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丘

山丘

舊歌當新歌聽

昨晚在巴士上聽歌時,app 隨機介紹了李宗盛的《山丘》,
以為是李宗盛 2015 年度全新主打,但原來是 2013 年的歌了。
因為只顧著聽舊歌的原因,這些年來錯過了很多新歌吧。

//想說卻還沒說的 還很多
攢著是因為想寫成歌
讓人輕輕地唱著 淡淡地記著
就算終於忘了 也值了//

但時代過得太快了,真的不容易捉得實。
當我仍然覺得陳奕迅的《任我行》很新時,其實這首歌已經兩歲了。
當我仍然覺得和老朋友相聚是不久之前的事,但其實已經是… 我都忘了是多少年前了。
當我仍然覺得到老人院探望爺爺是不久之前的事,反而上山送他最後一程的畫面和回憶竟然久遠得完全想不起來了。

//說不定我一生涓滴意念
僥倖匯成河 然後我倆各自一端
望著大河彎彎 終於敢放膽
嘻皮笑臉 面對 人生的難//

近來傳來很多身邊好友快要結婚的好消息,慶幸已經多年沒有收到過壞消息。
看著這班好友,穿著校服在校內大搖大擺彷彿是昨天的事。
如今,已經擔起家庭的責任了。

//也許我們從未成熟
還沒能曉得 就快要老了
儘管心裡活著的還是那個年輕人//

看著身邊的景物,心裡總能立刻響起某些歌作為背景音樂,某些多年前的新歌。
當這些「新歌」不斷在心裡迴盪,卻同時又會方意識到那時的笑臉和哭臉都不會再回來了,好友可笑的服飾、和好友打過的架、和爸吵過的架、爺爺烹調的餸菜,都是回不來的血汗和氣味,就算仍然在那裡的老地方都不會結伴再去了。

//因為不安而頻頻回首
無知地索求 羞恥於求救
不知疲倦地翻越 每一個山丘//

明明很想但羞於開口。漸漸的羞怯了許多年,就從此怯於再相約了。
誰知道突然有一天你得了什麼病,他得了什麼病,我得了什麼病。下星期就要出席誰的喪禮了。
心是這樣感性,話是常常掛在口邊,但在街上看見故人時,腳還是不明所以的繞路走裝作沒看見。
繞到胡裡胡塗,不知去向了。

//越過山丘 雖然已白了頭
喋喋不休 時不我予的哀愁
還未如願見著不朽
就把自己先搞丟
越過山丘 才發現無人等候
喋喋不休 再也喚不回溫柔
為何記不得上一次是誰給的擁抱
在什麼時候//

人生嘛,要怎樣走,
凌角的、圓滑的、平坦的、粗糙的,帶有多個面相的自己一不留神就要傷害別人了。
本來約定結伴一起走的,回過頭已變成過客。
都數不清累積了多少過客、失去了多少,又形成了多少陰影,築起了多少堵牆。
封閉了自己,練習公式化的微笑,也不一定是工作需要,同時也是為了瞞騙關心自己的人,害怕自己的不安和鑽牛角尖令別人擔心,使別人煩厭、害別人流淚。

//我沒有刻意隱藏 也無意讓你感傷
多少次我們無醉不歡
咒罵人生太短 唏噓相見恨晚
讓女人把妝哭花了 也不管//

朋友啊什麼的,很有雷氣的但不會一起過一輩子。
伙伴呀什麼的,很合拍的但最後還是會拆伙。
家人啊什麼的,很親的但又很遠。
伴侶啊什麼的,很愛的但又最易造成傷害。
流行曲呀什麼的,很動聽但都是會退流行。
仍在聽的《光輝歲月》都已經變得暗啞了,2015年的人都只顧著探討安徒生的對與錯。
到明天我終於分析出安徒生真的犯錯了,都沒人再記得安徒生了。

//遺憾我們從未成熟
還沒能曉得 就已經老了
盡力卻仍不明白
身邊的年輕人//

漸漸就好像昨晚,在小巴上一邊重複聽著《山丘》,窗外美麗風景一邊向後飛逝,某一秒發現值得留神的燦爛風光,回頭翻看都晚了。

連一直沒開口的話也趕不及說,人已去了。

//給自己隨便找個理由
向情愛的挑逗 命運的左右
不自量力地還手 直至死方休//

 

作者: Nicky Chan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歡迎各位讀者踴躍投稿,來稿請電郵至 info@menjap.com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