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中註定的犯賤?

命中註定的犯賤?

很久以前曾經有個一個想法,人生所遇上一切的事情會否盡是被安排好,而未發生的事情其實就如寫好的劇本一樣等待著在舞台上被演繹,而我們就是那些演員。唯一不同的地方是演員會預先知道劇本的內容,我們卻不會知道而已。這類想法大概不少人也曾有過,然而小弟卻認為縱使如此又如何?跟我們有什麼關係?既然無法預知劇本的內容,即使肯定了人生只不過是一場預設好的舞台劇,又或者是一系列被設定好的運算程式,亦無從改變進行的方式以及最終的結果。縱然一系列被設定好的運算程式之間其實還有些許的變數,出來的結果就算改變了亦無任何差別,意思不是說結果上沒有差別,是對我們來講沒有差別。

正如前文所述,在大家都不會知道自己的「劇本」將來會有什麼戲碼的大前提下,我們絕對不可能發現到劇情出來的結果與劇本原來的設定有異,因此所有事情是否皆有天意;命運是否早成定數,老實講我不認為有人可以為此定論。凡事都有正反兩面,好比英文的諺語「錢幣有兩面」(A coin has two sides),偶爾思考一下哲學問題能夠保持思路清晰,且訓練邏輯思維有助於在判斷事物時不輕易被個人甚至旁人的情緒左右,一步一步走向真理;相反地,過於思考這類沒有答案的哲學問題卻有機會令人走向極端,一步一步邁向瘋狂。  幾日前看了齣想看了很久的戲,得到一點啟示,是有關於前面所提及的話題,在此想跟大家稍作分享。

這齣名叫 Spoorloos (The Vanishing )[1] 的戲講述一對正在旅行的年輕戀人,在途中一個休息站失散。當時男主角打算去買些飲品,回來後發現女主角芳蹤杳然,遍尋不獲後決定尋求當地警方協助。然而,光陰荏苒,三年日子過去了,但依然沒有女主角的蹤影,即使男主角這三年一直在這個地方以及附近徘徊,用盡一切的方法,亦找不到女主角。唯獨是一直收到匿名明信片,似乎她的失蹤並不是意外或偶然。劇情發展下去男主角終於有機會與那名寄匿名信的男子見面,一切的答案都在他身上,「只要跟隨著他就能夠得知女主角的去向」── 至少他是這樣說。縱然男主角知道前路會有不知明的事情或遭遇發生在他身上,等待著他的極可能是一個又一個的陷阱,為了作一個了斷 ──  清空纏繞他三年來腦海中的所有疑問,他決定坐上駕駛座旁的位置,跟隨這個男子展開神秘的旅程。

最有劇情張力的地方由途中該男子提出的一個經歷開始:年少的他在家中的露台望向兩三層樓下的街道,心中就想著為何心中會有恐懼?何不跳下去?是恐懼心讓人不會這樣做,既然如此「我」不跳下去就是命中註定了的事情?那麼,若然選擇跳下去就是戰勝了命運,同時證明「我」是可以選擇的,不是命運早已替「我」選擇好。隨後畫面看見他一躍而下。壓軸部分就是劇情後段,這個男子取出一個盛著即溶咖啡的保暖壺,倒一小杯給男主角,男主角問他咖啡裡放了什麼,豈料對方平靜地回答當中有安眠藥。

應用在現實生活中的話,就好像九七後的香港,市民一直想知道九七後的香港會變成怎樣的地方,有人告訴你無論如何首先要選個好特首,但從來沒有講過什麼才是一個好特首。之後有人又會跟你分享一件事情:特首選舉為何一定要由熱門當選?難道一早就安插在政府架構內的唐英年就必定是特首未來接班人?梁振英就不可以嗎?結果梁某人就當選了。話說回來,主角初時並沒有接受這杯咖啡,還一杯咖啡潑到那男子臉上,但該男子並沒有太大反應,再倒了一杯咖啡給主角。開始時主角立場堅定轉身離開,只不過當他問主角是否真的想永遠帶著這個疑問離去、永遠錯失這個疑問得到解答的機會之時,主角猶豫了,大家試猜想一下主角最後有沒有喝下那杯咖啡?

只能夠講,主角最後終於得到答案,劇透就到此為止了,若有興趣的話可以自己找找這套電影,我只知道在很大爭議的情況下梁振英當選了,上任首兩年社會紛爭不斷,其後爆發了928雨傘運動,然而竟然還有不少人依然表示要支持梁某人,要一直等待他有朝一日「搞好香港」,著大家不要太早定論他的功過,事到如此,我只能夠講一句「為左尋求答案,你可以去到幾盡?」難道為了得知一件事情能夠演變到有多壞,竟會有人選擇明顯更差的取向亦不去保持現有的狀況?

即使唐英年跟梁振英都不是好的選擇,但是兩者之間一定要選一個的話,我認為在兩害當中取其輕者會較恰當 ,只可惜選擇權不在我們手上,因此多講亦無用。或許當其時的1200人之中有689人寧可喝下那杯安眠藥咖啡去賭一下香港會變成如斯境地,也不願香港保持現有相對穩定的狀態,而現在他們期待的光景似乎已呈現在大家的面前。

[1] Spoorloos (The Vanishing ), 上映年份為1988年,詳細資料請參看以下IMDb 的連結
http://www.imdb.com/title/tt0096163/

 

圖: www.covershut.com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返。」 二千二百多年前,荊軻抱著必死的決心,渡過易水踏上行刺趙正這條不歸之路。本人的寫作旅途亦然,即使最後與荊軻一樣未能成一大事,亦盼望能與他一樣在歷史上留下痕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