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 Scott Weiland

悼 Scott Weiland

前 Stone Temple Pilots 及 Velvet Revolver 的主唱 Scott Weiland,12月3日被發現於巡演巴士上猝死,享年48歲,震驚樂壇。筆者希望以這篇小文章,悼念這位一代搖滾樂人。

VR

STP

Scott 生前是不折不扣的 Rock Star,難相處、濫藥、行為乖張,但不能否認他擁有一把好聲線,並在台上充滿魅力。他有份創立的 Stone Temple Pilots (STP),雖然不是來自西雅圖,卻公認是 Grunge 大將之一。90年代時,STP 把握到一眾西雅圖 Grunge 樂隊 Nirvana、Pearl Jam、Soundgarden 掀起的Grunge風暴,成為大紅大紫的樂隊。Stone Temple Pilots 92年的首作《Core》最終賣了800萬張,94年的續作《Purple》同樣大賣。

不過,樂評很快就指出 STP 聲音和 Soundgarden 及 Alice in Chains 酷似,只是兩者的混合體,欠原創性。筆者無意作任何批判,不如這樣說吧:STP 十分能夠掌握 Grunge 風格。

Kurt Cobain 94年用霰彈槍結束了自己短短的27年生命後,Grunge 熱潮也隨即消退,STP 也不免受影響。樂隊在製作第三作《Tiny Music… Songs from the Vatican Gift Shop》時,也出了問題。先是 Scott 因為藏毒而被捕,加上 Scott 也組了自家樂隊 Magnificent Bastards,同時 STP 的另外3位團員 DeLeo 兄弟及鼓手 Eric Kretz,又找來歌手 Dave Coutts 組了一隊 side project Talk Show。結果 STP 在製作《Tiny Music….》時,因選曲和製作問題,爭吵不斷,最終《Tiny Music….》只賣出了200萬張,成績大不如前。

STP  2001年推出的第5作《Shangri-La Dee Da》時,Grunge浪潮已走到尾聲,這張作品推出後不久,STP 也步 Soundgarden 後塵,於2002年底解散。

Scott 的故事也在這時候,踏入新一頁。

Guns N’ Roses 3位原成員 Slash、Duff McKagan 和 Matt Sorum,於2002年再次聚首,並決定重組一隊新樂隊,於是開始展開慢長的尋找主音之旅。當時他們3人刷盡人情卡,多位大牌歌手,例如前 Skid Row 的 Sebastian Bach,Days of the New 的 Travis Meeks 等,都曾經和 Guns 3人組扯上關係。而 Scott Weiland 也在 STP 解散後,於2003年獲邀試音。

當時外界一直認為 Scott 並不是大熱人選,因為 STP 和 Guns 風格非但迥異,樂迷也分屬兩大圈子。而 Scott 溫暖而略帶沙啞的沉厚聲線,也和 Guns 的 Axl Rose 那種神經質高亢截然不同。但結果 Scott 爆冷成為這隊新組合 Velvet Revolver(VR)的歌手,並於2004年推出首作《Contraband》。

《Contraband》一出即登上 Billboard 100榜首,而當中揉合多種風格的樂風,亦廣為樂迷爭相討論。大碟中的主打歌 “Slither”、”Fall to Pieces”,也先後成為冠軍榜首歌。不過,更為樂迷津津樂道是兩首 Guns 味十足的快歌 “Sucker Train Blues” 和 “Dirty Little Thing”,Scott 展示了從前在 STP 比較少見的急促唱法,加上 Guns 3人組與節奏結他手 Dave Kushner 辣味十足的演奏,恰似回到80年代的美好時光。

VR 之後馬不停蹄,展開了長達19個月的 World Tour,並參與了多個音樂節,2005年也獲邀出席 Live 8。樂隊邁向頂峰之際,毒品這個老問題,卻再次找上門。

Guns 3人組和 Scott 職業生涯,一直和毒品糾纏不清,VR 當時據說只有 Dave Kushner 沒有沾上毒癮。Scott 是戒毒所常客,亦曾多次因為藏毒被捕,即使到了不惑之齡及成家立室之後,情況也沒多大改善。

