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子人生

管子人生

不少人說護士這份工作是厭惡性行業,每天看著生老病死、大小二便,最恐怖最噁心的吐血瀉血,我們都彷彿看作兵家常事。

這陣子不算是 winter surge (冬季慣常是老人家氣管出現問題的時節,或是流行性感冒肆虐的時候),但我「𡥼果條街」(負責的病人)都十分「巢」(身體虛弱),有些病人甚至是不能和她溝通,因為她患有柏金遜症,身體機能衰退了很多,要靠鼻喉輸入營養奶以吸收養份。

由於她因懷疑吸入性肺炎入院,所以除了藥物以外,都不能進食,所以要靠靜脈注射來輸入水份。由於不能自顧,又不可以轉身,身上都出現壓瘡,是長期臥床承受壓力而得到的傷口,就如我們長時間坐在同一個位置,受壓的位置一開始會泛紅,後期表皮會受損,不減壓而嚴重的話,可以傷及肌腱。

再看看她旁邊的那位婆婆,需要戴上正壓呼吸機去排走二氧化碳,讓身體吸收更多的氧氣。喉管接駁著面罩和呼吸機,強行把氧氣推進自己的身體,很大風又不可以吃東西,其實感覺都挺難受的。

呼吸和進食是人最基本的生存條件,疾病把自行咀嚼和呼吸的本能奪走,然後連排洩都需要他人照顧,其實心裡很難過。

有時候,因為工作太忙碌,要把每天護理日常按重要性排序,會忘記了同理心。病人的離去雖然都感到惋惜,但為了專業的形象會看似盲目。但看到病者因為呼吸機的幫助而清醒過來,因為及早止血而不再瀉血,可以出院都會會心微笑。

下班以後,在街上看到很多健康的人,都很難想像前幾個小時,我在照顧一些最脆弱的人。

花開花落,發現生病與死亡並不可怕,遲早有一天我都會身上插了無數條管子、無數個傷口、會忘記了自己曾是個護士、會大講粗口、會因為想在床上逃出來而被穿上安全背心,我只怕臥床的時候,帶著後悔,看著病房的天花版。

襯著身體還好,做多些「如果今世不會做,以後就不會做」的事,做多些冒險的事,不要帶著後悔而離開人世。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

很多人都很害怕踏進醫院,因為好像自己或是家人要步入一個個生離死別的難關。病房門外、口罩背後,除了 on call 的醫生還有 PANight 的護士們。面對生老病死或是危急關頭,醫護都必須表現得很冷靜。然而,我們也有惋惜、感歎或是害怕的時候。朋友們鼓勵我把故事分享,文筆不是很優秀,也未必會引起共鳴,但這也感謝支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