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之後,會否為時已晚?

十年之後,會否為時已晚?

見到當中回憶片段,諗返起去年夏秋之交,自己同好多香港人做過既好多野,不禁又悲從中來。到底我地為左香港,為左社會既將來,為左大家既尊嚴,可以付出幾 多,需要付出幾多?我有時都覺得自己好煩,點解硬係放唔底,硬係唔可以嘻嘻哈哈咁食每一餐飯,傾每一次計,但係我真係唔憤氣,點解社會係咁唔公平我地就一 定要接受?點解政府咁不公不義我地一定要忍?點解想改變遊戲規則就一定係不勞而獲?

我相信有好多人唔同意我,或者呢套戲有關港人身份認同既睇法同立場。可能你係覺得自焚太激進,香港獨立係完全唔現實,可能你覺得純粹係一班讀飽屎片唔洗養 家既年輕人賴地硬,又可能,你只係懶得去用腦諗,又再可能,你只係連狗都不如既五毛,或者係某些實質上冇分別既野,對於以上呢堆人,我只係想你地用下個心 去感受香港,用最原始最純真既愛去想像香港應該係點樣,你最後同唔同意我,選擇做咩,都無所謂,反正如果你係愛香港,無論結局係點,都係一齊揹。

戲入面有一句話「茉莉花革命就係由一個青年自焚開始」。先唔講茉莉花革命係乜,其實大家有冇諗過,一場革命會係點?一場革命可以係點?一場革命可以係幾重要又幾渺小?

1688年英國光榮革命,確立君主立憲既方向;1775美國革命,經過八年獨立戰爭,同好多好多有關女權,黑人權利既爭取之後,先成為今日強國高官最鐘意 移民去既美國;1789年法國大革命,憤怒既民眾攻陷象徵專制統治既巴士底監獄,經歷拿破崙戰爭,幾次君主復辟到差唔多一百年之後,先似今日見到既法 國;1917年俄國十月革命,仲慘,踢走一個皇帝,點知迎黎一心只係想用俄國實驗自己套病態共產主義既列寧,到依家俄羅斯響我眼中仲係一個專制國家。

抛咁多書包唔係話我地一定要用武力,一定要用咁時間,又或者一定會失敗,只係想帶出一樣野就係,無論係乜野原因,冇飯食,覺得冇尊嚴,唔公平,救世人乜都 好,呢班人選擇左放棄一路以黎既制度,去為將來既自己,將來既人民,將來既社會,換黎另一個可能性,另一套生活,另一種人生。冇人知行另一條路會有咩後 果,但係唔行就唔會知。

茉莉花革命既起源北非突尼西亞,依家總算可以選自己既總統,叫做有個好結果;附近跟風搞革命既國家好多都冇咁好彩,多數都係推翻左獨裁政府之後變成無政府狀態或者內戰,例如近排好出名既旅遊勝地敘利亞。

我地可唔可以為將來行咁重要既一步呢?我地應該攞勇氣出黎揹呢個責任,定好似上一班人咁留底個爛攤子?我地會點揀?

講笑咋,我地有得揀咩?

特首我都冇得揀啦。
香港我地都冇得揀。

 

文: 西瑞 (九十後知識型廢青)

圖: www.fumble.hk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