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於斯

生於斯

我知講起來有點肉麻,但我深信人與人的相遇總講究緣份和 timing,朋友如是,情人如是,歌手樂迷如是⋯⋯一年多前,我還未覺察到自己是如此在乎這個城市,如此緊張她的存亡續絶,若果我在那個時候認識 C AllStar 團隊和他們的作品,我想我未必會有太强烈的感覺。但過去一年,我城日日陰霾密布,天天倒海翻江,於此時此刻遇上他們的舊曲新歌,份外入骨揪心。他們是創作人,我是樂迷,按理應該我是他們的知音。但聽畢他們的新專輯,我倒覺得他們是我的知音,因為他們唱出了我的心聲,而我亦相信是不少香港人,特別是七八九十後的心聲。

《生於斯》是一張概念大碟 (concept album),以香港為主題,全碟十二首歌,像一本童話書的十二個故事,獨立去聽會有各自的意思,但把十二首歌串起來,讓樂迷一次過由頭聽到尾,卻會昇華到另一境界。小弟沒有資格寫碟評,但我嘗試在這裏分享作為一個樂迷的聽後感和對歌曲的解讀,也許我只是「諗多咗」,也許我意會到的並非創作人的原意,但藝術就是要誘發無邊無際的想像,應無對錯之分。

1.生於斯 (作曲:倫永亮 填詞:林夕 編曲:倫永亮 Cousin Fung 賴映彤 監製: 簡)

大碟的點題作,我聽完差點哭了出來。作曲編曲精微,Verse 輕快,Chorus 激昂,用以對照主權移交前後的境況。歌詞就更加出神入化,夕爺不愧為夕爺,第一句歌詞「生於煙花.不識煙火的城市」已令人感嘆。「煙花」是廣東話,「煙火」是普通話,所以香港的七八十後「生於煙花」,但「不識煙火」,一句歌詞就點出了香港異於內地。兩地的相異之處由歷史造成,正如「煙花」與「煙火」二字,本來並無優勝劣敗,但不同就是不同,勉強融合,徒惹惆悵。而「煙火」二字亦在此歌中借代內地,所以「煙火一灑遍.繁榮是給溫飽者的鴉片」暗指因內地而來的所謂「繁榮」和「安穩」令某些香港人,尤其是既得利益的「溫飽者」甘願犧牲香港的獨到之處而飲鴆止渴,令原來「厭惡世故.永不念台詞」、「生於安穩.安心玩競爭遊戲」的七八十後要面對「天色(我覺得是借喻中央)一翻臉.隨時隨地亦會觸電」的困境,帶著「我的天.逐片被拆遷」的唏噓,卻「無聲處話舊年」。

2.我們的電車上(走過下世紀)(作曲:甯浩基 填詞:鍾晴 編曲:Barry Chung 監製:簡)

電車乃香港劃時代的活見證,出現在此專輯中可謂順理成張。將差不多六年前的舊作重新編曲,在電車承存受威脅的時空下依然唯美。由一人獨唱變成四子合唱,少了一點個人的青澀浪漫,多了一份同心合力的固執堅持。

3.請勿靠近車門 (King@CAllStar的作品

神來之筆,以 1 分 54 秒的純音樂作 interlude,由慢轉快,由電車的叮叮聲轉電音,巧妙地把「我們的電車上」和「上車咒」連起來,整個感覺很夢幻,好像以快鏡播映一套關於香港的紀錄片,轉眼就由泛黃的老照片翻到今天現代化的畫面。

4.上車咒 (作曲:On@CAllStar 填詞:On@CAllStar 編曲:On@CAllStar 賴映彤  監製:簡)

很上腦/洗腦的一首歌。上車/買樓無疑是現今年輕一輩的詛咒,作為紀錄時代的大碟,豈能不以此作為歌曲題材?順帶一提,MV 一絕。

5.城惶城恐 (作曲:賴映彤 填詞:梁栢堅 編曲:賴映彤  監製:簡)

「上車咒」帶出的社會問題,由「城惶城恐」的政治實況延續。此曲在 2014 年中推出,當時未有雨傘運動,筆者自己還處於半夢半醒的狀態,但我城卻已躁動不安。詞壇鬼才梁栢堅,以歌詞勾勒出當時的社會氛圍,「潘多拉盒子.偏說百寶袋」、「被意識操控.今天的我難動」⋯⋯ 滅亡前先瘋狂,「城惶城恐」的編曲和演繹亦帶點半瘋的味道。

6.門常關 (作曲:黃安弘 填詞:小廣 編曲:黃安弘  監製:簡)

政治和社會問題終於來到 2014 年 9 月「雪崩的一瞬間」。這首歌讓我憶起去年夏慤道的畫面,除了因為夏慤道在「門常開」前面,還因為一句歌詞「我渡過的寒冬.從不感動你.才更加冰凍」。那一年,多少人在街頭由夏天待到冬天,但面對一個「無意看風吹雨翻」、「不肯聆聽.未睜開眼」的政府,一切也是徒勞,委實令人心寒齒冷。

7.少年宮 (作曲:David Kong 填詞:周耀輝 編曲:Johnny Yim 監製:簡)

