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e Sunrise 與《小王子》,從 2013 難忘的夏到 2015 不冷的冬

Before Sunrise 與《小王子》,從 2013 難忘的夏到 2015 不冷的冬

那是 1998 年的一個仲夏凌晨,家人都睡了,我打開電視,百無聊賴的把弄着 remote。三色台剛播完新聞,明珠台在播尚格雲頓的動作片,亞視和現在沒兩樣,在重播自製的爛劇。那時家裏還沒有甚麼 Cable 或 Now,台就只有那麼四個,再加上那些凰凰台、衛視中文台的雜七雜八。我 click 呀 click,最後停在國際台的畫面上。

那是我一生中第一次看這部電影。

前晚我把影碟從一堆舊影片處弄了出來,又看了一次。這套電影我看了八次。我還記得那時有兩位朋友在 HMV 幫我找到這套影碟,還是一套一區碟。Before Sunrise,ATV 那時譯它做《情留半天》。它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電影。

這套電影的故事是怎樣我就不多說,你要是感興趣的,IMDB 可以幫到你。我想說的是,它令我從一片空白混沌中發現這個世界。原來,這個世界有思想,有哲學,有文學,也有藝術,它令我從另一個角度喜歡歐洲,又引領我走進更深層次的思維。於我而言,Before Sunrise 並不僅止於一部 Romance,更是啓發我成長的一條神祕鎖匙。

2004 年末,Richard Linklater 為我們帶來了電影的姊妹續作 Before Sunset,香港譯作《日落巴黎》,場景由九年前的維也納變成巴黎。我和那時的女友進影院看,我很喜愛它的音樂,塞納河畔的景色也很美,但我還是覺得整套影片可以拍得長一點。去年在巴黎,我和朋友們走訪了片中的 Le Pure Café。那兒有很棒的白咖啡和朱古力酥,還有個很正點的女侍。我又去了片首的 Shakespeare and Company。這間坐落在塞納河畔的古董書店當年深受文豪海明威歡迎。我步上書店的閣樓,中午的陽光從窗臺透進室內。我坐在那帶點殘舊的棕紅色梳化長椅上,室外是塞納河畔細緻景色,遠眺對岸是西堤島上的巴黎聖母院。那種紙張發霉的味道,混雜四週橡木書架散發的濃烈氣味,意外地給人一種恬靜閒適的感覺。那種電影裏的親切感一湧而至。人大了,再不好追求太多精彩刺激,一份寧靜、一份安息,更見窩心,旅程上如是,感情上如是。坐着坐着,忽然醒覺樓下還有旅友們在候,只有站起身,緩緩的離開旅程上的這片寫意空間。

 

941258_10151588268523218_1882848192_n

64041_10151588269008218_1001925544_n

1002320_10151588269348218_1678803907_n

1070010_10151588269668218_1786630757_n

也許,每個人生命中都會遇上那麼一個,能夠敲響你心靈鐘聲的人,就像 Jesse 在火車上遇上了他的 Celine。兩個人在一起,未必需要是天作地設的兩塊拼圖,未必需要「驚天動地愛戀過」。但偏偏命運交叉的一刻,就如石子投進湖裏一般,可以引發無限漣渏。2004 年春,我剛剛考完 AL 沒久,跑進中文大學面試。那一天,我遇上了一個影響我深遠的人。這個女孩很有才華,對文學和哲學有很深厚的認識。我和她相處了一個下午,在那一間書店中,她向我介紹了一本震撼我心靈的書。這本薄薄的小書,叫《小王子》。

在我看過的書中,看完令我感到很悲傷的有四部,分別是《雙城記》、《茶花女》、《少年維特的煩惱》,與及這一部《小王子》。《雙城記》說的是人性光明,《茶花女》描寫貧窮,《少年維特的煩惱》刻劃的是執着與沈溺。在《小王子》中,我卻看見孤寂,孤寂得這麽冷…… 話回正題,我和那個女孩最終也沒有發展出甚麼,而我們也只有見過這麽一次面。然而,直至九年後的現在,我還是記得那一個下午。來者匆匆,如踏雪無痕﹔餘音杳杳,若心中尋梅。

從我第一次看這部電影,到現在,十六年間,遇過很多人,碰到很多事。有時我會想,如果我是 Jesse,那麼我就在火車站離別時,抓住她的手留住她,也就少了許多許多的遺憾﹔但當然,如是者就成就不出這齣經典的浪漫故事。生命,就是由數之不盡的遺憾所組成,一天不躺下去,一天都要繼續走。

