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強的故事(上集)

阿強的故事(上集)

昨日終於毅然辭工了,是吃了豹子膽嗎?
無論如何,是時候開始新生活,正確點說應該是重新開始。
雖然還未有實質的下一步計劃,但看看屬於我的這個家,根本是個廢墟。
想一想,自從當年入職以來就沒有好好執拾過了。
說真的,留在這個窩裡的時間一直都不多,每晚凌晨一點左右才回家,歸家就睡,睡醒就離家工作。
這間屋子,當時其實只是一間酒店房吧。

一切就先從整理好我的家開始吧。

真可怕!傢具擺設雜物都佈滿塵埃,這竟是我親愛的家。
真對不起,我承諾我會對你好一點了。
通宵吸好塵,抹乾淨,把各樣東西擺放整齊,雖然很累,但完成後有一種釋懷的感覺。
在洗手間的雜誌堆中竟發現一本畫簿,為什麼我會把畫簿放在洗手間呢?我有多久沒畫畫了?上一幅畫作是什麼題材呢?

已完全想不起來了。
打開看看,第一頁是中環天星碼頭人來人往畫面的速寫,是那消失了的中環天星碼頭。

看來這畫簿已塵封至少八年九年了,彷佛我也跟著塵封了。

下意識的衝入書房尋找掃描筆,好像體內有個愛繪畫的小孩很想儘快解放出來。
其實用原子筆速寫也沒所謂,但這一刻,就是很想用掃描筆…

掃描筆和畫簿都有了,這刻好像對繪畫餓了久,想趕快到街上繪畫!
打開衣櫃,櫃裡滿是體面的襯衣,實在穿膩了。
在最下面的抽屜中發現一套聖誕老人套裝,好像是前年公司聖誕宴會老闆要求我扮演聖誕老人派禮物後保存的。

噢!聖誕節快到了!
隨手選一了件白色 t-shirt,卡其色的長褲和白球鞋。對鏡子整理一下,這個自己感覺很陌生,但很親切,也感覺很舒服,悠然自得。
把掃描筆和畫簿放進袋子裡,踏那久未出動的單車,繪畫去。

清晨時份街上人不多,天空投放一襲憂鬱的藍在這城市,街燈還未被關掉。
新的一天就這樣開始了 。
到茶檔吃早餐,雖然已有一定數量的茶客坐在其中,但很寧靜,話並不多。
陽光的白就像舞台指示似的,一照進來四周的人自自然然開始說話。
把這個畫面記進畫簿後,就動身離開了。

今天突然對舊式的東西充滿渴求,到了舊式街市。
一檔又一檔,肉類魚類菜類蛋類。一班公公婆婆搶先在早晨預備當日的晚飯,精挑細選。

想一想,我多久沒回家吃老媽煮的飯呢?
公公婆婆忙碌的臉盡記於畫簿中。

在銅鑼灣中穿梭,看到周圍都是現代化的東西。
空調巴士看來已完全淘汰熱狗了,其實熱狗一點也不熱,風隨著熱狗前進吹過來是何其舒服。

身處於大排檔裡的人粗口爛舌,看似沒有文化,但其實他們都出口成文,嘻笑怒罵,笑談香港事。但隨著各項條例實施和市區發展,大排檔快要被毀滅了。
大排檔衛生環境可能真的很差,但她就是有她獨有的味道。
但又有誰在意?
周邊的路人都埋頭在玩 iPhone,電話能夠打出打入不就已很足夠嗎?
各式各樣的連鎖商店佔據了每一個地舖,快要連人情味也被淘汰了,今時今日需要的是服務態度。
城市中仍有一些碩果僅存的城市綠洲,花墟,真的很綠。
附近還有一大片綠草地的大坑東遊樂場和雀仔街,陽光在這刻並不像平日午飯時間般刺眼,很悠和,小伙子和伯伯的面容十分燦爛。
報紙檔擦鞋檔快要成為傳說。還有一檔又一檔的自家經營,女人街花園街鴨寮街廟街渣甸坊玩具街,好像有人銳意保存,但時代卻極力捨棄他們。
在文字還未消失前,「檔」字將要成為絕響。

這城市最沒有燈光的地方可能是海中央了。維港兩岸的燈光雖然仍很耀眼輝煌,但總算抬頭一看,仍能看見一大片沒有星光的夜空。

船裡的人沒空閒理會星星不見了,只顧忙著把玩手中的 iPhone。有的用相機拍下維港兩岸境色,噢!手震了照片朦了!不用怕,刪除後再拍過。
彌敦道,天未入黑已五光十色,今夜燈光燦爛。
各行各業的招牌廣告幾乎阻擋了原本廣闊的天空。只要你張開眼睛,你不會看不到廣告,這就是他們的意圖。

畫簿裡的一頁一葉記錄了一些古老的人情味和高尚的現代化,我能和誰分享?
突然一股無力感湧上心頭。

假若,我穿起衣服堆中的聖誕老人套裝後,我想賦予自己一個能力,把我所看到的、感受到的,都描繪成畫作送出去。
憑我的畫作,在這現代化城市中散佈一丁點人情味,可以嗎?

 

文﹕Nick Chan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歡迎各位讀者踴躍投稿,來稿請電郵至 info@menjap.com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