如果「門常關」是講傘運,那「少年宮」就是說傘運後香港人的迷失。政改方案被推翻後,香港和香港人都不知該何去何從,故「出口不見.我發覺我迷路至此」、「左轉得到灰天.右轉找不到光線」。歌名「少年宮」應該是少年在迷宮的意思,但少年宮其實也是社會主義國家「栽培」年輕人的地方,以此為歌名,是否另有所指,就不得而知了。

8.紅館夢 (作曲:賴映彤 填詞:黃偉文 編曲:賴映彤 監製:簡)

曲風一轉,由慢變快。香港人堅毅不屈,雖然有迷失的時候,但迷失完就要再上路追夢。老實說,獨立去聽這首演唱會主題曲並不是太吸引,但以此鼓勵迷失少年「毋忘初衷」,繼續尋覓理想,並把追夢連到下一首歌講天星碼頭旁的 busking,也尚算安分順暢。

9.夜幕天星 (作曲:簡/賴映彤 填詞:簡/Oscar 編曲:賴映彤 監製:簡)

很舒服的一首中版歌!我試過夜晚在渡海小輪上聽著此歌,迎著海風,望著維港兩岸的聖誕燈飾,不禁醉意醺醺,驚嘆我城是如斯美麗。「天星」當然是指天星碼頭,此曲以新天星碼頭旁的 busking 訴說公共空間對一個城市的重要性,望香港人珍惜愛護,亦以「天變星變一瞬間」、「海變山變一瞬間」、「興建遷拆交替間」等歌詞懷念舊天星碼頭。

10.逾越生死 (作曲:Cousin Fung 填詞:鍾晴 編曲:Cousin Fung 監製:簡)

2015 年中推出的主打歌。那時一路不明白怎能把「逾越生死」和「上車咒」兩隻南轅北轍的歌放在同一張 concept album。現在才知,原來獨立去聽此曲是講懷念逝去的人,但放在夜幕天星和后會無期中間卻令人聯想懷念的是逝去之物——上一首歌的天星碼頭及下一首歌的皇后碼頭。以此為基礎,就不難理解「路軌.路燈.在等誰」,「寺廟.郵筒.在等誰團聚」。

11.后會無期 (featuring: 梁詠琪 作曲: 賴映彤  填詞:Oscar 編曲:賴映彤 監製:簡/賴映彤)

由「後」變「后」,一字之轉,風光無限。Plug 歌時一路說「后會無期」講第三者,網上則一面有人評此曲戀殖,現在終於有分曉。「后」確指皇后碼頭。皇后碼頭在香港歷史上有著獨特的地位,在殖民地時期,皇后碼頭曾是港府主要官員和英國皇室的專用碼頭,歷代港督上任,甚至英女皇訪港時也會乘船到中環皇后碼頭上岸,而九七主權移交,末代港督彭定康也是在那裏離開,故以皇后碼頭借代香港的前宗主國非常合適,而那「后」字又可與「城惶城恐」的一句「落難皇后.樂園落成洛陽落後」呼應,更巧妙的是 featuring 的梁詠琪剛有一首舊歌叫「落難皇后」,整件事可謂配合得天衣無縫。「再見說過.皇后像你.不會再念舊」,既然英國再不會顧念香港,那香港人也只好靠自己繼續跑下去了,以此帶到最後一首歌「日暮途遠」。

12.日暮途遠 (作曲: On@CAllStar 填詞:小廣 編曲:何兆基 監製:簡)

「日暮途遠」一語出自《史記.伍子胥列傳》,意謂天色已晚,路亦走到盡頭,比喻處境異常艱難。但整首歌的編曲和歌詞卻與此語有很大的落差,歌曲節奏明快,由四子演繹更見朝氣,那個「日」似日出多過日落,而歌詞「迷失.尋找.遇到」、「未冷的熱情.在奔跑中.怎麼去融掉雪景.橫越迷嶺.雕刻出腳印.教後人路經」、「前途尚有.幾個彎角.景致說不定」、「自得堅定.長空做證」亦有柳暗花明的勵志氣息。以此寄語香港人莫灰心喪志,實有點「斜陽裹氣魄更壯.斜陽落下心中不必驚慌」的感覺。所以「日暮途遠」的不會是香港人,更弔詭的是,「日暮途遠」在史記的下一句是「倒行逆施」,全香港最倒行逆施的是誰?還需說嗎?

 

行文到這裏,我突然覺得自己好似一個解籤佬!而且一解就十二支籤,將十二首歌的曲風歌名歌詞和香港歷史穿鑿附會。當然,以上所述,全是個人感想,不可代表 CAllStar 的立場。但正如我在<80後看CAllStar>一文所言「香港人聽香港人寫的粵語歌有其妙處,因為只有相同的時空背景和以母語創作的歌詞才能讓聽眾從曖昧的文字中發揮想像,嘴嚼猜測詞人於那一字半句中意有所指的究竟是甚麼」,喜愛廣東歌詞的人應該會和我一樣很享受那種文字的若隱若現,事事都說得很白反而沒有趣味。但願是否生於斯的香港人都可以珍惜香港,亦珍惜廣東歌文化。香港有七百多萬人,全球講粵語的人更是上億,只要有種的音樂人和有心的歌迷繼續努力,怎會撐不起一個廣東歌樂壇?

 

圖: 作者提供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