今年九月,香港會上演電影的最後一部,叫 Before Midnight,場景設在希臘,也為這块三部曲譜上一個句號。這麼多年,由第一次在家中的廳裏看的親切感動﹔到後來拖着別人的手在戲院裏甜蜜的細味﹔直至現在,子然一身。十六載青葱,醉眼看世間風花雪月。人與人,因一個機緣碰上,又因一個機緣離別,緣起,緣滅﹔生命中的每一個人,每一件事,最後都如雪地上的腳印,風吹不留痕,只留下空中蕭蕭餘音。容我最後用菊地秀行書中的一句說話作結,這篇冗長的文章也到了尾聲。

「畢竟,吾輩只是生命中短暫的過客。」

– 2013 年難忘的夏

藉着《小王子》電影的上映,我把以上那一篇文章從舊文堆中揪出來。每次重讀以往自己寫過的老文字,都覺得尷尬異常,會覺得怎麼當年自己的文筆可以這麼幼嫩。人在青春期的時候身體長得很快,然而思想的成長往往就很緩慢。隨着年歲增長,人在社會中載浮載沉,歷練得多,思想的發展也就比以前迅速。重新閱讀兩年半前的文字,審視自己這段時間中的改變,這兩年半間發生了許多事情,我已拼湊出一個完全不同的我。

前幾天我用了週末的一些小時光翻看《小王子》那本小書。嗯,我認為有些書有些電影你在不同年歲時翻看又翻看,會有不同的感受。年輕時看《小王子》,你可能會感受到那種淡淡的失落和哀愁﹔到踏入三十之齡,那種哀愁就顯得更成型,更實在。那時,《小王子》教訓我們,勿要讓童真消失,到現在,我都成了那個看不見蛇吞大象的人了嗎?特別是這一年,有些時候,例如在洗澡中,我會問自己,是不是成為了一個麻木不仁的人,是不是忘記了對這個世界和身邊人的愛。而思索了一會後,我會答自己,我向前衝不轉彎不回頭看的原因是,有些事情驀然回首只會徒然傷心。在這一個年歲再看《小王子》,更感受到成長中的無奈。路已走了很遠,前面還有很長的路,有些路有同伴和你一起走,有些路你要自己走。

2013 年的九月 Before Midnight 終於上映了,圓滿了整個 Before Sunrise 三部曲系列。有些朋友很不喜歡 Before Midnight,說它太過寫實,說不想自己的感情最終會變作電影末段中的那樣。然而,那不就是和《小王子》說的一樣了嗎?年輕時你們總是像 Before Sunrise 般青澀的漫步吟詩戀愛着,到人漸漸長大了就好像二部曲 Before Sunset 中在人生裡感情裡遭遇着各式各樣的問題,到最後最終的午夜之前,你們成為了你們年輕時承諾不要成為的那些人,就像《小王子》說的那般。然而這是一種絕對的悲哀嗎?也不全然。感情褪卻了年輕時甜甜蜜蜜的糖衣,就只剩下兩個人赤裸裸的相處之道。完滿的關係不是男女間永不吵架,而是在磨擦之間找尋融洽的位置。也許,當我們長大了,我們都變作《小王子》書裡說的,那一個不再純真的大人。但我想,真正的成長並不是回看當初純白如紙的自己而不住的痛哭流涕,而是面對真實的生活,在夾縫中勇敢的求存。就如 Jesse 最後說的 “This is real life. It’s not perfect, but it’s real.” (這就是現實生活。它不完美,但它是真實的。) 年輕時,我很喜歡 Before Sunrise,很喜歡那種對人生的啟蒙﹔後來,大概三四年前吧,我變得很喜愛 Before Sunset,對那種世間的人情世故很有感受。今天,到了現在一刻,我可以說我最喜歡的是 Before Midnight。我不敢說自己到了洗盡鉛華的階段,但在這一個年歲,我喜歡一些比較踏實的東西,在寫實之中再追求閒適與自在。

我希望和滿心期望會讀到一篇《小王子》影評的讀者說一句抱歉,因為我沒有去看它的電影,也並不打算去看。在我的腦海中,《小王子》是當年的一段美麗浪漫記憶。聽有些朋友說電影給改編得不怎麼樣,讓我有點兒痛心。Before Sunrise 系列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電影,那《小王子》就一定是我生命裡最珍貴的一部書。

我希望可以在心裡把它好好的保存。

– 2015 年最後一天,不冷的冬

 

Cover photo: rinian.deviantart.com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