青,令他有種很清新、很親切的感覺。

「在英國好端端的,怎麼又回來了?」琪琪一邊用小匙子攪動她的抹茶牛奶,一邊漫不經心地問。

「不習慣那邊的生活,就乾脆回來了。別說我啦,沒甚麼特別的,我想聽聽多點關於妳的事。」

「我?same old, same old. 」

「但我覺得妳……整個人都有點不一樣了。」

「拜託,如果你又想說我變漂亮了之類的 cheesy pick up lines,那就免了。」

「就是這種語氣。以前無論我說甚麼、做甚麼,妳都順著我,總怕惹我生氣似的,哪會像現在一樣跟我鬥咀。」

琪琪原本笑意盈盈的俏臉,此時突然閃過一絲凝重。她頓了頓,幽幽的道:「以前我總怕會失去你,現在已毋須害怕了。」

「對不起……」阿傑從來都不知道自己對琪琪的傷害,原來那麼深。看著琪琪略帶憂傷的神色,心裡更添幾分憐愛,但除了對不起,當下也不知道還可以說些甚麼。

「傻瓜,都那麼多年了,算了吧,現在大家過得開心就好。」琪琪笑了笑,順勢呷了口抹茶牛奶。

阿傑看在眼裡,低頭一笑,隨即伸手輕輕擦拭琪琪的上唇。

「妳看妳,喝得一塌糊塗。」琪琪上唇沾了一抹抹茶牛奶的泡沫,尤如掛上一行白鬍子,煞是可愛。

琪琪對阿傑突如其來的舉動,不禁一愕,圓圓杏眼瞪得大大的,但愕然反應很快便被心裡抑壓多時的柔情取代,嬌羞地向阿傑報以溫柔甜笑。

「你真的不記得這間 café 了嗎?」琪琪微笑著問。

阿傑一臉茫然,搖搖頭等待琪琪揭曉答案。

「這裡是八年前我們初次約會的地方。」琪琪說罷,便把目光轉向身旁的落地玻璃窗,托著腮,若有所思地看著窗外熙來攘往的街道。

 

第三章 – 舊情綿綿

「明天一早,我便跟她說清楚。」阿傑輕摟著躺在身旁的琪琪,陣陣幽香從她的鬢邊傳來,教阿傑一直心神蕩漾。

「我不想破壞你們的感情。即使只有一晚,我也 ok。」琪琪語氣倔強,一句話說罷,卻垂下頭把臉都埋在阿傑的胸膛上,交疊在阿傑背後的雙手抱得更緊。

「不,就算沒有重遇妳,我跟她早就完了。我不要只得一晚,我要以後都跟妳一起。」阿傑也把琪琪緊緊抱在懷裡。

「真的嗎?」琪琪稍抬起頭,水汪汪的眼睛剛才原來強忍著淚水,欲哭還笑的模樣,就像隻剛被主人寬恕的小狗,可憐兮兮又滿臉希冀地看著阿傑。

「真的,」阿傑在琪琪的額上親了一親,溫聲婉語地續道:「過去是我不懂得愛惜妳,每當想起妳對我的好,我都很後悔。我跟她只是一時衝動,妳才是我想一起共渡餘生的女人。以後就讓我好好補償、好好照顧妳吧!我不會再讓妳離開我了。」

「真的?就算我不再年輕、不再漂亮了,你都不會再離開我?」

「是。即使妳以後變成黃臉婆、大肥婆,甚麼樣子都好,我都一樣愛妳,永遠不離開妳。」說罷,阿傑輕輕捧起琪琪的臉,微笑著跟她鼻尖擦鼻尖。

「我也永遠不離開你……」琪琪在阿傑懷裡,喃喃地重覆這句話。

「還冷嗎?」以往摟著琪琪,總似摟著個大暖爐,暖暖的,肉肉的。如今琪琪清減了,體溫好像也低於從前,摟著一整晚亦半溫不冷似地,阿傑有點心痛。

「有你在,不冷。」阿傑聽了,心裡又是一甜,低頭吻下去。

 

最終章 – 永不分離

「阿傑……?」阿傑一邊推著購物車,一邊仔細研究著手上一盒牛奶的營養標籤,完全沒有留意四周的人。突然一把熟悉的聲音把他叫住,令阿傑回過神來。

「Elaine?Elaine!很久不見!」重遇老朋友,阿傑既驚且喜。Elaine 是阿傑的舊同學,也是琪琪的好朋友。當年,全仗 Elaine 作紅娘,阿傑才會邂逅琪琪,現在阿傑和琪琪破鏡重圓,還巧遇二人識於微時的共同好友,阿傑不禁驚嘆緣份奇妙。

「是啊…想不到會在超級市場碰見你……」Elaine 的語氣,卻相對有點冷漠。阿傑心裡明白,那是因為他當年跟琪琪分手,曾令琪琪非常傷心。Elaine 身為琪琪的閨中密友,對阿傑沒有好感,亦是人之常情。

