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惜信譽,莫要事事關心,每每鳩噏

愛惜信譽,莫要事事關心,每每鳩噏

細個嗰陣,啲老師長輩個個都叫我睇多啲新聞,關心下時事,認識社會。

其實,我到咗二十歲之後先睇得明報紙講緊乜嘢。而我到而家都唔知其實睇新聞有咩用。即係例如話想同啲人有共同話題,不妨睇下明星、睇下波、睇下動漫、打下 fallout 4,咁樣。

香港地方細,人口密集,資訊流暢,消息傳得比任何地方都要快。而家啲人「關心」社會議題,好多都係「關心」兩日就算。好多嘢,你知道咗,咁又點?你記得咩?你有時間跟進咩?

愛就係選擇,選擇就係捨棄其他

我一直都話,#愛就係選擇,#選擇就係捨棄其他,#意義就係犧牲。冇犧牲,你連早餐都冇得食。(唔使俾錢架大佬?錢就係時間,時間就係生命!) 你「關心」一樣嘢,唔係單靠動念,而係需要有實際行動,要有相應嘅付出,先會改變到世界。你願唔願意付出陪老婆仔女嘅時間去反對「網絡23條」?你願唔願意犧牲學術成就去反對李國章出任校委會主席?你願唔願意冒住放棄事業嘅風險喺街頭同黑警搏鬥?定係你嘅「關心」最多只可以做到喺毛記分獎典禮當日開 NowTV 睇佢搞 gag?講到尾,你願意付出幾多?你願意犧牲幾多?呢個先係問題所在。

人各有志,唔係每個人都可以拋妻棄子投入激進社運[1],唔係每個人都有時間日日 mon 住個「市」睇住今日政府又玩啲咩仆街花臣。其實養兒育女,培育未來社會棟樑,並且予以發揮機會,先至係正道。所謂 #生仔救港,就係咁解。將呢件事做得好嘅人,一啲都唔可恥。相比起喺臉書抽水呃 like,咁樣救港好似仲實際。每一個講粵語嘅阿媽,都養育緊以粵語作為母語嘅香港兒女。

關心社會,土法煉鋼

人係自我中心嘅。當你正「關心」緊某個議題,呢個議題當然對你嚟講好重要。好多人就唔明,對一個人重要嘅嘢,對另一人未必咁重要。愛就係選擇。所謂選擇,人人都唔同。 唔關心李國章最新動向,係咪真係代表一個人德行有虧?見到梁市長以「個人身份」鳩噏而唔上街遊行反對,係咪真係代表你同佢一樣咁無恥?搞唔清楚「網絡23條」係咩嚟,係咪代表你係港豬?唔一定架嘛。愛就係選擇,選擇就係捨棄其他。吾生有涯,議題無限,你又點可能期望每個人都咁深入了解每一件事呢?

要人人都深入了解實在唔得。不過要眾人「膚淺了解」時下重大議題,就其實唔難。不過,有用咩?根據膚淺理解而作出嘅結論,通常都錯錯哋。要求一知半解嘅民眾去批判甚至決定社會重大議題,係咪有啲危險?

香港有 700+ 萬人。理論上,如果每人做好一件事,咁總共就可以做好 700+ 萬件事。講返現實數字,其實一個議題有幾十人嘅關注組去研究,一般嚟講已經好好。所以理論上,就算只有 1% 香港人肯花時間研究公共議題,香港都可以搞好幾百幾千個議題架。相反,如果每人只係輕輕咁「關心」某幾個共同嘅議題,咁就好可能連呢幾個議題都處理得唔好。

信任係最寶貴嘅資產

如果唔係「全民議政」,咁我哋應該點?難道要依靠無恥嘅政府?依靠呃飯食嘅政棍?非也。我哋要講信任。唔係信政府、建制、或任何特定人士。而係信自己,信朋友,信志士。

點解信任咁重要?因為我哋知道自己唔可能每樣嘢都熟悉,每樣嘢都清楚。如果一個關注組織,甚至一個人,可以做好晒啲功夫,然後大家只需按指示去支持,就好有效率喇。個問題係,點知對方係咪信得過?如果我跟住你做,最後炒粉,咁咪好笨柒?所以就需要信任。

