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十年後的我(一)

給十年後的我(一)

最近三色電視台在播放關於實習護士的電視劇,在 Facebook 裡看見同行各式各樣的討論。在我來說,三色電視台終於開拍一套以護士為主題,而在黃金時段播放的電視劇。

律師、老師、醫生、紀律部隊的電視劇屢見不鮮,但似乎沒有人深入了解護理這份專業是甚麼,未入行前我對「姑娘」的印象都是「好惡」。老實說,想當年我心中萌起加入醫護行業,或多或少都是受電視劇集「妙手仁心」影響。理想與現實差了點距離,最後當了護士,才發現原來護士在醫院𥚃,照顧病人的時間最多。

這陣子,心裡在懷疑為何自己當初會入行。

工作了一段時間,發現自己原來有很多不足,很氣餒。

想應邀朋友的約,才發現自己週末、週日要上班。你工作時,朋友們休息;朋友們上班時,你要休息。

二十多歲,要向五十多歲的家屬,八十多歲的病人,解釋生命走到盡頭,其實讓病人「好死」,比一場具創傷性的心肺復甦好。

所謂「十搓九輸」,「搓人」就是我們行內常提及的心肺復甦。因為我們在為病人進行心外壓時,你確確實實可以聽到肋骨折斷的聲音,你眼見很多病人有了心跳後又會 flat line,或是不會把生命延長了多少。

穿上了制服,不論你年資多少,大眾對你的期望就是「註冊護士」,你每天的工作或是填寫的都是法律文件。

在工作上感到迷茫的時候,給我遇到了讓自己反思的契機,希望把它寫下來給十年後的我,讓自己好好記住當下的熱情。

這天晚上,病人說自己想下床到洗手間小便,可是又感到暈眩,於是病房助理與同事把他扶上床,告訴他「如果感到頭暈,就不要下床小便了,很容易會跌倒。」

同事為病人量血壓,發現上壓比平常低了不少,為他重新量度血壓,還是低。她於是用另一部血壓計量度血壓,上壓還是低,把 cardiac monitoring 駁上後,看見心跳 159-165 下,我們見他的情況不妥,同事立刻為病人做心電圖,告訴我致電實習醫生。

「喂,我地有個 patient 入黎 chest infection,佢一開頭話自己頭暈,幫佢 take 左個 BP 本身八十幾,再 take SBP 依加得六十幾,同埋勁 tachy,百五百六下,個樣似 SVT,暫時冇 desat,你黎睇下佢啦,verbal order 俾條 gelo full rate 先啦好冇?」我說。

不久,實習醫生來到,我們的 e-trolley 已經 standby,同事叫我再致電給駐院當值醫生,醫生來到後,看到病人的心率很快,便跟我們說:「開支 ATP,10 mg。」

「ATP 10 mg, 另一支係 NS flush。」我把藥物交給醫生。

「伯伯,醫生幫你打支針,打完個心會有一下好似會停左咁,有啲辛苦。」我說。

實習醫生把 ATP 打到病人的靜脈導管後,頃刻同事、醫生們和我都屏著氣息,等待著心電圖的變化……

 

圖: www.wisegeek.com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

很多人都很害怕踏進醫院,因為好像自己或是家人要步入一個個生離死別的難關。病房門外、口罩背後,除了 on call 的醫生還有 PANight 的護士們。面對生老病死或是危急關頭,醫護都必須表現得很冷靜。然而,我們也有惋惜、感歎或是害怕的時候。朋友們鼓勵我把故事分享,文筆不是很優秀,也未必會引起共鳴,但這也感謝支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