「我自己也想不到。現在跟女朋友住在一起,她喜歡下廚,連我也變得深閨了。」阿傑說時,一臉幸福。

「恭喜你。你回來香港定居了?」

「是啊,看妳何時有空,來寒舍吃頓飯聚聚舊吧,我們都有很多話跟妳說。」

「『我們』?『聚舊』?」Elaine 大惑不解。

「原來那傻妹還未告訴妳?我以為妳們一直有聯絡呢。是啊,我的女朋友,妳也認識的,是琪琪,我們復合了。」

「琪…琪琪?」Elaine 好像忘了誰是琪琪似的,倒教阿傑有點意想不到。也許她們早就沒有聯絡了吧,阿傑心想。

「是啊,妳的好朋友琪琪。」阿傑重申一次。要是 Elaine 仍無印象,那就算了。

只見 Elaine 突然臉色發白,雙腿一軟,整個人向下一沉,差點昏倒在地。

「Elaine,Elaine!妳沒事吧?」阿傑見狀連忙一個跨步,上前攙扶,及時阻止她的跌勢。

「琪琪……她真的回來了,真的回來了……」Elaine 臉色依然蒼白,神色慌張,雙眼渙散地盯著前方,逕自喃喃自語。阿傑的問題,她都似未聽見。

「妳說甚麼?甚麼回來了?Elaine?」此時大惑不解的,是阿傑。

「那…… 那時候,琪琪留下了幾句話給你,但當時你們都已分開一段日子了,你又身在英國,她的父母不想節外生枝,又不想令你心裡不舒服,就一直沒有告訴你……」Elaine 強作鎮定地說,但聲音和身體的顫抖,她控制不了。

「我不明白妳說甚麼。我現在跟琪琪一起生活,她有甚麼話不能對我直接說?又有甚麼話會令我心裡不舒服?」阿傑越聽越糊塗。即使以往對她的傷害有多深,現在都事過境遷了吧?琪琪還有些甚麼需要瞞著我?阿傑心想。

「阿傑……」Elaine 的眼神忽然變得堅定,凝重地注視著阿傑:「三年前,你跟琪琪分手後,琪琪便患了極嚴重的抑鬱症和厭食症。世伯、伯母和我們一班朋友天天輪流照顧、探望她,但有一天下午,只有琪琪和伯母在家,琪琪便趁伯母倦極打盹時,從家裡的窗口跳了下去……」

「不可能,不可能的……琪琪明明好端端的跟我在樓上 café 約會,每晚睡在我枕邊,每天跟我一起下廚吃飯看電視,她一直笑得很甜啊……」阿傑努力回想跟琪琪相處的點滴,絲毫不覺任何異樣,越想越混亂。

「你說跟琪琪在樓上 café 約會,那間 café 在哪裡?」Elaine 察覺不妥。

「羅素街附近,平常的樓上 café……」阿傑記起,當晚只有他跟琪琪兩位客人。

「阿傑,你回來香港多久了?」Elaine 的臉色更難看。

「兩星期左右……怎麼了?」

「你可能不知道,羅素街和附近幾條街道的所有商舖,都因為這幾年來瘋狂加租,全部結業了。現在那一帶就像死城一樣,沒有人會去,就連 Times Square 都快撐不住了……阿傑,我不知道你當晚去了哪裡,也不知道跟你一起生活的那位琪琪到底是甚麼,但我們認識的琪琪,早就死了!她死時連70磅都不到,全身骨頭幾乎都跌碎了,我陪著世伯、伯母去認屍的,我親眼看過……」說到這裡,Elaine 的眼淚已再也忍不住。

「Elaine……」阿傑聽罷,完全反應不來,過了不知多久,方感到一股寒意在背後上冒,倒教阿傑稍稍回過神來。琪琪每天都比自己晚出門,到阿傑放工回家,她已在家裡等著了,阿傑從來沒有目睹她離家半步,也沒見過她跟自己以外的人交流。

「妳剛才說……琪琪留下了幾句話給我,是甚麼意思?」阿傑顫抖著,緩緩地吐出這句話。

「琪琪在遺書裡說,她依然很愛你……她說你可以忘記她,但她絕不會忘記你,就算變成女鬼,她也會回來找你,跟你再續前緣……」Elaine 一字一句,向阿傑覆述埋藏三年的秘密。

「叮咚!」阿傑的電話訊息音響起。

琪琪 傳來一張圖片

照片裡,一個身穿白裙、瘦骨嶙峋的赤腳女子,倒在血泊裡,頭顱碎裂,腦漿四濺,四肢都脫臼扭曲了,左腿的大腿骨還刺穿膝蓋,連著被強行撕裂的血肉暴露在皮囊外。女子的表情既不痛苦,也無掙扎,只是一雙眼睛睜得碩大,血絲就沿著女子的眼睛、鼻孔、咀角……緩緩流下。

那是琪琪。

「親愛的,我變成這個樣子,你也一樣愛我嗎?」圖片的標題,還有這個訊息。

阿傑嚇得當場大叫,一手把手機摔得稀巴爛。

「我愛你,阿傑。我們永不分離。」站在阿傑身後的琪琪,輕拍他的肩膀,在他的耳邊低聲說。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曾經放棄夢想,又突然看到一線希望的寫字女生。

One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