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後的服務承諾(二)

八十後的服務承諾(二)

伯伯床上的防跌坐墊鈴聲響起,我走到伯伯的坐邊,跟他說不可以下床,因為他站得不穩,而且他有尿片,可以在尿片上小便。他跟我說想要一個鴨仔,即男仕用的便壺。我跟他說:「好,你係床上面,唔好落地,我拎俾你。」

我是被徵召到這個病房的,所以在看看有沒有甚麼可以幫忙的。我把鴨仔放在他的床邊,然後繼續到護士站裡幫大家忙。

只見伯伯不時又會走到床邊,想下床,可是他下床的時候又會有點氣促,一聽見他坐墊的鈴聲響起時,同事們都連忙走到他的床邊去。

護士長說,長遠下去伯伯始終有機會會跌倒的,還是幫他穿上安全背心好了。

我幫他穿上背心後,打算致電給他的家人問準他們。我一打開牌板,只見到主要聯絡人是他的太太。太太的手提電話不能接通,便撥打住宅的電話。

「你好呀,我係 XX 醫院嘅姑娘呀,你係咪 XXX 個老婆呀?」
「係呀,係咪有事呀佢?」
「唔係呀,其實唔係伯伯有事,係佢頭先想落地去廁所,但隻腳仔又冇乜力,好危險,因為伯伯都走過出黎好多次,所以想幫佢著番件背心,想問下你可唔可以呀?」
「係邊啲背心呀?」
「會綁係床邊嘅背心黎嘅。」
「佢兩年前綁過,佢會好唔開心架,因為其實佢要落地先去到廁所。」
「其實我明白嘅,因為真係會唔開心又好焗。但係如果夜晚熄左燈,佢睇野唔好,老人家跌倒就好大件事架喇。」
「你可唔可以俾佢聽電話?」
「我呢個電話唔拎得開,我用第二個電話打俾你。」

我把電話遞到伯伯的耳邊,婆婆大概是問伯伯怎麼了,伯伯説他很想自己到病房的洗手間如廁,但知道自己不能走得遠,希望在床邊用鴨仔如廁,可是又站不起來,給姑娘看見了,又被驅趕回床上。

我接過電話,婆婆跟我說希望我可以告訴伯伯,如果他想要如廁時,可以按護士鐘,我們扶一扶他。她很想我承諾,每一次都可以幫伯伯,她才願意讓我幫伯伯穿上安全背心。

由於我不可能每一更都是照顧他的護士,而且如果遇到病人有需要急救時,可能真的做不到這個承諾。我只可以說同事們盡量幫助他,而且如果伯伯的腳骨力有進步的時候,可以拿走的。

「婆婆,最重要係如果佢跌親,我唔知點賠番佢俾你呀。」

伯伯一面笑著自己去不了廁所,又笑自己被姑娘仔綁住左,跟太太說自己老了,不過會乖的,會按護士鐘,不會亂下床的。

原來,你看到別人的強顏歡笑比看見他很生氣、很失落更難受。

人敵不過時間,我們終會遇到老去的時候。一些我們以為很理所當然,很容易的事情,原來對老人家來說會一夜之間或是漸漸地,這些例如站起來、小解會變得如此力不從心。

又原來,更難過的是,你看到愛他的那位婆婆為他而擔心、希望我們多加照顧,那種感覺更難受。的確,可以叫婆婆來看著伯伯,但倆口子的歲數加起來可能都一百六十多歲,要婆婆夜晚來到醫院,又於心何忍。

很多很想做好的事,但始終有難處,有不能達到的時候。雖然很難過,最後也得替伯伯穿上了背心,因為跌倒的後果可以很嚴重。

給我在短短幫忙的時間,看到他倆口子的對話,也覺得很有意思。

一位為自己著緊的人,另一位是怕那位太著緊自己的人,他們的對話很平淡,但也很窩心,就是八十後很真摰的愛情。

 

圖: english.sina.com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

很多人都很害怕踏進醫院,因為好像自己或是家人要步入一個個生離死別的難關。病房門外、口罩背後,除了 on call 的醫生還有 PANight 的護士們。面對生老病死或是危急關頭,醫護都必須表現得很冷靜。然而,我們也有惋惜、感歎或是害怕的時候。朋友們鼓勵我把故事分享,文筆不是很優秀,也未必會引起共鳴,但這也感謝支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