毒品沒有影響 VR tour門票銷路,卻影響了樂隊內部關係,以至續作製作進度。最終,VR 第二作《Libertad》於 2007 年推出,雖然銷量不及首作,但作品顯示出樂隊5人的默契,Scott 的歌聲與樂隊配合得更佳,評價甚至高於《Contraband》。

VR 再次踏上 tour 之路,但這次樂隊內部問題卻完全浮出水面,先是 Scott 濫藥問題復發,樂隊於2007年11月因為「健康問題」,取消了澳洲的 tour,然後 Scott 表示自願進入戒毒所,但之後又因為「受藥物下駕駛」而被捕。

VR 好不容易才等到 Scott 歸隊,但眾人已對他忍無可忍。Slash 形容 VR 2008年初在英國 tour 時,眾人都和 Scott 陷入冷戰,除了爭吵外,並沒有任何對話,當時樂隊已醞釀將 Scott 開除。Scott 似乎也感到氣氛有異,卻又不甘示弱,他在當年3月20日格拉斯哥一場演出中,公開表示這次是樂隊最後一次 tour,暗示自己不玩了。最終 VR 於4月1日發表聲明,確認 Scott 已經離隊。

Scott 自不愁寂寞,立即和 DeLeo 兄弟等人重組了 STP,再次展開 tour。STP 一直相安無事,2010年推出的同名大碟,也頗獲好評。不過在2012年,Scott 又再次和其他隊員爭執,樂迷期待已久的《Core》20周年紀念 tour 也最終沒有實現。Scott 自己在2013年2月展開 solo tour 後不久,STP 宣佈開除 Scott,並找來 Linkin Park 的主唱 Chester Bennington 擔任新歌手。

Scott 的故事還未完結,他近年專注於 solo 樂隊 Wildabouts,並和 Ron “Bumblefoot” Thalhi 等樂手組了一隊 Art of Anarchy,兩隊組合同樣在今年推出新作,Scott 也馬不停蹄地出 tour。不過,毒品問題仍然揮之不去。

Wildabouts 的結他手、Scott 的音樂拍檔 Jeremy Brown 今年3月30日,《Blaster》正式發售前一天離世,後來證實死於藥物過量。而 Scott 今年的現場表現也十分不妥,他在3月14日一場音樂會的 VIP meet-and-greet 中,不知是興奮過頭還是上了電,公然對參與的歌迷出言不遜,事後要道歉。之後他在4月一場表演中,神色明顯有異,連首本名曲 “Vasoline” 也唱至荒腔走板,再次深陷毒癮之說,不脛而走。

最終,Scott 於12月3日,在美國明尼蘇達州 tour 期間,被發現於 touring  bus 上昏迷不醒,後來證實不治。消息來得突然,因為他出事前幾天,還精神奕奕地接受訪問,明言對 VR 重組持開放態度,又大談最喜歡的 STP 作品。現時尚未知 Scott 的確實死因,但相信也和他的濫藥史不無關係。

縱使曾經爭吵不斷甚至公開反目,VR 和 STP 餘下的成員,都發表公開聲明,向 Scott 致意,當年和 Scott 吵得最兇的 Matt,也盛讚 Scott 是搖滾樂史上,其中一位最傑出的 frontman。STP 3子也表示和 Scott 一起有很多美好回憶,又指他有過人天賦,但部份卻成為了詛咒。

Scott 早年就已經符合一切加入「Club 27」的條件,天賦、魅力以及生活方式,最終他比 Kurt Cobain 等人活多了20年,並且也沒有浪費時間,推出一張又一張膾炙人口的作品,可惜最終還是驟然離世。Scott 生前擁有一理忠實樂迷,離開時也獲同行一致讚譽,遺憾地,他的歌聲已成絕響了。

 

文: 伽馬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歡迎各位讀者踴躍投稿,來稿請電郵至 info@menjap.com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