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App 的那些 last seen 原來是如此厲害的

WhatsApp 的那些 last seen 原來是如此厲害的

從前在外科病房工作時,曾經聽過一位醫生說,護士交更其實很值得留心的,因為護士會把一位病人在醫院內外的起承轉合,在短短的數分鐘綜合起來。

聽同事交更說,伯伯的性命是 WhatsApp 的那個 last seen 救回來的。

事緣與伯伯同住的兒子和媳婦到外地旅行,同一段時間居住在伯伯同一幢大廈樓上的兒子和媳婦也去了旅行。伯伯住院前自理能力很高,衣食住行也不需要別人來照顧。

兒子們在起程前兩天,曾看見伯伯左邊身體間歇性乏力,但情況不算嚴重,所以大家都不以為然。直到第三位兒子(非同住和樓上的兩位兒子)想找伯伯問他想不想到茶樓時,發現他沒有回覆,last seen 仍停留在兩天前。

他嘗試致電到家中的固網電話,也找不到伯伯,只好到伯伯家門口,拍門不果,找來了開鎖師傅開門。一進入廁所門口,嚇然發現伯伯坐在地上,雙腿被一攤水浸著。

伯伯剛入院時反應很遲緩,四肢都不算很有力,更有呑嚥困難。言語冶療師為伯伯做了吞嚥測試,建議伯伯 non oral feeding,即不建議伯伯用口進食,因為如果食物誤入了肺部,便很容易會有吸入性肺炎。

照顧他的時候,由於他一直在發高燒,又不能飲食,看他很感到很口渴,我們便給他少許水沾濕嘴角,又問他會否感到很熱,他總是會微笑的跟我們說:「少少啦。」、「唔該。」

他一直躺在床上,身體的力量不如常人般,可以大力的咳出積在肺部的痰,所以都邀請助理們把他搬到大班椅上,看起來也會精神抖擻一點。

那天要送他照腦部磁力共振,他一直在咳嗽,我跟他說你把痰咳出來,我幫你抹走它。只是一個很小的護理,他跟我說:「辛苦你啦。」

我說:「唔辛苦,好小事咋!」
他說:「你食左飯未呀?」

我發現老人家大部分都會問我們「食左飯未?」

我從前不解,或許有些人會認為這只是普通寒喧,我當了護士才明白,吃飯對他們這一代是很重要的,是一種休息或是心靈上的富足。

我:「食左啦!」

他已經幾天未有吃過早、午、晚餐,還關心我吃了飯沒有,心中有點難過。

他的情況期後好轉了不少,四肢力量好多了,經過言語冶療師再評估後,可以吃糊餐,也可以自行吃飯,至於他的病情是否與中風有關,要等待四星期後的腦電腦掃描才可以決定。

感謝這個很窩心的相遇,老人家是很可愛的。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

很多人都很害怕踏進醫院,因為好像自己或是家人要步入一個個生離死別的難關。病房門外、口罩背後,除了 on call 的醫生還有 PANight 的護士們。面對生老病死或是危急關頭,醫護都必須表現得很冷靜。然而,我們也有惋惜、感歎或是害怕的時候。朋友們鼓勵我把故事分享,文筆不是很優秀,也未必會引起共鳴,但這也感謝支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