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名女性與女性的性:為甚麼支持性自主的女性不是對人身攻擊小題大做的偽善者

污名女性與女性的性:為甚麼支持性自主的女性不是對人身攻擊小題大做的偽善者

「社運左翼女性平常往往支持性自主,即使他人以帶性暗示的方式抽水,或以針對其性生活進行人身攻擊,她們也不應小題大做。」

一件很有趣的事是,同樣一個女人,在二十歲時可能被政敵攻擊為「公廁」,過了二十年,她又碰巧未婚的話,攻擊的字眼卻可能變成「老處女」或「蘿底橙」。可見政敵拿她的性生活做文章,只是一種人身攻擊的手段,工具本身不是重點,可隨意替換。(此例中的工具就是此女的性生活,如果開火的目標真係貞潔,咁有乜理由無論做唔做愛都會俾人鬧?)

我們可以畫個三角型。攻擊方對此女抱有的惡意,將被攻擊方(這個女人),工具(公廁)與侮辱的意圖連結起來。

故,即使支持性自主的女性,被稱為公廁時,仍可合理宣稱這句話同時冒犯自己與女性群體,因為

1. 對方冒犯自己:這本來就是他的意圖,不然他不會選用被視為侮辱性的詞語來描述自己。及

2. 對方冒犯女性:對方將「公廁」(否定女性在性愛中的主體性,女性做愛等同被男人排洩在身上)或「老處女」(否定女性拒絕性愛的主體性)與侮辱的意圖連結起來。

攻擊者利用「公廁」這個符號來人生攻擊,意味著他認同這個詞語是有攻擊力的,連帶地認同這個詞語指涉的事物是應被攻擊的。當對方以「公廁」攻擊特定女性時,他也在攻擊所有擁有過不只一個性伴侶的女性。主張人有權擁有超過一個性伴侶的人士,自然認為這是貶損女權的行為。

這兩點是同一句侮辱的平行後果,並無因果關係。該名特定女性被侮辱,是因為對方使用侮辱性的言辭羞辱她。而女性被侮辱,是因為對方污名化女性在性中的角色,並不是因為該名特定女性被侮辱。

有些人身攻擊者辯稱,真正擁抱性自主的人不應將人身攻擊的手段(如公廁)視為貶義,如果不介意自己擁有多個性伴侶,就不應介意公廁之名;反之是虛偽。這是不誠實的做法。你選用帶有侮辱性的詞語,本意就用他的侮辱性(而非字面含義)冒犯對方,何必在對方聲言被冒犯時,又躲回字面含義玩文字遊戲呢?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