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與大學好友相聚時,談起戀愛。二十歲的時候,我們在想著十年後的光景。大概二十五歲時,我們應該找到了一個穩定的對象,然後開展儲蓄買樓的計劃,三十歲前就可以出嫁,然後有了自己的小孩,成就了一個家。

後來,我們發現,原來我們的年代,二十五歳是女生事業剛剛起步的時候,不知不覺身邊的男生都轉了幾遍,原來要找個結婚的對象比會考、微積分、高考甚至工作更難。

因為人來人往,我們都忘掉了甚麼叫信任、付出的定義、自己真正想追求的究竟是甚麼。朋友說:「我們這個年代太速食了,一切都追求結果,不再講求過程。」我說:「所以,遇到真心的人要好好珍惜,就像我們建立的友誼一樣。」

我喜歡我的護理工作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原來人間還有很多很簡單、很直接窩心的小角落。

伯伯是一位長期臥床的老人家,在老人院裡吃的是碎餐,可能由於負責呑嚥的肌肉不比從前靈活,在進食時食物落入氣管裡,因為懷疑「吸入性肺炎」入院。

早上,跟他打招呼時,他只看看我,沒有回答我他的名字,我只知道他情況屬於穩定,要等待言語冶療師評估他的情況和鼻水化驗樣本測試看看他有沒有患了流感。

午飯的時候,助理跟我說伯伯的太太來了,她說婆婆說自己山長水遠來,想看看伯伯。我心想,因為鼻水報告還未有結果,一般來說都不可以探病的,因為對家屬都會有危險。

我走出病房,想跟婆婆解釋。眼前看到的婆婆,手扶著傘子狀的拐杖,個子很小比我矮大概三寸(我本人其實也是個短人),跟我說很擔心伯伯的情況,想看看他。

我看見她站起來也不是很穩當,跟她說叫她坐下來並解釋不可以探病的原因。她跟我說昨晚她跟三個「袋(1聲)」送他到醫院,她不怕被傳染,只想看看他身體有沒有事。伯伯九十歲,我相信婆婆的年紀都不少,便跟婆婆說:「你等等,我問一問上司,再回來答你。」

「法律不外乎人情」,護士長說婆婆做好保護措施,可以探一次,下次就要問凖醫生,等我們通知才可以探望。

帶婆婆到病床的沿途,我問婆婆今年多少歲,她說已經八十五歲了。伯伯一看見婆婆便說:「黎左嗱。」原來,伯伯可以說話的,我找了張椅子,放在伯伯的床邊,叫婆婆坐下來,離開的時候,按伯伯床邊的護士鐘,我會帶她出門。

我在閉路電視看見婆婆時刻站起來,一時又看不見她,原來她打水幫伯伯抹面。她走的時候,問我她可否煮一些肉粥或是煲湯水給伯伯喝,他肚子很餓。

我告訴她,要等專業人士幫伯伯評估才可以給他食物,但我們也有粥或是糊仔,如果伯伯適合吃東西的時候,我們會給他吃的。

我送她到升降機門外,跟她說下次我們會致電給阿袋,吿知她探病時間。

二十多歲的我們,想的是未來二十年的日子。八十多歲的他們,想的是剩下來屈指可數的日子。

其實,找到一個人,跟你走到八十歲,那些年月的風風雨雨,換著是我,即使真的遇著狂風暴雨,要坐輪椅,也會跑到醫院看看他。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很多人都很害怕踏進醫院,因為好像自己或是家人要步入一個個生離死別的難關。病房門外、口罩背後,除了 on call 的醫生還有 PANight 的護士們。面對生老病死或是危急關頭,醫護都必須表現得很冷靜。然而,我們也有惋惜、感歎或是害怕的時候。朋友們鼓勵我把故事分享,文筆不是很優秀,也未必會引起共鳴,但這也感謝支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