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衣室大危機

更衣室大危機

剛才去 H&M 試衫,沒想到卻遇到我這一輩子最大的危機。

我帶進更衣室的裙子跟相片中的款式差不多,是一件背心傘裙,後背 V cut 剪裁,附有拉鍊。我將裙子套上身體,看到根根肋骨突出。雖然這件衣服穿起來很骨感,我卻決定退掉她。

海雷個 moment,我發現我褪不掉這條裙子。

冷靜一點。我如此告誡著自已,開始分析目前的情勢。這條裙子最窄的地方在腰圍,傘狀的下襬和 V cut 的上衣部份都不構成威脅。在不破壞裙子的前提下,只有讓裙子腰圍通過下半身(臀圍)或上半身(肩圍)兩途。我先試著把裙子往下扯,希望地心吸力有加成作用。可惜裙子在兩邊髂骨前上棘(Anterior superior iliac spine)上沿卡住了。由於垂直橫切面已為最小面積,我放棄扯下其中一邊裙子的徒勞嘗試。

Gray435
髂骨前上棘(Anterior superior iliac spine) 圖片來源:Gray’s anatomy 網絡來源:維基百科

還是往上吧。由於我穿了 sports bra,所以肩圍大於胸圍,以下毋須考慮胸圍。我死命地把裙子的中線(腰圍)往上扯,她卻卡死在胳膞下大約 T7 的位置。我的呼吸開始有點困難,腦內浮現「顧客試裙遭卡  消防員剪衣救出」的新聞標題,因為實在太丟臉了,不由得有點眼濕濕。

我忽然想起田忌賽馬的故事:田忌和別人跑馬,田忌無視分組比賽的規則,拿自己的中馬與別人的劣馬對戰,自己的良馬電對家的中馬,最後意思意思地拿自己的劣馬讓對家的良馬虐。雖然我的肩圍和臀圍都比這條裙子的小,可是她只要用腰圍和我的肩圍或臀圍比……. 我忽然領悟到我大概永遠不可能脫掉這條裙子。

看來必須考量第三條道路了。我把裙扯回腰處,將裙的後背扯來肚臍處,雙手攥著拉鍊軌道兩旁--心中一番天人交戰,最後還是決定不要破壞這條裙子,因為我發現自己扯不爛。

440px-Orientation
胸椎方位示意圖 圖片來源:Gray’s anatomy 網絡來源:維基百科

此時我已是滿身大汗。再動用一下逆向思維,既然我套得進去這條裙子,就一定脫得下來,只要把穿上她的過程如同倒放電影般逆轉過來…..我的右手轉向左方,把繃得緊緊的裙子腰線硬是扯開一條空隙,左手馬上見鏠插針插進去,然後左臂勉力往外拗,增加左臂與軀體間的距離,試圖以此把裙子迫上去。我默默為自己打氣,只要肩膀出來了,接下來就沒問題了!我冒著撕裂裙子的風險下此險著,然而裙子仍然紋風不動,沒有呼應我心中那點見不光的念頭(大概拜拜肉太柔軟了無法撐爛布料)。

實在無計可施了。可是我更不願意穿上她,拿去結帳,然後回家剪爛她!我紮好馬步,上半身倒豎蔥,任由整條裙襬反過來,配合呼氣的節奏,死命把裙襬往下扯。 柔軟又寬廣的裙擺籠罩著我的上半身,細滑的純白夾海藍細橫紋布料時而輕拂過我的臉龐,如果不是我被裙子的腰線勒得面紅脖子粗,這實在是個頗文青的場景。

我忽然留意到裙子那兩條肩帶,抱著不妨一試的心態站起來,雙手套進肩帶,把她們拉上肩膀。

Body_Movements_I
Abduction外展 圖片來源: (Cropped from) “Body Movements I” by Tonye Ogele CNX Licensed under CC BY-SA 3.0 via Commons

當我再度彎腰時,任由裙襬垂綴下來覆蓋我的頭時,整個氛圍都不一樣了。我忽然有種玄妙的感覺,彷彿脫掉這條裙子這件事很快就會自然而然地發生,如同春天來了花朵會自然綻放,人力無法左右。那真是神奇的一刻:我心中默念著 いけぃぃぃぃぃぃ,用力一扯,衣料如同在深海巡游的魚般平靜滑過我的左肩,剩下的衣料套在我的右臂與左頸之間。就是這樣我自肩難產(Shoulder dystocia)中擺脫出來,接下來的一切都不難了。

雖然我成功解決這場危機,一個問題卻始終縈繞在我心頭:為甚麼穿上肩帶後,就更容易脫掉裙子了呢?我的肩圍明明沒有改變呀。或許是磨擦力吧。當年愛因斯坦就是從砂糖溶於熱飲的過程得到靈感,演繹出著名的布朗運動。所以我推薦有志物理者去成衣店試穿過緊的 one piece,說不定會產生偉大的發現。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