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個無知家長

又一個無知家長

梁錦松:「為何中文不是用普通話教,又指並非每個人的母語都是廣東話,如果用普通話教授中文,寫作可能會較好。」

已經有調查指出普教中的成效不及廣教中,真正對中文有認識的人,是不會盲目追捧普教中。一般人以為,普通話就是書面語,所以用普通話教中文,多聽多說普通話,就等於「中文好」和「寫作好」。

這些人不是忘了自己如何學中文,就是沒有用心學習過中文。台灣朋友會問我們,完全沒有學注音、拼音這些方法,是如何學寫中文字。但我們從小,就是一個一個中文字的認識、抄寫、記憶。其次,我們是從「閱讀」中學習寫作的,並不是從「聆聽語音」學習寫作。

在中文教學上,我們常說「讀寫聽說」四方面,「讀」(閱讀)、「寫」(認字,寫作)是不含語音的,無論用以哪一種方言認識這個字,它的解釋和字型都不會變,為什麼一定要用普通話教?

除了「識字」之外,讀中文的人多多少少受了「文以載道」影響,對於仁義禮智、尊長護幼、是非善惡等等概念,往往在授課時不知不覺滲入教學中。這種道德的教育,和個人修養又多少有點關係。聽起來,好像與「普教中」風馬牛不相及,但社會追捧「母語普通話」的中文老師,香港土生土長的我們,母語都是廣東話,每年大量國內學生到香港讀大學、讀碩士,畢業後都想要留在香港工作,而教師起薪點高,當然是必爭的行業。

然而在價值觀上,香港家長不喜歡國內人的價值觀及修養,但又搶著把孩子送去「母語普通話」的國內老師手上⋯⋯

我不知道英文老師是否要「專科專教」,但在中文科,卻有不少非中文出身的母語普通話國內老師,因為他們母語是普通話呀!家長認為要給孩子最好的「中文」老師,就要找「母語普通話」的!可是家長不明白,「中文包含文學」的概念,不是「懂得用標準普通話讀出每一個字」,就能教好中文。

曾有轉校生的家長在家長日跟說,聽孩子說上課情況,看孩子的筆記簿,覺得我的教學方法很有系統。知道我是中文系畢業的,很驚訝的說:「怪不得,原來你讀中文的,教法就是不一樣。」後來輾轉得知,孩子去年的中文老師,母語是普通話,非主修中文,教學方式是「照書讀」⋯⋯

其次,讀中文的人都知道,廣東話是最接近古音的,對詩詞韻文教學,廣東話比普通話更能體會當中的韻味。

香港日常使用語言是廣東話,學生在廣東話的環境中生活,勉強用普通話教中文,學生每認識一個新詞語,除了要記住詞語的字型、意思之外,還要記讀音,以廣東話教學,學生記住廣東話讀音就可以,但以普通話教學,學生要記普通話讀音,但這個字的普通話發音,卻無法於課堂以外的實際生活環境使用。於是,普教中,為學生帶來額外的負擔。

教育局的高官都是外行人,學校高層又以商業模式運作學校。混亂的教育政策和商業的學校政策,受壓逼的是前線的老師,當老師們為課堂、行政、基準試、水平測試疲於奔命的時候,又哪來時間好好推廣「閱讀」?

學好中文,不是基於以哪一種方言來發音,一個人能說一口標準流利的普通話,不代表中文很好。以孩子最能理解的,有最深刻的生活經驗的語言(廣東話)去學中文,其實更有利於學習。

在普教中出現之前,我們都是用廣東話學中文的,我小時候基本上沒學過普通話,那時也不流行國語歌,但我敢說我們那一輩小學時的中文寫作能力比這一代的小學生好,因為我們以廣東話去認識新的詞匯,在廣東話的語境中可以應用,這樣才容易加深記憶。

我們用廣東話學習中文,但還是能寫出文法正確的書面語,原因是我們那一輩閱讀很多課外書。在沒有電腦的年代,書本是我們的重要娛樂和知識來源。寫作的時候,即使腦海中以廣東話思考,還是能隨心寫出正確書面語。

反而這一代的學生,即使用普教中也好,寫作時還是出現許多語法錯誤,這又是為什麼呢?除了同音字錯誤,還有依賴拼音的情況,低年級的學生,不會寫的字往往書寫拼音,這是普教中的代價之一。

我不反對推廣普通話,學會多一種語言還是好的。不過推廣普通話的同時,為什麼要打壓廣東話?甚致,許多標榜普教中的學校,連課堂以外,都「要求」中文老師以普通話和學生對話?

實際經驗來說,母語廣東話的學生,以廣東話來學習中文的成效更快。有些概念的東西,例如近體詩體制,課堂上規定以普通話教學,普通話能力稍遜的同學聽得一頭霧水,下課後用廣東話簡單說了一遍,學生愰然大悟:「哦!原來係咁咋⋯⋯」

個人一直認為,普教中是刷鞋政策加陰謀論。刷鞋政策不用多說,陰謀論是指逐漸以國內母語普通話老師取代香港本地中文老師。最認識中國文化,又對中國歷史有點認識的,除了中文老師就是中史老師。中史科不再,只餘下中文老師,我們成長於殖民地年代,我的老師們就跟我們談過中史、國共內戰、共產黨,更重要的,我們知道六四的歷史。國內來的老師,根本不認識六四,又或者不知道六四。他們教的,就真的只是「書」了!

我也不認為國內來的中文老師明白什麼是「佔中」,即使我為了飯碗還未敢於公開與學生討論佔中,但 FB 倒是貼了不少金鐘的相片和新聞。學生私下談起,我還是會講,當然有學生會反對這件事,但我們只是陳述自己的立場,反佔中的學生還叫我:「你自己小心啲,唔好亂跟人衝呀!」

我不反對推廣普通話,但為什麼推廣普通話一定要強硬的推行普教中?當然,沒有需求就沒有供應。各位希望孩子能說一口流利普通話,還有以為會說普通話等於會寫作的家長們,只有你們才能成為最大的反對聲音。

有人說為什麼中文老師不站出來。我戴頭盔,我要保住份工。
但事實是你可以堅持不去普教中的學校任教,但有千千萬萬母語普通話的國內同胞搶著去教。而因為家長喜歡普通話母語的老師,他們的競爭力比本地中文老師還要強!只要政策還在,只要家長追捧還在,還怕沒人去教嗎?

各位香港中文老師,在課堂之外,記著要跟你的學生「多講廣東話」!學生找我問課業也好,談心事也好,講是非也好,我都廣東話跟他們溝通,他們也樂於不用說普通話(當然為保飯碗,我上課是堅守教學語言是普通話的)。有時我也職業病的跟他們說「恒生銀行」和「痕身銀寒」等懶音的事。

 

Photo: sina.com.hk

作者 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自認文青,教育服務從業員,相信教人比教書重要。支持動物權益、本地小店、公平貿易、推廣環保。為人八卦,能產生「感動」的事物都會寫,同時是不折不扣的狗奴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