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 at the hospital (二)

Night at the hospital (二)

第唔知幾多個 night shift,好忙好攰會燥底,但有時有 d 位係幾好笑,覺得做護士呢份工係幾開心嘅。

我準備幫伯伯一號量血壓。

「噓!做咩呀你!」
「量血壓呀,俾隻手我啦。」
「量咩呀量,唔使!」耍手擰頭。
「黎啦,一下,唔痛架!幫幫手!」
「我明嘅,公司嘅野。」
「係囉,公司規矩嘛,你明就好啦!」
心想呢個伯伯都幾好笑,好似好醒咁。
「喂,我呀媽去左邊呀?」
「你呀媽?你今年幾多歲丫?」
「九十幾歲囉。」
「咁咪係囉!你話佢係邊丫?」
「呢啲野,一眼就睇到架喎!」
「我估你九十幾歲,佢應該去左賣醎鴨蛋啦掛。」
「唏,你都唔識野嘅。」

Umm.. 可能真係誤會左。

伯伯二號

伯伯二號戴了呼吸機,很想吐痰,又覺得很口渴。

「俾啖水黎飲下啦。好大風呀。」
「飲一兩啖咋,冇架啦。」
「我知你好人,心地好呀,做護士好辛苦架。」
「係囉,你明白就好啦。你唔好抆我個面罩就幫到我架啦。」
「我以前做苦力嘅(gu lei)。」

(我心想唔怪得之你會明白我地辛苦,不過停用呼吸機太耐,伯伯可能會 desat(血含氧量下降),見伯伯好心機同我傾計,就傾兩句。)

「哦,以前做苦力嘅。」
「做管理呀!以前管上下七十個人,好大間廠架。」
「哦!管理!唔好意思!哈哈!」
「你好叻呀,又要番工又要養細路哥,真係好辛苦呀!」

(可能番 night 個樣真係衰啲,但其實真心未嫁,哈哈)

「哦,係囉,你知辛苦就幫下我手,乖乖地訓教,兒甥擔心你呀,叫你早啲休息!」

呢一篇好短,純粹分享,唔用白話文寫啦,有時係要廣東話先夠到位。

 

圖: www.northerndailyleader.com.au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

很多人都很害怕踏進醫院,因為好像自己或是家人要步入一個個生離死別的難關。病房門外、口罩背後,除了 on call 的醫生還有 PANight 的護士們。面對生老病死或是危急關頭,醫護都必須表現得很冷靜。然而,我們也有惋惜、感歎或是害怕的時候。朋友們鼓勵我把故事分享,文筆不是很優秀,也未必會引起共鳴,但這也感謝支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