喺公共領域,信任就係 track record。而香港政界基本上係冇信任可言嘅,只有宗教式嘅盲目追捧。喺私人領域,你伴侶背叛你,你選擇依然信佢,最多你一個人沉船,同其他人無關。但好多人將呢種心態帶到公共領域上面,將整個香港嘅前途,擺喺一班言而無信嘅人嘅手中。

香港政界嘅規矩好奇怪。佢哋會寧願追捧一啲已經證明會出賣你嘅人,而唔願意俾機會新人以行動證明自己。所以新人、新組織個個都要有機會上位,先要力證自己唔係「鬼」,而民主黨、左膠、蔡東豪之輩[2],多次背信棄義,今時今日仲可以牙斬斬,認威認叻,倒翻轉頭叫你舉出鐵證證明佢係鬼。

呢種情況,反映民眾對政治組織言而有信嘅要求甚低。而呢個正正係問題所在。

愛惜信譽,先有得影響社會

我哋識得屌無線新聞引述未經證實嘅消息,但我身邊多次見到有朋友為咗撐某個立場,為達到某啲目的,將未經證實嘅消息大肆宣揚。其實我好痛心,因為信任係會消耗嘅。當你又冇光環,又要隨口亂噏,咁去到最後自然冇人信你架啦。

我唔係原教旨主義哲學科學怪膠要每樣嘢都有十足跟據邏輯證明先當係真,但每次為撐而撐,都係耗用緊大眾對你以及相關社群嘅信任。耗用唔係問題,問題係值唔值得,同埋你知唔知道自己捨棄緊啲乜。最諷刺嘅係,當群眾對你失去信任,你係未必知嘅。因為,like 唔需要信任。就算冇人信你講嘅嘢,你啲抽水 post 都可以有幾百幾千個 like,冇難度架。

抽水俾 like,同實實在在嘅付出或犧牲,兩者不可同日而語,而好多人就搞錯晒呢兩樣嘢。喺呢個角度,人謂「網絡廢青」,所言非虛。

人各有志,有人鍾意為立場亂吠,係佢自己嘅選擇,其他人無權批判。不過,選擇就代表捨棄其他,包括捨棄影響社會嘅可能性。

試想像下,如果有朝一日,你喺某個範疇確立信譽,相關嘅社會議題,你都好熟悉,然後你對呢啲議題嘅評論,都受到社會廣泛認同,好容易成為社會共悉,咁係咪幾好? 又,如果你喺社會議題冇咩專長,咁有個你真正信任嘅專家處理呢啲嘢,你可以安心做「港豬」,唔係幾好咩?

要得到社會影響力,唔係得閒抽下水,隨便拋幾句康德或康有為就可以做到。甚至,喺現有嘅香港社會環境之下,幾乎係冇可能。一來甚少人愛惜信譽,二來更加少人愛惜啲愛惜信譽嘅人。好多冇事實根據嘅文章評論充斥網絡世界,同吳咩星引述whatsapp傳聞一樣咁低質。對真相有堅持嘅人,反而通常得唔到任何關注。呢啲所謂「關心社會」越講越濫,而家變到分享錯誤資訊、like爛gag都算係「關心社會」,呢種講法喺我耳中難聽過粗口。

所以,如果要香港好,唔應該下下都講「家事國事事事關心」。要做嘅,係選擇自己所愛,然後捨棄其他,並且愛惜自己信譽 (例如唔熟或唔肯定嘅嘢唔好亂咁加把口)。雖然喺今時今日嘅環境,講呢啲嘢好似好唔現實,但嘅然唔可能事事都充份關心,就必須要靠信任其他人。所以呢個係唯一令社會更好嘅道路。《老子》曰:「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就算前路茫茫,都要講下開始架,係咪咁話?

———————
[1] 我指掟汽油彈嗰隻呀,唔係香蕉嗰隻。
[2] 唔好以為「本土派」好好多,只不過有得用泛民做例子,我就無謂屌本土撚咁解。不過為免啲人誤解我意思,我都係重申一次:香港政界基本上係冇信任可言。

圖:sobri@flickr CC-BY-ND 2.0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全職文字工作者、應用哲學家。對「邏輯一致性」、「系統複雜度」之類的偏門學問獨有心得。在美利堅合眾帝國邪惡資本主義集團的領導下,嘗試改變世界。

One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