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變》二

《婚變》二

星期六早上,蘇槐梳洗好後開啟電視,正好新聞台在播放午間新聞。
「嗚嘩,泳灘發現泳客浮屍。」蘇槐打了個冷顫,程翎打了個呵欠剛從睡房步出。
「你會游泳,不用擔心啦。」程翎隨口應道。「噢,還沒出門?」他記起妻子今天約了姊妹們行街食飯打牌直落。
「差不多了,那你今天自行安排節目吧。」

程翎邊吃早餐邊讀著手機短訊,慢條斯理計劃著本日行程——晚上約了兩位好友,還有一個下午的時間,先外出四處逛一下吧,反正最近亦想買一台相機。
夜晚七點,程翎到達餐廳,發現其中一人已到。「什麼,你竟然最早到?」程翎瞪大眼睛檢視方誠,因為眼前這個雙手交叉胸前、總是把頭髮向後梳理得貼貼服服的人,一天到晚都來去無蹤,神秘飄忽。
「什麼,每次你們邀約我都沒有爽約吧。」方誠露出委屈的眼神,故作怨婦地反駁。身材高大健碩,肩膀寬廣,把頭髮向後梳,露出整個額頭,搭配炯炯有神的雙目,穿著稍稍貼身的衣服——不經意散發的魅力,令方誠的舉手投足,不禁都引人注目。
「周明反而遲到喔……」程翎直接無視方誠,檢視手機上有沒來自周明的未讀訊息。
「周明說快到了,我們先點菜吧。」方誠把餐牌遞向程翎,程翎接過餐牌時瞥見到對方的手,這才在陰暗的餐廳中注意到他的肌膚。「黑了,又去哪裡玩?」
「噢噢,昨天去了南區泳灘游水,不過是曬了一會兒。」方誠聳了聳肩。他經常遊玩各種戶外活動,肌膚已越發黝黑。
「南區泳灘……」程翎若有所思地頓了一會兒。「記起了,今早發現浮屍!」他轉而用一種詭異的眼神注視方誠。
「我讀了新聞啦,死亡時間更好像是昨天,真是巧合。」方誠拍了拍餐牌續道:「廢話少說,快快點菜吧,我餓了。」
程翎正欲開口叫喚侍應,一名三十出頭的男子微喘著氣坐到他旁邊。「嗨,不用跑的啦。」程翎微笑著遞上紙巾。
「對不起,塞車。」周明抹著汗向二人打了個招呼。——相比起體格強健的方誠,周明外觀上是完全相反的類型,沒有刻意打理的頭髮,一副襯托出他書生氣質的黑框眼鏡與偏白的肌膚,高佻瘦削的身軀渾身盈滿文質彬彬的氣派。
「對了,待會下場,有位新朋友介紹給你們。」點菜後,周明打開話題。
「女朋友?」程翎與方誠異口同聲。
「女性朋友。」周明無視二人的詭秘笑容。
程翎、方誠、周明三人去年在義工活動中認識彼此,政府工程師、藥廠的一級推銷員與商業機構的文員,三人背景喜好皆南轅北轍,但因為年紀相近而格外投契,很快地成為好友。

晚飯後,他們來到了周明引路的酒吧,這間酒吧他們之前從未光顧過,但周明表示這裡人較少,氣氛較好,說話亦方便一點。酒吧門前站著一名穿著白色吊帶裙的長髮女性,裙擺及膝,配以設計簡單的涼鞋,呆站著凝視馬路。三人離遠已經注意到這個與附近氣場毫不協調的女子,周明一個箭步迎了上去,剩下的二人交換著眼色,明顯說著:完全是適合周明的類型。
「她叫郭晴,我們進去吧。」郭晴與二人禮貌地打了個招呼,然後四人步進酒吧內某個陰暗的角落坐下。郭晴是個清秀的女子,程翎上下打量了一下,但無法在昏暗光線下看得清楚,而即使是在這樣的環境下,他也看出了對方表面散發著與周明不相上下的感覺,帶白的肌膚,弱不禁風的身型——雙唇緊閉,雙瞳沒有焦點,卻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四人閒聊著,郭晴在酒吧裡什麼都沒有點,而且大多數時候都比較沉默。
「你們好,我是在大學做研究的,最近與明的公司在辦合作企劃的項目。」郭晴微微淺笑著。
「郭晴是我較早前於工作上認識的朋友,她平日沒什麼娛樂,所以今天一併把她帶出來。」周明一本正經地解說。
「可以呀,以後每次務必攜同美女。」方誠壞笑著。
「我們先給他們一些空間吧。」程翎笑應,表面上是為周明郭晴解圍,實際上是附和方誠。「對了,明,你好像黑了一點?」
「果然好眼力,最近行山頻密了。」
「你嗎?」程翎露出難以置信的訝異表情,因為在他心目中周明一直帶著文人形象。
「我說過已學習攝影一段時間了吧,其實攝影與行山有緊密關係,所以就結合試試看了。晴亦有興趣,過會兒我會找些好玩的山徑大家一起去,你們有沒有興趣?」
「我喜歡高難度的戶外活動,簡單的山徑留給你們二人世界好了。」方誠擺了擺手。
「攝影嗎……其實我亦有興趣,下次可以介紹我入門相機嗎?」程翎好奇問道。
「當然可以啦,不過工程師,直接買專業級的吧。」

眾人繼續閒聊了一會,酒酣耳熱之際,程翎的手機響起。理所當然地知道是誰來電,程翎左手托著微痛的頭,右手遲緩地掏出手機察看時間,然後才回應來電。不知不覺已經十二點了,不由分說,耳際傳來蘇槐的一陣喧嚷。
「哦……顧著聊天沒有注意時間啦,差不多回來了。」程翎低垂著頭回覆電話,旁邊的方誠見狀,識趣的準備結帳。
「我送晴回家,那麼再見啦。」周明揮了揮手,四人在酒吧門口道別,程翎正欲向另一方向邁步之際,方誠一把攔住並問道:「喂,你回家是相反方向吧?」
「很累了,這邊回父母家較近,我明早才回家。」程翎身子搖晃著,看上去左搖右擺站不穩。
「剛才我偷聽到嫂嫂對你有怨言了,昨天又吵過,現在還不回家?」方誠邊扶持著半醉的程翎站直身子,邊奸笑著問道。
「管得了那麼多?哎,真的好累,可以了在這裡乘計程車回去車程很短,再見。」方誠鬆開手,程翎很快地鑽進了計程車中。

計程車上,程翎滿腦子都是剛才妻子的一腔怨氣,一想到明早要趕回去報到兼費一番氣力解釋,頭部的微痛頓變成劇痛。
旋開大門的聲音打破了深夜的虛無。程翎用盡了最後的一點力氣關上大門,便躺在飯廳沙發上倒頭大睡。幸好他累得沒有回到自己昔日的房間才睡去,不然一定會吵醒熟睡中的母親——因為當父親睡在主人房的同時,母親正睡在程翎的房間。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八十後,喜歡動漫、攝影、行山、閱讀和寫作。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