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後的服務承諾

八十後的服務承諾

「哎呀,你地唔好困住我啦,好夜啦我要番屋企架啦,老婆等緊我呀。」

我在白天時不是負責照顧他的護士,但略懂他是從加拿大回流的伯伯,他的樣子「鬼鬼地」,真的有幾分似「老外」伯伯,對他印象深刻的原故最主要是他有時候忘記了自己在醫院,不知道我們是醫護人員,可是他可以自己照顧自己,唯獨走路會有點不穩,除了怕他會「走左佬」外,最怕他有一刻忘記了自己已經是八旬老翁,一不留神便會摔倒。

由於我們不會放他走,為了逃走,他曾問同事 can you speak English? 令人笑逐顏開。
當夜更時,他又想逃走,把安全背心掉脫,在門外看看我們在哪,熱心市民病人甲看到他便按護士鐘找我們,我們甫走進病房內,立即攙扶他回床上。

伯伯對我說:「你好生面口喎,未見過你嘅!」
我說:「你咁醒嘅!係呀我好少入黎架。」

為了轉移他視線,我跟他說:「伯伯,你個樣鬼鬼地,係咪混血兒黎架?」
「我讀書果時都鬼鬼地架啦,你有冇聽過拔萃男書院呀?我中學係拔萃男書院架」
「嘩,名校黎架喎!」同事繼續轉移視線。

「我果時想入香港大學架,不過入唔到呀,所以畢左業做政府工呀。」
「都好勁啦,果個年代嘅男拔喎。」同事答道。
我問:「聽講你係加拿大番黎架喎!」
「係呀!多倫多呀!我退左休就去啦,果度有大屋架,你地可以黎玩喎!」
「下次先啦,你快啲訓啦!」

在閉路電視裡,再一次見到伯伯逃脫。

「好夜啦,你快啲訓啦!」
「唔係呢,我真係要番屋企,老婆等緊唔可以咁夜架!你地結左婚未呀?」

兩位已婚同事告訴他已婚,他續說:「結左婚啦!好呀!最緊要搵個好老公呀!」說畢便拍拍我的肩膀。

我吿訴他:「我未結婚喎!」
「哎喲!對唔住呀!咁唔可以請你飲茶!記住搵個好老公呀,我都想搵個好老婆嘅。」
「哦!你老婆唔好咩?」
「我老婆牙,都幾好嘅,果時我拔萃男書院,佢真光架,有三個仔女,啲孫都好大啦!」
「好啦,唔傾住啦,我要做野,晏啲再搵你。」
「好呀,唔阻你搵食啦!」

真令我們哭笑不得,我們這一次把他安置在病人椅上,希望他不要再逃走。
晨光初現,我替病人們檢查血糖,他看到我在病人床邊走來走去,問我在做甚麼,等了我好一會兒了。我吿訴他說要工作嘛,身不由己。

放工前跟他道別,說下次再見。
跟同事談起他,才知道原來他的妻子幾年前在加拿大過世了,本來就只有他倆老在外國安享晚年,現在他的子女不想他獨個兒在外地,才把他送回香港。
他忘記了自己的妻子走了,心中仍想怕太太會為自己夜歸掛心,還叫我們要找個好丈夫。對某些人來說,失憶未嘗不是件好事。

這就是「八十後」的愛情,在醫院裡看到不少,是他們愛情的服務承諾,很純真、真叫人羨慕。

 

圖: www.brendacritell.com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

很多人都很害怕踏進醫院,因為好像自己或是家人要步入一個個生離死別的難關。病房門外、口罩背後,除了 on call 的醫生還有 PANight 的護士們。面對生老病死或是危急關頭,醫護都必須表現得很冷靜。然而,我們也有惋惜、感歎或是害怕的時候。朋友們鼓勵我把故事分享,文筆不是很優秀,也未必會引起共鳴,但這也感謝支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